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不同的次元,同样的lsp

  • 天灾玩家请听指令
  • 橘个橘子
  • 2662字
  • 2020-09-15 20:46:31

待几人达成攻守同盟。

约定好两人在半月之后,苍州联盟大比前夕入驻月华山,席间的气氛顿时变得融洽了许多。

在杨晓阳提供的劝酒利器的帮助下,猪高超与月华山位剑客没了一开始敌视与试探,变得坦诚了不少。

可不坦诚嘛。

四个人玩野球拳,玩得只剩猪高超身上还穿着裤衩,他人腰间已经出现了黑洞(视频打码中常出现的暗牧术)。

要不是杨晓阳邀请了三剑客加入天灾OL,并有提前设置了玩家基础服饰(黑洞),只怕四人现在已经针锋相对,开始击剑了。

望着四个大叔表情狰狞的划着野球拳,浑身暴露,衣物凌乱的丢弃在院子里。

刚刚宿醉醒来的丝舞有点懵逼。

从未见过此等情况的她,怎么都压不住似千万匹和谐神兽羊驼在她懵懂的心间来回奔腾带来的震撼。

于是她看向了另外一个清醒者—在一旁裸露着上身正在提裤子的杨晓阳。

“这啥情况?”,丝舞双眼瞪大溜圆,赶忙用双手遮住眼睛,嘴中含糊不清的问道。

杨晓阳很是理解她的疑惑。

毕竟任谁刚刚醒来就猛然看见四个不着衣衫,仅有前后两处暗牧遮住关键部位的猛男都会陷入与她同样的疑惑中。

“他们在找寻快乐。”

“所以快乐是要脱衣服的吗?”

丝舞捂着小嘴,美目轻眨。

“什么脱衣服?那叫追求自由,男人本就不该被衣物束缚住亲近自由的天性,此乃天道。”

杨晓阳一脸平静的披上了衣服,随后招呼着她坐下喝杯豆浆压压惊。

端着滚烫的豆浆杯,她已经从一开始的羞涩,羞愤情绪中脱离了出来。

她回想起族中圣人们的早晨安排:不是品茗下棋修炼心境,就是寻一处空旷之地磨练自身与法象的契合度。

为何这四个强大圣人会没有一点羞耻心,光明正大的在初日映射下一边划着野球拳,一边在对方的大腿上写正字?

猜拳?

猜拳就猜拳,可为什么要脱衣服?

她有点好奇。

望着输了一把,将最后一件遮体衣物脱去,随后瞬间画风突变气势汹涌澎湃,灵压威逼四方的猪高超,她愣住了。

这猪头人昨天还是王座级(实力受损,掉落圣人境)的修为啊。

怎么一晚上过去了,他的实力就暴涨到了自己都得仰望的地步。

难道划野球拳是一种全新的修行方式?

丝舞脑海中蹦出了这个念头,并随之一发不可收拾的脑补了起来。

在场的几个裸男都是顶尖圣人而且都一把年纪了,他们的行为应该脱离了孩童般的低级趣味。

既然不是胡闹,那么他们一定是在修行。

感受着自己身上仅仅如烛火般的气机,又触到四人如骄日般汹涌燃烧的气机。

丝舞洁白玉似的手掌横着,随后捶拳于上道:“他们这是在进行一种神秘而又古老的修行,为了就是在半醉半醒间感悟世界,身融天地。”

好强的功法。

怪不得我与他们都是圣人,但光凭气机就能感觉到我和他们山海鸿沟般的差距。

原来是他们修炼了秘法!

这就是我不如人的原因,而不是我贪玩。

而且杨晓阳都说了,他们在亲近自然,追求自由。

所以感悟天地大道就要最好的方式就是脱光衣服,划拳喝酒!

“是吧是吧,他们一定在修炼秘法。”

丝舞双眼放光,对着杨晓阳喃喃几句,便克制不住想要提升实力的欲望。

“不行,我也要去修行,我也要实力暴增。”

说着丝舞便冲上前去,加入了他们。

而望着一进去就划拳输了,痛快的脱去一件薄衫的丝舞,杨晓阳冒出了满头黑线。

“淦,草率”。

他也没想到丝舞这人的理解方向为何会如此奇特,会把野球拳当做在众人在修行秘法,还玩的如此起劲。

一点都没有920多岁大姐姐该有的样子,反倒像个大老爷们。

一输,丝毫不纠结,直接一口闷掉了满杯的酒,果断的除去了一件衣服。

豪迈,女汉子?

杨晓阳脑海里突然蹦出来这个词。

但现在可胡思乱想的时候,因为此时的丝舞已经输下了第二把野球拳。

看着她猛灌下了一杯酒,开始脱第二件衣物。

杨晓阳当机立断做出决定,赶紧消耗了资源点,为天灾OL中的女性玩家在原本玩家暗牧的基础上增添了一套保守服装(抹胸与短裤),为防止和谐神兽的降临。

但让杨晓阳想不到的是,即便喝了一杯又一杯,脱下一件又一件薄衫,她身上的还是有着衣物。

“丝舞姐姐她永远不会在这方面吃亏的,因为她拥有着一件秘宝名曰:品如的衣柜。”

“虽然不知道原理,但是只要脱去一件衣服,秘宝便会为她增添一件与之不同衣物。”

“所以她可能上当,但绝不会吃亏。”

鹅三纹爬起。

望着企图大饱眼福失败,显得有些迷惑与沮丧的几人得意的说道。

丝舞可是他的大姐姐呢,你们这些lsp想偷看?

怕是在想桃子!

“啊咧,就说为啥脱不掉衣服。”

“我也要变强,解除。”

面色红润,眼神迷离的丝舞得到了提醒,立即解除了秘宝的庇护,霎时间身上的所穿的衣物全部不翼而飞。

杨晓阳一边拍着胸脯感慨自己有先见之明让系统躲过了和谐神兽的魔爪,一边瞪大眼睛欣赏美景。

虽然他是个老二次元,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美女的欣赏。

有句话说的好:不同的次元,同样的lsp。

啊。

这天真白。

这地真圆。

杨晓阳发出感叹。

鹅三纹则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脱去了全身衣物丝舞大姐姐,她的仅存在着系统设定好的抹胸与短裤。

“诶?我的修为怎么没增长咧?”绯红着脸颊,醉酒后的丝舞摇晃着身躯,嘟着嘴巴疑惑道。

但此刻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有赤足散发,大片的雪白肌肤暴露在外,众人纷纷被她的身材吸引住了,哪会分心到其他事情上去。

看着自己的大姐姐现在的烂醉模样,鹅三纹顿时急了。

“你在赣神魔?”

他大叫一声赶忙冲上前去,用羽翼遮住了那些lsp一脸正直,却又不怀好意的窥视。

“别拉着我,我还能喝,我要变强,我要打十个。”

“喝个锤子,跟我回鹅族。”这个时候他再也有没有抗拒这个白给大姐姐,一双翅膀将她抱得很紧。

说完鹅三纹便扛着丝舞跑路了,就连同族的鹅465都没顾得急带上。

“嘿嘿嘿。”

几人并未阻止他们的离去,而是一同望着他们在视野中远去。

“年轻真大。”桐仁摩挲着胡须,止不住的感慨。

“确实,这活力~有够白的。”剑星抹去了鼻间流淌出来的猩红,赞同了大哥的说法。

看着他俩一脸猥琐的表情,猪高超有意见了。

“不是吧,不是吧。”

“人家都九百多岁了,你们这群几十岁的毛头小伙还能说出这话?”

“你们也太sp了吧”,猪高超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瞅了一眼着自己大腿上整整齐齐的几十个正字,对着三人嘲讽道。

“你就不sp,麻烦把你嘴边滴出来的口水缩回去?”

桐人嚯嚯一笑站起身来,不服道。

“看来你还没记住刚才惨痛的教训。”猪高超盯着他一腿的正字威胁道。

“该受到教训的人是你才对吧。”剑心不服道。

桐仁抬起一只脚踩在桌上,倾斜着身子嘲讽起了猪高超。

“在做过一场?”

“来!”

两个手掌狠狠的对击了一下。

三弟李长生脸抽搐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到了之前那般面无表情的样子。

一场紧张刺激的大战又开始了。

而看着系统商城里卖的飞快的酒水,杨晓阳笑的像个偷到鸡的狐狸。

带你们玩野球拳才不是为了卖酒赚钱,只是不想让你们喝到劣质酒影响身体健康,仅此而已。

灵石什么的才不香呢。

杨晓阳为自己的仁爱之心点了个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