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曾以下克上的猪高超

  • 天灾玩家请听指令
  • 橘个橘子
  • 2265字
  • 2020-09-07 00:41:37

杨晓阳与鹅465坐在一起手拉着手相谈甚欢,全然不顾他人。

而走运的倪坤在鹅465踩出的泥坑中看到了杨晓阳先前丢掉的那一颗烹调过的碧眼螺。

没事,它虽然脏了,但灵魂还干净着(药效还在)。

虽然将这东西献给衣服他老人家的行为,想来有些恶臭。

但这都是为了义父的那虚弱的肾啊,这么多年没立旗升龙,想必他老人家一定愁坏了吧。

自己才六七年没有龙抬头就感觉自己不行了,尊严上已经站不起起来。

而太上长老持续的时间,是自己的百倍!

我必须挽救他老人家于水火之中。

嗯,我是为人老人家着想,才不是想当他儿子。

用袖子擦去螺壳上的污渍,倪坤将其放入鹅465赠送的汤底中并妥善的保存了起来。

给杨晓阳留下了一张通讯符和充当赠礼的空间戒指,告知一声今天的商会竞争他不参与之后,便又捎起了一堆螺壳便拱着腰、夹着腿急匆匆的走了。

满目春风的倪坤走的太急,殊不知在他身后,杨晓阳正笑如姨妈,双目之中满是关怀的目送他离开。

“虽然不是钓鱼吧的大佬,但我这放钩水平还是有的,现在就等鱼儿上钩了。”

他之所以会在炒螺添加一些不含糖的东西,不主要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让月华山的那位太上长老吃饵,上钩。

毕竟月华山可是苍洲第一大宗门。

门都那么,一定很有钱吧?!

而且便宜师傅的仇,也该找某位圣子算算账了。

//

而倪坤走了之后,群龙无首的众商人在药效发作,当场升龙之后也没了与平成部落展开竞标,争夺鹅族货物了心思。

弯着腰走出草棚,众人相视一眼,各自老脸一红。

怪不得倪坤这厮走的那么着急,原来是急着去勾栏听曲啊。

真的是不够仗义,之前的事情也就算了,可现在听曲居然不叫上我们,这必须得好好说道说道他才行,最起码得让他把今晚的听曲费给埋单了才行。

在商量好把黑锅推给倪坤之后,众商人勾肩搭背,吆五喝六的带着随从,朝着最近的一个娱乐场所赶了过去。

反正眼看收购不成鹅族的货物了,那就全当这次是来外面公费旅游了。

而且有了充足的借口与底气,那么去勾栏赶夜场也就变得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兄弟们走着。”

“咱们今晚去赶着倪坤哥的场,到时候全场消费让他买单嗷。”

“冲冲冲。”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猪小明心有所悟。

“明明之前闹出了那么大的隔阂,现在却能亲密无间的勾肩搭背,这就是商人吗?”

“真是令人作呕呢。”

猪小明由心的厌恶着。

猪高超拿开了嘴边的土烟,淡淡的说道:“别忘了,现在的我们也是商人哦。”

“正所谓相由心生,真正可恶的不是商人而是人心中的贪婪。想赚钱不要紧,但是得赚的有底线有分寸。多了就是贪,你晓得了吗?”

猪高超在点拨这位有潜质的族中小辈。

“那我想赚钱,只要当商人时能守住底线,那我就还是一个正直的猪头人?”

“不,底线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打破的,而不是用来遵守的。”猪高超有些缅怀以前不当人的日子,似是追忆道。

“当你划出底线之时,日后你必定会越过它。”

“怎么会这样,老祖宗你是不是在诓骗我?”,猪小明有点不相信。

他觉得只要人意志足够坚定,那么什么诱惑都能抵御的了。

“呵呵”

“我曾经和阿五的爷爷一起对一人发誓,要用尽一切守护好她的族群。”

“但是刚才有一瞬间,我动了杀心,对你们父子和那个叫杨晓阳的人类。在贪欲面前,所以我的底线毫无保留的被突破了呢。”

猪高超一声轻呵。

“别给自己留底线。”

猪高超淳淳善诱的教育着。

而听到了他言语的杨晓阳停止了与鹅465的交谈,皱着眉头转过身来,缓缓对着三个猪头人打出一个问号。

怎么回事,老大爷?

在我和别人好好的聊着天的时候,就差点给您杀了?

小明父子也是齐齐一愣,瞳孔猛然一缩,一脸的不可置信。

“老祖宗为何会对我们生起一瞬间的歹念?”

咽下一口唾沫,猪小明小心翼翼的问道,深恐他暴起杀人。

“放心,我现在已经把杀心压了下去,短时间内我是不会对你们动手的,不然你们已经没了。”

众人大屮(氧化钙)。

什么叫短时间?

有多短?

猪高超向上一扶自己的银鬃,将头发支楞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杨晓阳拿五成利润,鹅族拿三成,你们父子拿半成,劳资眼红了,看你们不爽。”

果断,干脆,此时的猪高超已没有了往日的模样,更像是一个孩子在闹脾气。

“凭啥部落才拿一成半。”

猪高超顿了一下,喝了口茶,吸了下烟,恢复一下情绪,继续道。

“凭啥就给这么点,我怎么都感觉你们就在打发叫花子。”

“就一点五成,看不起谁呢。”

砰砰砰。

暴躁二爷,性感拍桌。

“呵呵”

“啧啧”

“呲呲”

“你们平成部落在这次交易中什么贡献都没做出,你们凭什么拿一成半?”

丝舞浑身灵气鼓起,散得长发飘舞,她满脸的不悦。

人家杨晓阳给灵石,人家猪小明父子发现了商机,我鹅族人提供货物,你们平成部落啥都没帮,凭啥拿一成半?

就问凭啥?

哪怕把这一成半的利润都转给杨晓阳,转给猪小明,她都不会生这么大的气。

结果这老头仗着与两边有关系能无功受禄,这本来就让她不爽,结果他还敢拍桌提意见?

“羞耻心有无?”丝舞质问道。

“那玩意要是在,我早就死在黑暗时代了。”

超爷理不直气也壮的说道,他明知自己理亏,却一点都不肯服软。

“而且我劝你一句,人是有极限的。”猪高超反而教育起了丝舞。

“嗨,我这爆脾气。”

丝舞当即就想拉着这不讲理的老头出去约架。

而老头嘴角一咧,也欣然愿往。

就在两人纠结拉扯着要往外走之时,杨晓阳拦住了作死的丝舞。

“别去,你打不过。”

丝舞:???

丝舞:“我可是货真价实的老牌圣人(虽然被岁月尘封了近900年),你说打不过,我就打不过...我不要面子的吗?”

被人点破实力的猪高超显得有些不满,但看着这小女娃叫嚣着自己很强的模样,他又有点想笑。

咋有种狐狸在老虎面前耍威风的感觉呢。

好滑稽。

“我曾与人逆伐大帝,屠他之后后毫发无伤。”猪高超淡定道,颇有警告意味。

“你斩杀的那个大帝可是叫王腾?”

杨晓阳突然询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