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结案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304字
  • 2020-10-02 12:56:23

“宝富?你怎么回来了?”

杨大广一开门,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杨宝富,他右手掐着烟,拧着眉头,看着左手上的一张协议书。在他的脚下零星的散落着几根烟蒂。

“我不回来,怎么知道你把房子都送别人了!”杨宝富把手中的烟掐灭在茶几上,扭过头,恨恨的杨大广。

“你除了这个破房子还有什么啊!就这点儿东西都舍不得给我!我还是不是你亲儿子呀!你不给我,行!从今天开始,这个家我也不会回了!您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等你死了那天,不要指望我给你摔火盆,烧一分钱的!”

杨宝富“啪”的一声,把转让协议拍在茶几上,作势就要离开。

“宝富!宝富!”

杨大广忙上前去拉儿子,去被一把推开,摔在了茶几旁的地板上,他的左后脑磕在茶几的一角上,流出的血滴落在地板上。然而他却顾不得,爬起身追着自己的儿子。

“宝富!你别走!你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呀?说你死以后,那房子还归我?还是说你给我留多少钱了?”杨宝富浑不在意,挣脱杨大广的手往门外走着。

“那协议不作数的!”情急之下,杨大广喊了出来。

“不作数?”

“我前几天遇到一个律师,咨询过他,街道办是事业单位,但那转让协议是我与宋伟国私下以他单位名义签的,那是不作数的!等我死后,这房子还是你的!你不能不给我摔火盆啊!”杨大广说的老泪纵横。

“真的?”杨宝富眯着眼睛,面露疑惑。

“当然是真的!”

“那……”杨宝富抬起右手,拇指与食指搓着,眼睛看向父亲杨大广。

杨大广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忙踉跄的跑去里屋,把床头柜里加了锁的抽屉打开。他看着里面薄薄一叠的钱,手上动作微顿,而后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把里面仅有的一千多块钱拿了出来。

“宝富啊!这是我最后的一点钱了!你省着点花!”

杨大广死死的攥着手中的钱,杨宝富正要拽过来,却没拉动。

“就这么点钱,你不想给就直说,正好我也没有那闲钱买纸钱给你烧!”

杨大广一听这话,立马放了手。

“宝富啊!这钱给你,我死以后,你可一定要给我烧纸!给我摔火盆啊!”杨大广面上满是期盼。

而杨宝富却是吐了口唾沫,数着手中的钱,随口应着,“知道啦!”

在反复数了两遍之后,杨宝富把钱一把塞进里衣兜里。

“啧啧啧!你可真是我亲爹啊!连宋伟国都算计,要是他哪天知道了那协议不作数,你可别来找我!”收到了钱,杨宝富的心情难得好了起来,就多说了两句。

“嘘!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杨大广连忙拉住杨宝富的衣袖,“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嘛!你可别说了出去!”

“得,你的事我才懒得管呢!没事别给我打电话。”说完,杨宝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原本听说杨宝富又来找杨大广要钱就着急赶来的宋伟国,隔着门缝听见了父子二人的谈话内容,心都凉透了。

谁能想到原本看着老实巴交的杨大广,其实也是满肚子的坏水呢!

宋伟国越想越气,待杨宝富走后,他敲开了杨大广的家门,找他理论。

杨大广拒不承认,反而说自己困了,要睡觉,让宋伟国离开。

宋伟国气不过,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朝着杨大广的后脑猛的击打着。待他回过神来,杨大广已经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了。

恢复平静的宋伟国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心里一阵慌乱。

他将杨大广的尸体调整成对着茶几一角的角度,又将血抹在茶几的一角上,然后把打死杨大广的烟灰缸揣进怀里,这才掩上门,匆匆离开了。

从梦中醒来的粟问,回想着上午与宋伟国交谈的情形,突然觉得不寒而栗。

‘当自私披着“老实”的外衣,企图谋求善良时,虽有得到,然而更多的却是失去;当人性撕去“善良”的伪装,一心寻找出路时,看似有路,实则前路是悬崖。’

在日记簿上画上最后一个句点后,粟问轻叹一口气。

小时候奶奶就告诫她:这世上最复杂的就是人心,所以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而殡仪馆是一个混杂了悲痛和矛盾争执的地方,是死亡面前的人间百态。

她也见过太多的故事。像是因为悲痛将母亲打到出血的丧父男孩;化妆间现场,面对着刚逝去的母亲争遗产争得面红耳赤的子女;还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从刚烧完的骨灰里掏出像烧得像口香糖一样的金子,再骗家属说‘都烧没了’。

然而越是见识过‘人性’,粟问就越是觉得可悲。

再次躺在床上企图入睡时,粟问却忽然坐了起来。

她抬手摸了摸后脑的位置,没有以往醒来后的任何不适的感觉。又跑去卫生间散开头发,对着镜子查看,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为之处。

然而,没有不妥之处就是最大的不妥之处!

以往在碰触了枉死的尸体后,在夜晚来临入梦时,她都会“切身”地经历一遍死者死亡时的痛苦,那种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折磨,每每醒来时都萦绕不去。

然而,这次她虽也是亲身经历着死亡,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这是自她二十岁以来,头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粟问陷入了沉思。她想了很久,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反常之处。

想不通就逼自己去想。

粟问甩甩头,回到床上,陷入了睡梦之中。

有人安睡,有人却不能安眠。

寇扪连夜抓捕并审讯了宋伟国,并且在他的家中找到了凶器“烟灰缸”。宋伟国虽然把烟灰缸清洗了,但是清洗的并不彻底,慕容懿还是在烟灰缸底的裂缝中找到了血迹的残留,经过化验比对,与杨大广的DNA一致。

在证据面前,宋伟国低头认罪了。

就像寇扪猜测的那样,他听到了杨大广父子的谈话,知晓了自己被骗的经过,待杨宝富走后,气不过的他找杨大广上门理论。结果杨大广非但没有悔意,反而说他蠢,他一时恼火,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朝着杨大广打去,待他冷静下来,杨大广已经死了。

“我不后悔,那个杨大广不过是个披着羊皮的白眼狼。我只是觉得愧对我的家人。”在供认完自己的罪行之后,宋伟国这样说道。

“为了一个活不久的人,把自己搭进去,值得么?”寇扪问道。

“他既然能在协议上做假,当然也能在病例上做假。”

“他是真的得了肝癌,晚期,活不过三个月,只不过他自己也不知道罢了。”慕容懿做的尸检,所以杨大广有没有病他。清楚

“呵,呵呵,呵呵呵呵”宋伟国失声笑了起来,而后捂着脸痛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