第50章 果实

  • 天灾玩家请听指令
  • 橘个橘子
  • 2658字
  • 2020-09-20 21:10:31

“小伙子,趁现在赶紧跑还来得及。”

“他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只要没被他逮到,你就有机会逃脱。”

见叶日天含着狠辣骄纵的笑容招呼着杨晓阳过去,老樵夫急忙低声言语。

希望自己的提醒能救下这个不懂事的孩子。

可杨晓阳却对他的言语无动于衷,甚至扭头给了老樵夫一个温暖的笑容。

“你这孩子...”

老樵夫见状也只能作罢,因为那个恶霸、毒手、没天良的叶日天已经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老樵夫神色一凝,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生起的好心便将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此时明哲保身才最重要,于是老樵夫便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这个还在一旁傻傻微笑的大男孩。

自求多福吧。

走近杨晓,叶日天先看了一眼他的穿着。

见他身上并没能标明身份的袖章,也没有其他宗门的标志,便满意的笑了笑。

是个上品货色色,长很是俊俏啊。

要是将他卖进极乐坊的话一定能赚不少钱。

至于他身后的这些个猪头人?

叶日天根本就没在意他们。

咋的,鄙视链倒数第二的存在也敢与我大月华山叫板不成。

要知道这座小镇里可是有月华山的一位长老坐镇的,有他老人家撑腰。

莫说这些个猪头人敢出头,就算是来更多又如何。

而且月华山的医疗组还是他们最为渴求的,他们又怎敢得罪月华山。

想到这里叶日天便彻底的放下戒备,准备按照自己的流程办事,将杨晓阳堂而皇之的卖进极乐坊。

“怎么,我说话没听见吗?”

“让你过来你敢站在原地不动?”

叶日天双手叉腰,气焰嚣张的说道。

见到旁人赶紧退后与杨晓阳拉开距离之时,他的神情之中满是对权利的陶醉。

这得感谢身上的这枚月华山袖章。

即便自己修为再差,只是月华山一名世俗弟子,但有月华山袖章在身。

自己便是这群烂民不敢得罪的霸主级存在。

不过相比于这些懂事的烂民。

他更想从杨晓阳身上看到慌张与焦急,并猜测着几秒后这人便会像之前的那些猪猡一样,跪地哀嚎祈求他的原谅。

而杨晓阳的表现却让他失望了。

“声音这么小还想发号施令?”,杨晓阳用小拇指掏着耳朵,一脸平静的说道。

“你说什么?”

“我说你声音太小,我听不见你刚才讲了什么。”

叶日天错愕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区区一个和猪头人族沾边的烂民敢如此和自己说话,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凶狠毒辣吗?

作威作福惯了的他如此想到。

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准确的说明现在的情况。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可怕,所以才会如此淡定。

叶日天觉得自己有必要给这个年轻人增长点知识了。

“小子,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他戏谑的问道,仿佛自己是一位经验老道的猎人,而杨晓阳是悬崖边上无路可逃的猎物。

“你不识字?没文化?”

杨晓阳指着城墙上雕刻着“梧桐镇”辣么大字的石板反问。

“额,我的意思是这里是梧桐镇。”

“所以?”

“这里是梧桐镇,而我是月华山属下驻扎在此的巡逻卫士,我怀疑你与一起治安案件有关,所以要将你缉拿。”

说着,他便掏出腰间的绳索上前,想要制服看起来毫无修为的杨晓阳。

感觉被奚落的叶日天已经没有了想要玩弄他,以此取乐的意思。

性子狠毒的叶日天之所以没有立即下狠手就是因为他的皮囊不错,有当小白脸的资本,很讨那些妇人下注手的喜欢,能卖出高价。

破了相,可是要扣钱的。

“......”

杨晓阳先是一愣,随后乐了。

自己重生前,身体处于昏迷。

重生后又一直待在平成部落,哪有时间来你梧桐镇犯下治安案件?

按他的意思,没有作案时间的自己是掌握了影分身。

又或者这案件牵扯到了量子力学。

不愧是你,对同族同胞都能下毒手的败类。

胡编乱造起来一点都不讲基本法。

翻看起他资料卡的杨晓阳眼中蕴藏起锋芒。

“不是吧,阿sir,我可是第一次来到你们梧桐镇啊。”

“我是巡逻卫士,我说你有作案,你就是有作案!”

“乖乖站好!”

面对杨晓阳的质疑,叶日天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直接不屑一顾的命令他放弃抵抗,伸出双手让他捆绑。

“真的不讲道理吗?”

杨晓阳脸色一阴。

“我们巡逻卫士就是道理,而月华山是最大的道理!”

叶日天指着袖章大声的阴笑着,随后挥舞着绳索大步踏来。

他知道这人是个败类,手下血腥无数,却从未想到他的思想竟如此野蛮,毫无人性。

皱着眉头环视左右,从路人的眼神中杨晓阳看出了麻木、冷漠、期待以及幸灾乐祸,仅仅三四成的眼神才带有怜悯与不忍。

这是一个礼乐崩坏,世态炎凉的时代,杨晓阳从中充分的了解到了。

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大热天全身冰凉。

为病态的人心。

怎么会有人为即将受难的同胞而兴奋、而幸灾乐祸?

从和平年代穿越而来的杨晓阳第一反应是荒缪。

他所处的天朝虽谈不上仁爱遍及天下。

但遇见危难之时,从不缺乏挺身而出的勇敢者。

无论是英勇无畏的消防战士,热血满腔的人民卫士,还是恰巧从旁经过的无名靓仔,都会在遇难者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

从小杨晓阳就被父母教育。

要是遇见有人求助,在不危及本身的情况下,要适当的进行帮助,哪怕帮忙拨打一个电话也好。

一定不要装作没看见,就匆匆跑过。

这是人性的善与美,是底线,是信仰。

杨晓阳也听从着教诲,一直贯彻着与人为善的想法。

直到此时,看见面前发生的一幕,与那些麻木的眼神。

杨晓阳恍惚看见了无数冰锥,它们正刺向自己。

这冷漠的人心啊。

杨晓阳失神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内心泛起巨浪,一圈圈涟漪剧烈波动,如同海啸。

叶日天走近了看似认命的杨晓阳,得意又猖狂的笑着。

在他们身后,阿伟举着摄像机拍摄着。

当看见叶日天手中的绳索搭上杨晓阳的手腕时,他和青瑶与身后的族人们再也忍耐不住刺激。

他们想要冲上去终结这个嚣张跋扈的狂徒性命。

但才走两步一只宽厚的手掌就将他们拦了下来,手掌的主人正是猪高超。

“超爷,这你都能忍?”

情急之下,阿伟竟然不顾身份的对着猪高超低吼。

“师兄没事吧。”青瑶有些担忧。

“先等等,有情况我会出手的。”

猪高超并未在意阿伟的以下犯上,而是表情严肃的盯着陷入沉默的杨晓阳。

他从一开始就察觉到了这个人类不对劲。

完全没有记忆中圆滑、冷淡又无耻的人类形象与缺点。

他就是一张干净的白纸,爱搞事,有个性,但有着属于自己的底线与固执。

明明能以更低价收购矿石,他偏不,要留将一半的利润给他们。

在去鹅族收购羽毛与碧眼螺壳时,他也是将利润让了许多出来。

他明明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资格赚取更多灵石的。

别说让利是怕被威胁,猪高超自己都不信。

掌握着能拯救猪头人全族的接生医术、能复活阿伟的神术、以及那招能令时间停止的(砸瓦鲁多)神术的人会怕威胁?

排除了他是低能儿的猜测,猪高超脑海里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猜测。

这个人类是与世界接触少了,像一个被精心呵护的果实一直没有被虫子侵扰,先所以才会如此天真、完美无缺。

可现在臭虫来了。

见识到了这世界的残酷,人心的冷漠,这颗果实又将变成什么样子的呢?

你会如何成长蜕变?

你的心会结出什么果实......

请让老夫看看。

猪高超瞥了一眼右边空地上的大石,随后转过头来盯着杨晓阳抿嘴期待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