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配合调查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005字
  • 2020-10-03 12:00:15

粟问自从那个梦中惊醒后,就睡的不安稳,她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插手这件案子。其实也不算是插手,只是想给他们一个侦查的方向。但她又害怕被人识破她一直以来的秘密。

于是,就这样纠结着,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了。

天刚朦朦亮,粟问就醒了。

报案才一天的时间,那个叫寇扪的应该还没有破案吧?!粟问在心里猜测着。

她总觉得她应该告诉把真相告诉他,至少提醒他,杨大广的儿子不是真正的凶手。

这样想着,粟问起来匆匆吃了早饭就赶去刑警队了。

然而当她到了刑警队门口时,又犹豫了。

她应该怎么说?说她梦到了真正的凶手?谁会信?

就在粟问在江城刑警队门口徘徊纠结的时候,刚好碰见熬夜审讯完出来买早餐的寇扪。四目相对时,粟问忽然觉得,她可能什么都不必说了。

寇扪见粟问看着他,嘴唇张合几下,却没有说话,于是问道,

“你,找我?”

“啊?哦!我忽然想起来,昨天宋伟国打电话到殡仪下接运任务时,挂的是特号。在我建议报警的时候,他有些犹豫,像是不太想报警的样子。如果你们没有抓到嫌疑人的话,可以查一下他。”粟问把想好的托辞道出,才松了一口气。

“非常感谢你特意前来提供线索,我们会往这方面查的。”

看着粟问认真的表情,寇扪没有说出他们已经结案了。

“嗯,那我就先走了。”说完该说的话,粟问转身就要离开。

“我送你!”

“不用了,今天周末,馆里不上班。”

寇扪双臂环在胸前,看着粟问远去的背影,揉了揉了下巴。在感觉有些扎手时,才恍然想起昨天熬了一夜,都没来得及刮胡子。

忽尔,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哎!老寇,你不是去买早餐去了么?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你还在门口浪笑什么呢!”

见寇扪迟迟未归,慕容懿终于忍受不住肠胃的叫嚣,决定自己出来觅食。哪知刚到门口,就见寇扪一脸沉思的模样,嘴角还挂着笑,不禁调侃道。

“说什么呢!走,哥哥请你喝豆汁!”

“别!别!我可不喝那臭哄哄的玩意!”慕容懿连连摆手,却被寇扪一个锁喉,托走了。

难得的周末,粟问带上新买的文具去了城郊的仁爱孤儿院。

这是一座拥有三十几年历史的孤儿院了,孤儿院的院长姓孟,孩子们都叫他孟妈妈。粟问五岁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就被她奶奶接走了。是以,她对这个孤儿院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粟问进了院里,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们看见她都围了过来。

“粟粟姐姐好!”一个个童真的脸跟粟问问好。

这些孩子或是有先天疾病,或是一些其他的原因被父母抛弃,被送到了这里,过着看人脸色,仰人鼻息的生活。

是以,这里的孩子每一个都很早熟,最擅长的也是察言观色。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越是懂事会讨人欢喜的孩子,被人领养的概率就越大。

也只有在像粟问这样真正关心他们的人面前,才会流露出属于孩童的天真。

粟问在这里生活过,因此知道这些孩子过得怎样。然而她能做的并不多,偶尔在休息的时候过来看这些孩子们,并带一些并他们有用的文具或是书籍,这样可以让他们学到一些知识,使得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尽量过的好一些。

但就是这样,也足够这里的孩子们对她亲近了。

粟问在院里给院里的孩子们发着带来的东西与零食,又陪着他们玩了好一会儿,孟院长才从办公室出来。

“粟粟来啦!”孟院长见粟问又来院里看望孩子们,慈祥的脸上挂着和蔼的皱褶。

“孟院长,我来看看孩子们。”粟问连忙上前,搀着孟院长的手臂。

“你也是有心了!”孟院长拍了拍粟问的手,叹道。

这个孤儿院现在的规模不是很大,目前院里仅有二十几个孩子,就算曾经最辉煌的时候院里有五六十个孩子,几十年下来,也有不少的人了,但真正能回来哪怕是看一眼仁爱孤儿院的人,少之又少。

是以,孟院长才如此感叹着。

与孟院长聊了几句,粟问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神色似是有些疲惫,就让她去休息,推说自己有其他的事情,再去看一下孩子们就离开。

孟院长依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后就再没有出来。

粟问在院中陪一个心脏有问题的小男孩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粟问朝院长办公室的方向望了一眼,在她回头的刹那,似是有一道人影晃过,但当她定睛一看时,又什么都没有。

她揉了揉额头,可能是最近值夜班,觉睡的不多,精神有些不济吧!

回到家后,粟问就一头栽进床上,补眠去了。

就在粟问睡着的这段时间,却发生了一起火灾事故。

粟问这一觉睡到了晚上六点才醒。

她是被饿醒的。

上午出去的时候没有买菜,冰箱里只剩下几片青菜和二个鸡蛋。粟问胡乱的煮了锅青菜鸡蛋面,打开电视机切换到新闻频道,就坐在客厅茶几旁边的地毯上,开始吃了起来。

‘现在插播一条晚间新闻。在今天上午十点三十分,我市位于郊区的仁爱孤儿院发生火灾,起火原因不明。目前火灾造成伤者已送往市区医院接受治疗。后续我台会继续跟踪报道。’

看到这则新闻,粟问正在喝汤的勺子突然掉落下来,渐起的汤汁打湿了衣襟。

十点三十分?那不是自己走后不久的时间?

再顾不得其他,粟问放下手中的面,飞奔回卧室换好衣服,准备去医院看望一下受伤的孩子。

然而还没等她出门,门铃声却响了。

粟问打开门,是两位身穿制服的警察。

“你好,我们是江城刑警大队的,有些事需要你配合调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