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互相伤害的战友情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254字
  • 2021-01-24 13:39:34

当粟问与寇扪到达刑警大队的时候,慕容懿正叨着块煎饼果子啃着,见这二人携手并进的,眼光闪了闪,又哼了声,转头不再搭理。

对于慕容懿一大早的发神经,寇扪已经见怪不怪了。径直绕过他后,转头问向李飞,

“尸源确定了么?”

“还没有,但我们昨天调取秀山盘山道出口的监控视频时,曾发现一辆SUV车型的日产车出了车祸,但是这辆车从龙海度假山庄出来时却是完好无损的。”

李飞将有关车辆的信息递给寇扪。

雷克萨斯570?

“车主呢?”

“查过了,是套牌。**-7441X应该是一辆出租车的车牌。所以,我们没有办法核实到车主信息。”李飞一脸无奈。

寇扪沉吟,“既然是从龙海度假山庄出来的,那山庄很可能会拍到车主,你和慕容随我去秀山查探。”

“另外昨天粟粟在死者的耳朵里找到一枚车灯碎片,很有可能就是运尸车辆掉落下来的!孟逸,你根据碎片的大小以及车型,查一查本市的修车行,一定要找到涉案车辆!行动!”

“是!”

“那寇大哥,需要我做点什么呢?”

孙青穿着剪裁得体、样式清凉的渐变绿的长裙,两脚呈前后芭蕾式站立,端着肩膀,双手交握在小腹,面带微笑,一副淑女期艾艾的模样,期待的望向寇扪。

她知道组里又有了新案子,而作为刑警队长的寇扪一定会争取在第一时间查清案情,提高办案效率的。

所以她特意起了个大早,推了好友的周末聚会,来组里加班,就是为了能与寇扪一起出现场。

“你?”

寇扪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何会在周末看见孙青在办公室。

“大家都出现场了,你便在办公室值班接线,做好后勤工作。”

其实孙青是省委秘书长的女儿,平时做事却惯会拈轻怕重的。

但上面交待了她只是过来实习的,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要不影响到办案,大家对她也多是包容。

不过她既然问了,他也不好不答,便随便扯了个任务。

“一定完成任务!”孙青用她最清亮的嗓音回了寇扪。

寇大哥交待她要做好后勤工作!她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孙青心里喜滋滋的,丝毫没有发觉这本就是她平日里常做的工作。

那边粟问手里拿了一份报告,敲了敲刑侦组的门。

“报告出来了。你们要出现场?”

粟问刚整理好尸检报告,便见寇扪几人急匆匆的要出去。

寇扪接过尸检报告,翻看了一下,见上面许多都是专业上的用词,又塞回了粟问手中,“走吧!路上说!”

“咱们刑侦组是没人了么!真是什么案子都得法医帮忙破案!我就不明白了,没了法医咱们就破不了案了么?!”

目睹一切的孙青气得直跺脚,摔了手中的记录表。

那个粟问一定是来克她的!

她化了最精致的妆容,穿了最漂亮的衣服,推掉了最盛大的聚会,就为了能给寇扪一个好的印象,结果都不如粟问一句:“尸检结果出来了”!

她好气哦!

孟逸被突如其来的摔打声吓了一跳,不过早知道孙青是个什么样的人,便当作没看见,继续手头的工作。

“怎么才出来啊!”

慕容懿见寇扪通知他出现场,自己不见人影,徒留他在大太阳底下晒着,抱怨道。

“给孙青安排点事儿。”

“孙青?”

慕容懿皱眉回想,他不记得刚刚有在办公室看到她啊!哪冒出来的?

随即又想到他恍惚山看到一抹翠绿飘过,不禁问道,

“就那个穿得跟颗上海青的那个?”

“噗!”

粟问一时没控制住,直接笑出了声来。

不过慕容懿这词实在太过于形象了!

“上海青?”寇扪一时没反应过来,“嗯,就是她!”

瞥见粟问笑得很开心,他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他才不会说,其实他想说的是葱芯绿来着。

粟问好像有些变了,比第一次见的时候多了一些“人味”。

起码不再是从前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会笑,也会哭,多了些许属于人类正常的情绪。

他喜欢现在的粟问。

便也这般纵着她。

瞥见寇扪嘴角宠溺的笑容后,慕容懿酸得一身鸡皮疙瘩。

“我说老寇,你那嘴角都快歪到马路对面去了!小心交警记你个占道行驶!你们俩人也太腻歪了!狗粮不要钱是么!”

慕容懿斜了一眼寇扪,吐槽着他的表情。

虽然慕容懿吐槽,但寇扪却毫不在意,反而反唇相讥,道,

“单身狗不吃狗粮,吃什么?西北风么?只是现在的季节,怕是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够了!你够够的了!有你这样的么!还有没有一点同事情,战友爱了!”慕容懿怒目而视。

“对不起,已经退役了,哪来得战友呢?”寇扪补刀。

“哎,你们?”粟问刚想问他们是不是认识,忽尔就笑了出来。

笑自己傻了。

战友情……

显然寇扪与慕容懿是服同种兵役的。

是了,别看慕容懿平时一副吃货加二货的形象,那应该是他保护色吧!

或者说,吃货是真,至于二货,却当不得真了。毕竟如果是与寇扪一样从特种部队出来的人有几个是傻的呢!

每个人都有秘密,粟问也不打算深问。

只是粟问虽然不想说破,但架不住有人“入戏太深”,自己问了出来。

“小粟问刚刚你想问什么?”

慕容懿眨眨眼睛,戏精一样的卖着萌。

撇去他的年龄不说,他那一张娃娃脸做起表情来,倒是有几分忽悠人的功力。

只是粟问不是一个轻易便被外表迷惑的人,慕容懿萌到的,自始至终只有他自己罢了。

粟问轻咳了一声,方道,“我想说,你最近是不是看了很多书?”

“这都被你发现了!难道我的知识已经太多,溢出来了?”慕容懿上下挑着眉毛,一脸的得瑟。

“粟粟的意思是说,你大概言情小说看多了,八卦的目光都变得敏锐了。”寇扪神补刀。

“老寇,我们十年的战友情啊!难道真的到了只能用来互相伤害的地步了么!”

慕容懿皱紧眉头,夸张的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还不错,演技有所提升了!”寇扪化身寇小刀,继续补着刀。

“靠!绝交!必须绝交!”慕容懿收起受伤的表情,一脸愤怒。

寇扪不理会慕容懿,反而转头跟粟问说话,

“晚上吃烤羊腿怎么样?东来顺的烤羊腿挺正宗的。”

粟问憋着笑意应着,“好!”

“……”

“我也去!”

慕容懿忍无可忍,终于没忍住,在美食与面子中毅然的选择了美食。

“你不是要绝交?”寇扪挑眉。

“吃完再说!”

寇扪与粟问相视一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