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殡仪馆里的纠纷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113字
  • 2021-01-18 12:13:49

笙歌散尽后,各人各自回了各家。

深夜的东坪山庄仍有许多亮着灯的温暖。

在小区B栋的一个住户内,寇扪手中拎着一个透明的袋子,在书房中的书架上按了一个按钮,书架瞬间从中间向两边移开,露出了一个大约六平米大小的暗室。

在暗室是墙上,是一个木质的黑板,黑板上挂满了或是人或是物错综交杂的各样的照片。

这些照片最终,都指向黑板中间中间一张十五六岁笑得灿烂的女高中生的黑白照片上。

寇扪将那透明袋子里的东西拿出,赫然是红星水库女尸一案案发现场的那本童话故事书。

这书,也是黑三向寇扪请求返还的。

只是如今,却落在了寇扪的手里。

寇扪将那童话书与黑板照片上的一张带有血迹的照片进行比对。

良久,手指握成铁拳,咯吱作响。

与此同时,在青江江滨的一处废弃的化工厂的地下室内,一个身着黑色连帽外套,看不清脸的人站在一个巨大的白板前,那白板上贴满了照片。

不同与寇扪书房中的照片墙,这里的照片全部是人的黑白照片。大约有七八个左右。

其中有一张照片上还用红笔打着叉叉。

“下一个会是谁呢?呵!”黑衣人的手指在各个照片上流连。

夜色匆匆,黑衣人消失在如墨般的夜色中。

经过红星水库女尸一案于丽的死亡真相,粟问似乎明白了,自己在接触过枉死之人后,是否会做梦,以及梦中所经历过的情景,似乎与死者的切身经历有关,并且是死者主观的经历。

粟问不知道这种想法是否正确,她也没有办法来验证。

就像她在上大学之前,从来不相信奶奶口中所讲的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但随着她后来的经历,虽然还是不能认同,却也没有找到一个稍微合理一点的解释。

或者,人的磁场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去,都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

粟问无从得知。

但这并不能阻碍她想要查明真相的决心。

她相信,百因必有果,谁是谁的报应还不一定呢!

连日来的酷暑,让这个城市的人们感觉自己像是即将渴死在陆地上的鱼。沉闷而令人窒息。

在闷热的盛夏里,人心也变得浮躁了。

刑侦室的接线电话毫无人性的喧嚣着。

‘喂,江城市刑警大队。’

‘嗯!’

‘您的地址。’

‘好的!’

‘请您原地耐心等待,马上会有警员过去处理!’

“寇队!殡仪馆来电话,死者家属对于殡仪馆的操作有争议,非说遗体火化时听见了老爷子的呼叫救命的声音,是殡仪馆把他家老爷子给烧死了!现在家属把殡仪馆围了,人都快打起来了!影响不小!”

李飞挂断电话,高声呼唤着寇扪。

“你,叫上孟逸跟我走!另外去法医室叫上粟问,她曾经在那工作过,对于那的工作流程比较熟悉!”

寇扪急匆匆的往外走。

当几人赶到时,殡仪馆内遗体告别厅挤满了往生者的家属。(往生者在殡仪馆的叫法,其实就是逝者。)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遗体告别厅有一条专属的通道,可直达“升天殿”,也说是传说中的焚化间。

谭馆长的人见粟问也跟着来了,只顾得跟粟问点点头,便连忙上前与寇扪述说目前的情形。

粟问见负责接运的小王也在,便上前问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

小王皱着脸一拍腿,长叹道,“哎!别提了!”

“是昨天晚上送来的特号。医院开的死亡证明上写的是:因喝酒导致的脑干出血,抢救无效死亡。这不,儿女孝心,晚上就送来了馆里,还加了特号,非要今天早上八点火化。”

“早上刘师傅化完妆后,就将往生者推进了告别大厅。你说这妆也化了,遗体告别仪式也办完了,谁知这即将升天的时候却出了岔子!”

“往生者的家属声称,在做完遗体告别后将尸体运往焚化间火化的时候,忽然听见焚化间传来好几声呼叫,便认定是往生者当时并没有真的死亡。往生者的妻儿便要冲进去将往生者拉回来。”

“但那焚化炉的柴油,七八百度的高温啊!哪能轻易让人进哪!于是我就和火工小杨阻拦往生者家属,结果他们就认定了往生者是被馆里烧死的!非要馆里负责任!你说说,这都什么事儿啊!”

小王一脸的无奈。

其实小王说的也没有错。

关于殡仪馆,外面流传很多故事。比如在停尸间看见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走来走去,逝者忽然睁眼,在焚化炉里大声喊「救命」。

事实上,遗体整容师在给逝者穿衣化妆时,逝者如果忽然腰部弯一下,腿跳一下,这些都属于正常的死亡现象——一种肌肉静电反应。

但也确实发生过活人被医院送来后,人在进焚化炉前睁眼的。

焚化炉烧柴油,温度七八百度,只要进去,人就怎么也救不回来了。

听一个前线的火工说,真的有活人被推进过焚化炉的。人在里面没怎么喊,就嗷嗷叫了两声,因为声带在一瞬间内就会被完全烧断。

但是就目前这种情形,怕不是活人真的被推进去的那种情况。

稍微懂得一点医疗常识的人都知道,脑干出血,人基本没救了,即便是住在重症监护室里,也不过是白白的往医院扔钱而已。并且是大把大把的扔钱。

而且医院已经开具了死亡证明,就算是追究责任,那也是医院的责任。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人是活着的时候被推进焚化间的,那个时候就算是人进去把往生者拉出来了,那也是活不成的了。

依照粟问来看,这家人很可能是在讹人。

在知晓了情况后,粟问便前去遗体告别厅。

大厅里人很多,也很杂。

能够看出,这其中有原本并未来参加葬礼的人。因为他们的着装花哨,眼中也并无悲伤,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参加遗体告别的。

除非他与这家人有仇。

看到这里,粟问笑了。

她见过不少医闹,倒是没有见过丧闹。

闹人葬礼,这是收了人家多少钱?!

不过这死者家属也够可以的了!竟然花钱雇人破坏自家老爷子的葬礼!

就是不知道九泉之下的老爷子会不会气得给他们托梦就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