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抓人去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355字
  • 2020-10-01 18:33:36

杨大广的尸检结果下午就出来了,结果表明杨大广的确是因钝器多次击打后脑,造成颅内出血死亡。死亡时间在6月21日晚上七点到八点之间。

另外垃圾筒里的烟蒂上的DNA证实了与杨大广存在亲缘关系,也就是说,烟蒂是杨宝富留下的。案发当天,小区的监控录像也拍到了他的身影,这证实了他的确有回过风华小区。

所以,杨宝富很有可能是凶手。

江城市刑警大队的审讯室内灯火通明,寇扪连夜审问杨宝富。

“姓名。”

“你们把我抓来的,又把我关了一小天,还问我姓名?”杨宝富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满脸不在乎道。

王明“啪”的一拍桌子,“严肃点!姓名!”

“杨宝富。”

“年龄。”

“32。”

“知道抓你来是因为什么事么?”

“聚众赌博。”

“还有呢?”

“还有?”杨宝富满脸不耐,“还有什么呀!我可是个守法的好公民!除了偶尔赌一点点,我可没犯别的事啊!”

“你还守法好公民?你自己说说你这是几进宫了?再说你那是一点点么?”

王明看着杨宝富那睁眼说瞎话的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死的人是他爹,不是别的阿猫阿狗,他就这态度?这要是他儿子,他早上去踹他了!什么玩意儿!

这被气着了的王明,态度也不怎么好。把记录本拍在桌子上,喝道:

“不是这事儿,接着想!”

看到警官变了脸色,杨宝富立刻收敛了放浪的形态,笑得一脸讨好,“接……接着想,我接着想想啊!”

说着,杨宝富的眼睛斜向上瞟着,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只是他抬起的脚尖自觉的晃着。

王明看杨宝富敷衍的样子,“啪”的又拍了一下桌面,“想到了么?”

杨宝富见混不过去,于是哭丧着脸道:“我想不起来啊!麻烦警官大哥给点提示呗!”

“6月21日晚上七点,也就是两天前,你在哪?”寇扪面无表情的看着杨宝富。

“想不起来了!”

寇扪眼神一厉,“要我提醒你么?你21号晚上回风华小区干什么了?”

杨宝富被寇扪的眼神吓到,瘪了瘪嘴,“我最近赌输的手头有点紧,回去找老杨头要钱去了。”

“接着说。”

“我到家的时候,老头没回来,我就自己翻了。谁知翻到一份转让协议,老头要把房子转让给街道办,那我能答应么!于是就坐沙发上等老头回来喽!”

“嗯,继续。”

“我等了快半个小时,老头回来了,我就问他协议的事。开始的时候他不肯说,后来我说等他死了不给他摔火盆,他就说了。后来又给了我钱,我就走了。”

“他说了什么?”

“他说那个转让协议没有法律效力,到头来房子还是我的。”

“然后呢?”

“没然后了啊!不是,你们怎么来覆去的问我爸,我爸到底怎么了?”杨宝富身子前倾,眉头紧皱,眼睛看着寇扪。

“死了。”

“死了?”杨宝富猛然站起身,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怎么会死了?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呢?”

“交待吧!你是怎么杀死你父亲杨大广的?”寇扪手指轻点着桌面,眼睛紧盯着杨宝富,不错过他一丝的表情。

“我交待什么呀!那可是我爸呀!我怎么可能会杀他!”杨宝富极力的为自己辩驳着。

“不是,警察叔叔!你们不会是以为人是我杀的吧!不能够啊!顶多……顶多是找他要点钱而已,这儿子管父亲要钱,不犯法吧!”

“那要看你是怎么要的了!”寇扪轻飘飘的一句话,就使得杨宝富反应激烈。

“警察叔叔!我冤枉啊!人真不是我杀的!我就推了他一下,但我走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呢!”

杨宝富随即像是想起来什么,忙从兜里掏出一挞钱来,递给寇扪,“这钱也不是我抢的,是他自己拿给我的!现在不是可以验指纹么!不信你们验验!”

寇扪与王明对视一眼,虽说人民币上指纹复杂,是不具备检测性的。但如果杨宝富说的是真的,那么就可能存在第三人,而这个第三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王明收到自家老大的眼神,点点头,随后看向杨宝富,继续问道,

“你既然说你没有杀了杨大广,你有什么证据?”

“我哪有什么证据啊!谁回家还特意保留证据啊!”杨宝富见警察似乎认定自己是凶手,急的不行。

“你没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人就是你杀的!”

“真不是我!警察叔叔!我冤死了!”杨宝富急出哭腔了。

见杨宝富着急,寇扪才开口道,“既然你人不是你杀的,那你把你回家后发生的所有事一一说出,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杨宝富这才把他回家后的所有行为一一交待。

寇扪拧着眉头,“你是说,你爸杨大广明知道那份转让协议没有法律效力,却仍然接受街道办宋伟国的照顾?”

“对!我爸那个人平日里看着老实,心眼才多呢!他这是不想给我增加负担,才说要把房子转让给街道办的人,但其实一早就打听好了,他办的那个转让协议没有法律效力的,就算宋伟国打官司也打不赢的。”杨宝富浑不在意的说着。

他父亲那个看着老实,年轻时候坏事可没少干,后来他妈没了,他一个人带孩子不好过,这才消挺下来好好的赚钱过日子,但是喝多了的时候没少和他吹嘘他以前的事迹。他小时候不懂事,他爸说的事他都信以为真,并且以他爸爸为榜样,要不他也不能长成这样不是!

“警察同志,我该交待的都交待了,我是真的没杀人,应该可以走了吧!”

“走什么走,你以为就凭你几句白话就能洗脱嫌疑了?在这好好待着吧!”

寇扪挥挥手,杨宝富就被带下去拘留二十四小时去了。

“老大你真是信他不是凶手啊!”王明原本还想多问几句,看还能不能诈出来什么来,结果老大挥挥让,就让人把杨宝富带走了。

“他没有说谎。”

“那凶手是谁?”

“你找人查一下那份转让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力,顺便查一下杨大广具体找谁咨询的这件事情。”

“你是说宋伟国在知道那份协议是杨大广坑他的,然后激情杀人?”王明不禁猜测着。

寇扪点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

“你怎么看?”寇扪看向从观察室出来的慕容懿,问道。

“死者的头颅左后侧的确有一个伤口形状与他家的茶几的角相吻合,但是脑后侧的伤也有生活反应,两处受伤时间间隔太近,所以没有什么指向性。你们还是要找其他的证据。”慕容懿道。

“间隔近?”寇扪像是想到了什么,“那是不是说明,如果真的有第三人的话,那么这个第三人其实听到了他们父子的对话,所以在杨宝富走了之后,杀了杨大广?”

想通了一切,寇扪看向慕容懿,笑着道,“走吧!抓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