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1982字
  • 2021-01-23 14:03:43

忽然,粟问猛吸一口气,从床上惊坐起,像是溺水的人重新呼吸到空气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没事吧!”

寇扪身子前倾,左手一下一下的轻抚着粟问的后背。

良久,粟问终于喘匀了气。

扫了眼自己所处的环境后,粟问忽然抬头直视着寇扪的眼睛。

见那双幽深如墨般的瞳仁里,交织着复杂的光芒。粟问的眼光微闪,

“你,都知道了吧!”

“如果你指的是做噩梦的话,是的。”寇扪如实的承认。

“怕了么?”

“有一点……”

惊讶,但不至于害怕。

“呵!”

还不等寇扪说些什么,粟问就嗤笑出声,打断了寇扪想要解释的话。粟问收敛起所有的表情,面色平静的淡淡开口。

“我该回去了。不管怎样,今天都谢谢你!”

粟问挣扎着起身,却被寇扪双手按住肩膀,按回了床上。

“一个人背负那样沉重的秘密,不累么?时常会经历那种痛苦和无助,不辛苦么?”

寇扪低沉的嗓音响起,直接戳粟问的命门。

“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你又有何干?”

粟问双眸微瞪,回视着寇扪的眼神,抗拒中带着倔强。

“与我何干?呵!”

寇扪自嘲的笑了笑。随即目光坚定的看着粟问的双眸,右手托着她的后颈,左手按向她的后背,低头吻住了那张淡粉中微微发白的唇。

他原本是不懂情爱的,但是自从第一次见到粟问时,他就有种直觉:这便是能陪他一辈子的人。

但是母胎即SOLO的人,不知道怎么追求自己心爱的女孩,总觉得自己对她好一些,再好一些,她终究会感觉得到。

但是他却忽略了人对于感情的回馈反应是不同的。

或许慕容懿说得对,他对于粟问的确是太过于“温柔”一些了。“温柔”得,让感情迟钝的粟问感知不到他的心意。

这不是他想要的!

当粟问发烧时,他便急得不得了,看见她那样痛苦却强忍住,一个人默默承受的时候,他心疼。

他不想再慢慢的去融化粟问胸中那早已冻结的“冰”。

于是,他决定强势的闯入粟问的生活,烙印入她的心。

这样,才不负他“猎豹”的性格。

不负深情。

“唔……”

粟问被寇扪突然的吻吓到了,呆愣片刻,待反应过来后便捶打着寇扪的胸膛。

然而她刚刚经历一场噩梦,才退了烧,根本就提不起劲来。那捶打的力度仿佛是在隔靴搔痒,毫无用处。

渐渐的,粟问像是被抽干了力气的娃娃一样,只能依靠着后背的支撑才不至于滑倒。

良久,在她感觉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寇扪放开了她的唇,紧紧的拥着她,下巴抵在她的头上,低沉而坚定的道,

“以后的日子,就由我来照顾你,所以,不要再说‘你与我何干’。”

忽然听见寇扪深情的告白,粟问不敢相信的抬起头,就那么看着寇扪,从眼睛,直到嘴角。

她粉嫩晶莹的嘴巴微张,想要再说拒绝的话,却因为想说的太多而哽在了喉咙里。

“你既然不拒绝,那便是默认了!以后的日子,是风是雨,都有我陪着你!”

寇扪直接便将话说死了,丝毫不给粟问任何反悔的机会。

粟问轻呷口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良久,终于说出了内心中的忧虑。

“你,会后悔的……”

粟问眼神轻瞟向旁边,没有再直视寇扪的眼睛。

应该说,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神。

因为只要寇扪一个飘忽的眼神,她都会如坠冰窖之中。

没有人不渴望被爱。

她也一样。

寇扪双手托着粟问的脸颊,将她的脸转向自己,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寇扪,既然说了爱,那便是一辈子,这不仅是来自一个军人的承诺,也是我对于你的承诺。只你要一直在,我便一直爱!”

粟问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失声哭了起来。

豆大的泪滴,颗颗砸在被子上。

寇扪有一瞬的慌乱。他亲吻着粟问的脸颊,吻干她的泪痕。

良久,粟问终于平静了下来。

寇扪食指轻点着粟问的额头,

“怎么一下变成爱哭精了!以后可不兴这样!你要一直开开心心的!”

他话语宠溺,像是在哄岁半的孩子一样。

“要你管!”

粟问有些羞恼的捶打了一下寇扪的胸膛,惹得寇扪“哈哈”直笑,带动着胸腔震动着,震酥了粟问的身体,震化了她那颗早已冰封的内心。

寇扪见粟问像驼鸟一样将头都埋进自己怀里,便收起放肆的笑容,揉了把她头顶细软的发,道,

“我煮了白粥,吃点东西吧!”

“好!”

不知道是因为知道有人守着自己,还是心理没有了那么大的压力,这是第一次,粟问在没有吃药的情况下,没有再做噩梦,一直睡到天大亮。

翌日是周六,本应该是休假的日子,但是为了能尽快破案,粟问还是坚持起床上班。

“你真的不要休息一天?尸检报告有慕容做就行了。”看着粟问略显苍白的脸色,寇扪劝说道。

“不必了,已经没有大碍了。这种事情从前也经历过,待案子破了就好了。”粟问咬着三明治,含糊糊的说着。

“有去医院看过么?虽然你的情况有些特殊,但还是建议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在市医院有熟人,如果你不想被外人知道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的。”

寇扪没有因为这是粟问的秘密而避讳不谈。

在他看来,这于她就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起因不明,发作原因不能确定,结果也不明确。如果能进行系统的检查,或许可以检查出病因?

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她安好。

“再说吧!”粟问神色淡淡,温和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抗拒。

寇扪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但他心里却已经打定主意,等空闲的时候一定要去市医院找那个医生了解一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