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这十年你知道我怎么过的吗?

  • 天灾玩家请听指令
  • 橘个橘子
  • 2327字
  • 2020-09-12 14:52:54

性格使然,作为大哥的他必要要在兄弟们收到威胁时挺身而出。

即便是要面对猪高超那爆裂无双,来势汹汹的拳头。

他也要...

咔擦一声,桐黑剑被巨力轰击中胸膛猛的倒飞出去,无力的单膝跪倒在地,脸色苍白如纸。

好硬的拳头,桐黑剑差点没背过去。

“大哥。”剑双龙望着双手横在自己身前,用胸口硬生生接住攻击的大哥,泪水湿润了他眼角。

李长生则赶忙上前搀扶起了捂着胸口,冷汗直冒的大哥。

“大哥,你的骨头都打碎,从内衬中掉出粉末了。点子扎手,咱们还赶紧溜吧。”

三弟望着地上疑似骨渣的粉末,赶忙劝阻道。

有如此可怕的敌人在前,兄弟们的性命远比他的空虚和虚无缥缈的琳琅洞天天主之位更加重要。

所以赶紧开溜才是正确的选择。

“不碍事,咱们得先把正事办了,三弟你的肾虚,咳咳。”

“你的肾虚是我们两个兄长最为关心的事情啊。”

想着单身这么久女孩子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被他们骗到勾栏以后他能能脸不好,心不跳,气不喘的淡定听曲。

几位花魁轮番上阵挑逗,但一一以失败告终。

最终他一句“你们能不能消停点,妨碍到我听曲了。”更是搞的几位姑娘掩面而泣,夺路而逃。

这是空虚?

这是肾虚!

桐黑剑与剑双龙得出结论。

李长生无奈道:“大哥,我说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我不肾虚哒。”

“大家都是兄弟,有些东西你不愿意承认没关系,你放心,大哥一定帮你解决掉你难以启齿的柔弱。”

只要那个小伙子愿意帮你......

挣扎着站起,桐黑剑哆嗦着掏出了谨慎起见垫在胸前的防御圣器陶瓷马桶盖子,望着上面蜘痕遍布的裂纹,往下如瀑般掉粉的状况。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让炎热的夏夜变得更热了。

“老哥,住手。”

看着气势节节攀升,威压已然超过他们的猪高超。

桐黑剑赶忙叫停了再欲出手的这位老熟人。

“想求饶?”,猪高超玩味一笑,对着他轻声道。

“你还记得10年前,暗香居前小雨淅淅沥沥,你孤独的站在勾栏前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吗?”

“是你们?”

猪高超瞬间一愣,脑海中的那三道身影于面前的三人重合。

“对对对,是我们,是我们。”剑双龙赶忙道。

“还记得咱们在暗香居一起渡过的快乐时光吗?”

“小梅头魁的声音是多么婉转轻吟~”

桐黑剑一双星目隐隐闪烁着。

仔细比照过记忆后,猪高超肯定了面前这几个人就是他恨不得埋进果木下的三个坑爹剑士。

坑了我,还敢来?

猪高超气势更盛。

他指着三人破口道:

“十年!你们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TNND,说好我的消费你们买单,结果进去我就喝了杯冰水听了会小曲,你们就臭不要脸的还开溜了。”

“遛,还不叫上我一起。”

“最后,让我在无数人注视下叫部落人凑钱来赎我自己。”

猪高超双拳紧握,须发怒张,显然是暴怒了。

他回忆起那惨痛、羞耻的一天。

.......

那天下着大雨。

猪高超路过一家装修别致的勾栏,想在下面避避雨,顺便隔着门窗听听小曲。

反正白嫖小曲又不犯法。

结果当面就被几个一样在门窗边张望的他们碰见了。

碰见了就碰见了吧,让一半位置给你们,大家一起白嫖吧。

谁知这几人硬要拉自己进去,还说要请自己,说一切消费都记在他们的账上。

嘿嘿~美汁汁。

有人请客猪高超当然乐意啦,便与三人一同入店消费。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因为有人请客就乱点一通的人。

他只要了一杯冰水就静静的趴在椅子上,看着貌美的花魁唱着不知名的小曲。

这小曲真白,乐器真大,曲调真长,猪高超陶醉了。

.......

再后面说好要请客的几人撇下他,溜了。

而猪高超却因为与三人同时进来,而被重点关照了。

虽然有点生气,毕竟是要面子的,猪高超可没那老脸在被别人盯上后还逃单,听霸王曲。

再说三个人类来勾栏一两个时辰能花多少钱,他猪高超结账就结账吧。

当领到18000.5枚灵石的账单时,他人傻了。

“这什么情况...”,猪高超哆嗦着问道。

老猫头鹰:“他们将店里所有项目都点了一遍,还打包了20份豪华美食。”

......

.......

为了凑钱赎人,他连累了整个平成部落吃了半个月的白水萝卜,一点肉腥都没得。

虽然族人没有说什么,但从那以后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和以前不一样。

那是一种混合着委屈,兴奋,羡慕以及“呵~”的眼神,仿佛他干了什么超前的、惊世骇俗的事情。

可他明明只要了一杯冰水,然后进了这个高级勾栏听了个曲直到雨停为止。

什么“幸福叭叭叭”

什么“足力通肾”

什么“炙霜两重天,缘分一线牵”

还有20份高档水果外卖。

这些东西他听都没听过好吧。

明明是三个剑人搞的事情,为何自己愣是背上了黑锅。

即便过了十年了,度过了无数日夜。

暗香阁里一幕幕的荒唐场景还会不时的会在他的脑海中自动播放。

甚至连做梦时,猪高超都会嘴角抽搐,即便以他饱经磨练的心境都扛不住这样的伤害。

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啊。

直到如今,这他还对这三人有着怨恨。

然而这个时候,导致自己被无数人耻笑十年的三个罪魁祸首送上了门,而且他们还是月华山太上长老?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猪高超觉得他很有必要去找这几位算算心理损失以及精神抚慰金的数额大小了。

......

“什么啊,你要钱啊。”

“这个好说。”

三人齐齐的放下心来。

“月华山送给你们了,这样的赔偿足够了吧?”

桐姥爷顶着脑门上一连串的大包,用惨兮兮的模样问道。

看着他们不以为然的样子,猪高超与杨晓阳呆滞了。

开什么玩笑,把自己的宗门送出来?

且不说这是不是太上长老能干出来的事,就以其价值来讲,月华山可是整个苍洲势力最大的宗门,也是最能吸金的势力。

这可是一个月入百万灵石,稀有无比的坐土吸金兽啊,历来是众人羡慕的对象。

可就是这样一座强盛的宗门,桐剑李三人只被猪高超威胁一下,就拱手送人了?

他们就心甘情愿的把整个宗门送了出来?

这也太假了吧。

别说他们不信,哪怕把这事对着还在喝奶的幼童讲,都会被幼童用滋上一脸牛奶吧。

孩童:不要以为我年纪小,就好骗。

ヽ(≧Д≦)ノ,

噗,然后就会被一口奶吐脸上。

但望着三人不似作伪的样子,杨晓阳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们当真要送出整个山门?”

“当然,我们三剑客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山门说送就送绝无虚言。”

剑双龙拍着胸脯保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