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东林村
  • 孤女仙路
  • 千江
  • 3006字
  • 2020-09-13 11:03:22

窗外垂柳绽绿,桃花吐蕊,蜜蜂嗡嗡,鸟儿啾啾,清晨的阳光洒落在院子的角角落落,却温暖不到李可期那冰凉的心!她穿越了,这里,不是她的家,也不是原来的世界!

洗得发白的薄棉被盖在身上,根本挡不住这初春深夜的寒气,她鼻子有些堵塞,还有些头昏昏的感觉。她看着自己细细的胳膊和娇嫩的小手,再摸摸滑滑的脸蛋,她严重怀疑自己成了一名十来岁的女童。天色开始光亮,她有些苦闷和惶恐地打量起身处的房间。床上的纱帐已经很旧了,用同色棉布打了几个小小的补丁,房间倒是够大,只是里面摆设的家具都呈现出不少的年头。

这是一个落魄的大户人家,李可期断定。看这光景,以前这户人家还是不错的,大门大户,家里所用的东西材质都是上乘。只是她不想待在这里啊,有没有可能再穿越回去呢?打量完了四周,李可期又开始思索这个问题。要想穿越回去,就得弄明白她是怎么穿越来的。

李可期是一个自由工作者,她的自由是内心真正的自由,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每一样都做得有声有色,她喜欢美食,她是一名电视美食节目的特邀嘉宾,在节目里,她亲自持刀,在节目中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电视台本来想请她做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她拒绝了,只因为固定时间做一件事,让她觉得不够自由;她喜欢国画,喜欢草书,她成了省级的画家、书法家,偶尔背上画板,游历山山水水,肆意挥毫,画出的作品都被抢购一空;她也喜欢躲在家里涂涂画画。她追求舒适惬意的生活,经过多年的任性 生活,她终于凑足了钱买到了她心仪已久的一栋独栋别墅,别墅自带的六百平米的花园带给她无限的想象与幸福。别墅已经装修好,下个月一号是她选好的黄道吉日,在她的幸福生活即将进入另一个阶段时,她穿越了!

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她从不信命运,也从不信迷信,她一直相信一切都靠自己创造,房子有了,车子有了,什么都有了,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个男朋友了。她坚信只要她研究了这个课题,这个问题也将很快解决。但是,没想到,她竟然穿越了!她的别墅,她满屋子的收藏,她最珍爱的作品,她那些价格不菲的笔墨纸砚啊,统统远离了她!

她皱眉仔细地回想,在她穿越来之前,她正在整理东西,该打包的打包,该丢弃的丢弃,有许多的东西她就准备留在原来的房子了。她很快就把所有的东西分了类,进行最后的检查时,她发现一个摆放在百宝阁顶上的小小花瓶,那花瓶很小,又摆放得比较进,她一时没有注意到,差点漏掉了它,便随手拿了下来,用布擦了擦。这是一个算得上古董的艺术品,不知是哪个朝代的陶瓶,陶瓶里伸出一枝小小莲蓬,莲蓬的颜色,肌理,细节处都做得维妙维肖,就像是一个真的莲蓬。

那小瓶正好盈盈一握,手感特别好,李可期立马喜欢上这个小瓶了,她甚至有些疑惑自己怎么会把它给束之高阁了。她把它仔细地清理了一番,越看越喜欢,小瓶外面的釉色发得很润,这么小的一个瓶子表面,竟然还画了一幅荷塘,荷叶田田,荷花亭亭,游鱼水草尽皆有神,为此她大大感叹了一番,为了买别墅,自己东拼西凑,省吃俭用,如果早发现它,就凭这小瓶,换上个一栋两栋的别墅,完全不成问题啊。越是把玩,她越是喜欢,最后竟然生出的念头是,如果现在自己没有买到那栋别墅,她也肯定不会拿这小瓶去换别墅的。

然后是怎么穿越了呢?李可期感觉记忆有些模糊,她只记得她对那小瓶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后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这个床上了。

鼻子堵得越发严重了,她连忙把床边椅子上挂着的衣服也盖到了被子上面,外面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她却只感觉全身发冷,如果找不到穿越回去的办法,她就要在这个异世生活下去了吗?

门吱呀一声被人轻轻地推开了,李可期睁开了眼睛,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脸有菜色的妇人走了进来,双手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大碗,见李可期醒了,妇人连忙放下碗,把李可期扶着坐好,再小心地把碗递到她的手中。

“小姐,快趁热把姜汤喝了。”妇人关切地说道。

李可期知道自己感冒了,而且很严重,接过碗,几大口就把一碗滚烫的姜汤给喝下了肚。妇人很意外地望着李可期豪爽的举动,直到李可期把空碗递到了她面前,她才反应过来,连忙把碗接了过来,又小心地帮李可期躺下来,给她掖紧了被子的边边角角。李可期闭上了眼睛装睡,她不知应该和这妇人说什么。

“小姐,发一身汗出来,你病就好了,奴婢给你熬了白粥,你发了汗就可以喝了。”妇人轻声说道。

李可期没有答话,心里倒是稍有安慰,没想到现在这个身份居然还有奴婢使唤,看样子日子过得也不是太差。就是不知这个奴婢叫什么名字,她怕一开口说错,只得继续装睡。只是才一想到这妇人的名字,“奶娘林妈”,她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名字,似乎她其实早就知道这个妇人的名字似的。那这具身体的原主是怎么回事呢?李可期暗暗想着,便感觉一股记忆如潮水般涌进了她的头脑里,她不由得暗暗心惊。

“小姐,你睡着了吗?”奶娘林氏在旁边坐没几分钟,就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李可期有些无奈,她需要安静地梳理一下原主的记忆,还得想想回去的事情,只得睁开眼睛,说道:“你先出去。”声音嘶哑粗糙,她不由得吃了一大惊,这么难听的声音!她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变了脸色,叫道:“拿个镜子过来!”

林氏被李可期的激烈给吓着了,连忙起身拿起梳妆台上一面铜镜,照给李可期看。铜镜照人模模糊糊的,不过还是可以看出镜中人儿眉目清秀很正常。李可期放下了心,缩回被子里继续闭目睡觉。说真的,她还真担心自己穿越成一个面目丑陋的女人,前世她虽然不太注重装扮,但并不表示她就愿意成为一个丑女。

“你出去!”李可期嘶哑地说道,林氏连忙拿着汤碗出去了。

原主的记忆在李可期的脑海里盘旋,她仔细感知了一下,不由得为原主的悲惨境遇感叹连连。这是一个大富大贵人家的小姐,原主的祖父是这个国家的靖国公,原主的父亲程信是靖国公世子,却在前年讨伐西部叛乱时战死,原主母亲悲痛过度,也一病呜呼,有一名亲兄长,在战场上受伤,成了行动不便的残疾人。靖国公世子便落在了二叔程正的头上,国公府内务也由二夫人文氏一手打理。原主从小锦衣玉食长大,且有一桩好姻缘,许配的对象是文武双全、容貌出众的三皇子,本来今年就可以成亲,但是原主需要为父母守孝三年,婚事就拖后了。去年深秋,原主某晚被惊醒,原来府里抓到一外男,后来这男人招认,与大小姐程可期私相授受,人证物证俱全,原主被府里嬷嬷验身,皆说已非处子之身。国公震怒,原主被关了三天后,悄悄被送出府,跟随她的只有奶娘林氏,而后国公府对外宣称大小姐程可期染病在身,不能出来见客,不出半个月,原主还在路上时就听说了,国公府大小姐重病不治去世。

李可期可以从原主的记忆里强烈感知到原主的不甘,愤怒,也许正是这满腔的悲愤,再加上远途的辛劳,原主还在半路上便一病不起,直到李可期穿越过来。

这可真是一个可怜的人,用李可期旁观者的眼光看这件事,原主肯定是被人陷害了,只是原主也不知是何人害了她,空有一腔悲愤,却无处可发泄。不过在李可期的角度来说,这却不是一个坏消息,因为原主对程家对世人来说,已经死了,而现在的身份,是一个与国都北安城相距千里之外的南盛郡郡府南胜城北郊一个叫李可期的孤女。而且这个身份是有来龙去脉,经得起查验的。李姓是南胜北郊的东林村大姓,李可期这个身份的父母祖辈皆是东林村土生土长的人,只是这一支人口凋零,目前只剩了李可期这个孤女,而且还是体弱多病,等闲一年到头都不会出家门一步的,就算是换了一个人,村民们也无人发觉。至于原来的病弱李可期去了哪里,李可期没有兴趣知道,只知道,现在的她,似乎“自由”得很。她不由得冒出了出房间看看的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