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四点五章:粉红小猪身上纹
  • 天灾玩家请听指令
  • 橘个橘子
  • 2396字
  • 2020-09-07 12:04:39

杨晓阳一边拾掇冒血的鼻孔,一边感慨猪头族优良的基因。

随着两者距离的缩短,杨晓阳眼中的欣赏也越加醒目。

强悍的身板,壮硕的肌肉。

有这底气在,不去冲击肯打鸡最佳人气产品,真是可惜了这一身优质蛋白质了。

一个猪头卫士巡逻完一圈,转过身来看到想要靠近的杨晓阳之时当即出言喝止。

“来人止步。”

见到猪头卫士开口,杨晓阳举着刚刚用0.3资源兑换出的蛇皮袋子摇晃了起来。

他和气道:“这位兄台,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旧手机烂手机,旧彩电......”

但杨晓阳话未说完就见另一头更加壮硕的猪头卫士凶恶的开口道:“滚。”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那柄的铁制狼牙大棒脱手而出,重重的落在了杨晓阳的面前,砸出一个大坑。

躲在后方的清瑶见势不妙,正想扯藤蔓拉着师兄撒丫子跑路,却被杨晓阳用手势阻止了下来。

面对铁了心要收猪头族破烂的大师兄,忧心忡忡的她只得全神贯注的看着事态发展,做好随时都能带着师兄跑路的准备。

被猪头卫士警告后的杨晓阳并未就此畏缩、不敢上前,而是小心的绕过将半截身子埋入硬地里的凶器,继续朝着那两个猪头卫士靠近。

他揩去了额头上的冷汗,对着那只猪头人埋怨道:“别那么暴躁嘛,其实没有旧彩电也不用生气的,破冰箱,洗衣机什么的也都能拿来换不锈钢脸盆的呀。”

“我这人不挑的。”

见来者如此不识时务,处在焦虑状态的猪头阿五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他故作面露狰狞,对着杨晓阳吼道:“再靠近我的部落一步,人头落地。”

于是闻言杨晓阳迈出半步。

“那半步就没事吧,我的不锈钢脸盆哦,质量可是杠杠的,你们难道不想要吗?”

猪头阿五:......

猪头884:......

“我有点想打人了。”,猪头阿五对着同伴说道。

杨晓阳一愣:“等等,有个叫猪头阿四的猪头人提及过,你们有族规规定,不能出手伤害人类的性命。”

“你认识我爷爷?”

猪头阿五与884一愣,难道这个人与爷爷/猪头圣,有点关系?

杨晓阳坦白道:“我只是听,看过你爷爷书的人讲过而已,我并不认识你爷爷。”

猪头阿五闻言,乐呵呵的回道;“那没事了。”

既然和爷爷素不相识、毫不沾边,那吓唬吓唬他一顿出出气也就理所当然了。

正愁有火气没处撒的猪头部落的少主阿五给同伴使了个眼神,待884默契的转过身,面朝寨门后。

猪头阿五便迈着大步朝着杨晓阳走来,一边意味深长的笑着,一边活动着粗大的手腕、扭了扭脖子。

杨晓阳退了半步。

“你想干嘛?”

猪头人一族做事讲究的就是简单粗暴,所以阿五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想打你。”

杨晓阳点着头应下。

继续比划着手势给青瑶,让她不要着急拉自己。

他想试着劝阻一下阿五不要这么暴力,要和平一点。

他想要让他知道,杀戮不能带来快乐。

杨晓阳“:可是你爷爷提过,你们族规有规定,不能随意伤人。”

猪头阿五笑呵呵的指了指杨晓阳和远方的草丛。

“这里现在,就你和我,还有躲在那儿的一条小蛇。”

“我想,把你这个毫无修为的人类送去挖矿,不算伤人吧。”

猪头阿五揶揄道:“再把那条小蛇捉来炖汤给媳妇填补身子,两全其美。”

“反正这里没其他人,谁知道是我下的手,你说是吧。”

猪头阿五话未讲完,杨晓阳悄悄藏在背后的手掌上的姿势就已经变动。

一直等待的青瑶,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掉头就爬。

系在杨晓阳腰间的藤蔓便如活了一般瞬间绷紧,拖着着杨晓阳飞速离去。

青瑶全身绽放绿光,用足了灵力加速撤离,事关他们二人性命,由不得青瑶半点节省灵力。

极速移动之下,短短2几秒他们就跑出了近千米,而远在那边高大壮硕的猪头阿五在杨晓阳的眼里已经变成了葡萄大小,。

以极强的爆发跑出十数秒后,青瑶耗尽了灵力缓缓的停了下来。

见没有那猪头人没有追上来的打算,两人同时舒了一口气,青瑶伸长了信子喘气。

而杨晓阳直起身子,摸了摸背后火辣辣的肌肤,感受痛苦。

就在他俩都以危机结束之时,几声撼地巨响从后方传来,随后大地便如鼓皮一样震动起来。

“砰砰砰”

只是几步,王座级的猪头阿五便追了上来。

瘫在地上歇息的杨晓阳只觉视野突然一暗,一张蒲扇般的大手便将他扯到了手中,连带着前边的青瑶也被弹了回来。

猪头阿四将想要挣扎的青瑶在空中甩了几圈,没成想直接弄晕了。

咋这么不经吓啊,猪头阿五有些郁闷。

无奈之下只得将青瑶捋直了挂在了他宽阔的肩膀上,拖着带走。

而腾出双手后,他便捧着杨晓阳凑到眼前近距离观察。

“嘿嘿嘿,人类。”

他一边往回走,一边故意恐吓着杨晓阳,期望从他的眼神中看到恐惧与不安。

他想要以此取乐来消除内心的焦虑。

猪头阿五道:“怎么不继续叨叨了啊,你不是很能说吗,继续说啊。”

“额,那我继续了?”

“你们这里有没有旧手机,烂手机,旧彩电”

杨晓阳看懂了他眼中想要捉弄的意思,预测自己不会有危险便继续嬉皮笑脸的问道。

猪头阿五:......

他妻子即将分娩,但由于前些日子和圣级宗门月华山因为一些事情闹掰了,不能请人类帮忙助产。

猪头一族女子自然分娩时的危险性极大。

挚爱的妻子与孩子的安危处于未知的境地,这导致他原本平和的脾气变得暴躁了起来。

本想吓唬这蛇和人类取乐解压,奈何这个凡人油盐不进,半点畏惧反应都没有,而蛇甩了两下直接晕了,也没来得及看到她的惊恐表情,这就让他很是郁闷了。

他纳闷道:“人类,你为什么不怕我,是因为我刚才表现的不够野蛮,凶恶吗?”

瞅了瞅他胸膛上巨大的粉红小猪纹身。

杨晓阳表示:其实我也是有点害怕的,只是你这纹身让我生不出别的情绪啊。

真的,下次吓唬人的时候能不能将你胸前威力无穷的粉红小猪纹身遮住。

有这样的出戏的纹身露在外面,我全部意志力都拿去忍笑了。

别说吓唬人了,恐怕连吓唬清瑶都挺难的......

只是这种事情,他又不好当面揭穿,毕竟伤人自尊,讲出来不好。

所以面对猪头阿五疑惑的注视,他只得坚强忍笑。

从杨晓阳身子没有找到乐子,也没问出原因的阿五,嫌弃的撇了撇嘴道:“你们人类真是无趣,待会罚你们扫完宗祠,才能离开。”

猪头阿五哼唧一声,脚下王座韵法迸发,几个踏步便风驰电掣般回到了部落的寨门前。

只是他人刚到就看见了邻居大婶在门口焦急的转圈。

见他回来,大婶呆滞无神的瞳孔有了波动。

几滴豆大的泪珠坠下,大婶急道:“不好啦,阿五,你老婆难产大出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