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月光下的猫
  • 我家有只修仙猫
  • 蓝大队长
  • 3046字
  • 2020-09-13 12:13:52

这件事情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了,是关于我家的一只猫的故事。

老人们总说猫不过六,狗不过八,大概就是说猫和狗过了那个年纪就会产生一些独特的行为,具体是什么,那时的我并不清楚。

我那时二十出头,名叫马九,小名叫四子,至于为什么家里人都给我取这种数字名,我也不是很明白,而且听起来十分不着调,于是我又自己起了个嚣张点的名字,马大王,只不过这个名字都是村里的小朋友这样叫罢了,大多数还是叫我四子。

不过很多时候我都希望别人叫我马大王,村子名叫马家岭,说是马家岭,其实是一个百家姓的地方,只不过刚开始是只有马家人居住,所以才这么叫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也没人会在意一个村子的称呼,更何况随着更多的人来到这里落户,马家岭也从原本的二十多户人家,发展到了现在的接近百来家的户口。

幼年时热闹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永远都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可能今天还不认识,但也许明天就能一起在田野上的稻草堆上玩耍了。

那年还是个酷热的夏季,刚刚收割了第一茬早稻,正是农忙的时节,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收稻谷和晒稻谷,当然最开心的还是我们这些小孩子。

因为我们不仅能抓那些田间地头的野鸡,还能抓到一些青蛙或者来偷吃稻谷的麻雀,那时候这些东西几乎是随处可见,不像现在那样踪迹难寻。

那时这些东西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可是难得的美味,我们常常疯跑在这些稻田之间,捕捉这些东西食以裹腹。

至到傍晚来临,我们才会散去,我家在村子的西南处,在马家岭上还算是比较充裕的一家。

爷爷每次吃过晚饭后,还是老样子躺在那张竹椅上乘凉,旁边的茶几上摆放着奶奶自酿的烧酒,一种大概三四十度左右,特别辣喉咙的一种白酒,我吃过一次,听说当晚我就打醉拳了,不知道爷爷为什么那么喜欢吃,经常时不时的来两口。

农村农忙开饭的时候,基本是不会等人齐,毕竟还有那么多的稻谷要凉晒和那么多的家务活要干。

而那时候的我自然也不会乖乖的坐在桌子上把饭吃完,每次都是拿个大碗,一次性盛够自己吃的饭,在夹满菜,便捧到外面的地方吃。

这次我捧到了爷爷的旁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扒着吃,毕竟疯玩了一天也很饿。

而这竹椅上乘凉的爷爷开口了:“小四啊,爷爷给你的那些书你看完了吗?”

说起这我就想起来了,爷爷的那个樟木柜子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书,上面全部都是一些繁体字,而我在上面认识的字寥寥无几,不过后来在爷爷的指导下,我花了三年才勉勉强强认识完。

我苦着脸:“爷爷,每一本书至少有几十万字呢,您那柜子说二十本都是少的,那能那么快就看得完啊。”

爷爷摇着椅子,道:“臭小子,当年你爷爷可是在你这个年纪都把那些书全部倒背如流了,我现在让你看完,你咋来那么多意见。”

“现在都是新时代咯,谁还会去学那些繁体字啊,又生涩,又没用。”我小声咕哝道。

爷爷顿时是气的跳脚:“你这臭小子!又不是逼你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不过是让你看完那些书,记得那些内容而已,老实交代,你看到那一本了?”

我扒了口饭,说道:“已经只剩下草禽经那一本了,大概在花个两三天左右就能看完了。”

虽然很喜欢和爷爷打嘴炮,但是爷爷的那些书是真的喜欢看,甚至在上学时我也会情不自禁的拿出来瞄上两眼,那些书都很奇葩,全部记录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说什么鸡宝,猪宝,狗宝,还有什么东西能成精,什么天材地宝在什么地方成长都有记载。

我每一次看都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以至我书没读几个,而爷爷的那些书我基本是记了个遍。

听了我的回答,爷爷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你争取把草禽经也看完,下次爷爷出去给人点水时也带上你。”

“真的?”我开心道。

在农村都很看重风水,几乎每家每户有什么红白事都会叫风水师傅来看看,而爷爷是马家岭的唯一风水师,只不过他出来不亲自给人看山(死人下葬之地),而是只点水(房屋建筑之所)。

我每一次都很羡慕爷爷去点水的时候,因为在印象中爷爷只要拿个罗盘个人指点一下,就能吸收一比不小的报酬,而且还有肉吃。

这对当时的我可是向往至极。

“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过几天村东那边的马老福一家就要给他儿子建新房了,到时候爷爷带你去。”爷爷吧咂两口酒说道。

“好,那我这两天就把草禽经看完,爷爷您到时候一定要到我去。”我吃完最后一口饭说道。

整个村子里能让我心心念念的职业,估计也就爷爷的这个风水师了。

“对了,爷爷,我听别人说您以前也给人看山啊,为什么现在只点水啊?”我忽然想道。

这件事情是我从叔爷那里知道的,听说以前爷爷是一个全职风水师,而不是现在那样,只点水不看山,村里有谁下葬,他都是指个大概位置然后就不说话了。

沉默了半响,爷爷才说道:“爷爷年轻时气盛猖狂,得罪了山里面的一个东西,只要它还在,你爷爷我这辈子恐怕都不能给人点水了。”

“什么东西啊?”我追问道。

难得爷爷今晚肯跟我说这些,我肯定是想要去了解的。

爷爷吃完了酒,又拿出旱烟抽了一口,才道:“你竟然只剩下草禽经没有看完,那你应该也知道一物吧,方圆百里,唯其独尊,岭土之内,莫不臣服。”

良久,我才接下道:“山泉草露为饮,天材地宝为食,寻常人不得见视,是山中地仙?”

山中地仙,一个类似于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在它的领地范围内,基本是以它唯尊,想不到爷爷竟然得罪过这种东西。

“可那不是传说中的东西嘛?”

爷爷继续抽着旱烟说道:“传说,传说,有传才有说,先祖不传下来,谁能说得通这些东西存在不存在,至少那一次之后,我是不能在进山给人点穴了。”

是了,有传才能有说,祖上不传下来,我们那有说的资格,只是不知道爷爷与那山中地仙有过什么过结,导致爷爷这辈子都不能在进山点穴。

“喵!”

正当我还想要问时,一道猫叫声忽然响起,待我看去时,一只大白猫出现在爷爷脚下,一边依偎着,一边低呜。

“出去了一天饿了吧,你看你中午也不知道回来吃点东西。”爷爷抚摸着那只白猫说道,然后从厨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猫食喂给它。

那只白猫我一直都认识,打我记事起就已经存在我家了,也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爷爷总是把它照顾的很好,不过我唯一知道它的作用大概就是,家里在也没有一只老鼠,已经晒稻谷也不会出现麻雀的偷吃。

“它跑哪去了,这一天也不在家?”我问道。

“它是去找那只黑猫了,所以这些天才一直往外面跑,也不知道那黑猫什么好的。”

“黑猫?咱们马家岭哪里来的黑猫?不都是花猫吗?”

“是村外后山上的那只野黑猫,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今天就这样吧,你赶紧不那草禽经看完,然后放回樟木柜里,不然在外面放久了,要糟虫的。”爷爷说道。

我也点了点头,收拾自己的碗筷,随便帮忙收那些还没收到稻谷。

夜幕降临,农村的灯火总是消失的那么快,大约八点后基本就不会有几家点灯了,因为这个点睡觉基本能保证第二天有充足的精力早起去干农活。

匆忙的一天过去,我也洗完澡准备睡觉了,在院子短暂的休息,听着蝉鸣看着那满天繁星,月圆如盘,这可能是一天中最舒畅的时刻。

“喵!”猫叫声响起。

这猫叫声在这夜晚格外的明显,我抬头望去,只见那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屋顶上去了,那时都是瓦房,最低的地方都离地两米多,更何况还有瓦片阻拦,也不知道它怎么上去的。

“小四子!睡觉了!”父亲的声音呼唤着,催着我回房间去。

“知道了,我凉干头发就入屋。”我回复道。

然后继续观看那只猫,很奇怪的是,这白猫忽然有了动作起来,隐隐约约间我看见它嘴巴微微张开,似乎在吞吐着什么,而那圆月散发月华照在这白猫的身上时忽然有一股极为诡异之感。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一句话猫不过六,狗不过八,这老白猫绝对已经过了六岁了!而且看它的动作很像另外一本书记载的,成精之物在修炼的方式!

搞什么?这老白猫已经懂得修炼了?并且活了六岁的将死年!

这老白猫已经成精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