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尘埃落定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216字
  • 2021-03-25 20:30:07

对于寇扪等人的出现,似乎出乎何然意料之外。

“你们今天上午不是才放出我老公的么?怎么,是保释金交得少了?”

何然的太太宋鑫穿着宽松的睡裙从卧室走了出来,在她的怀中,是一个未满月的婴儿。

“抱歉何太太,我们是根据程序执法的,如果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随便抓人!”

寇扪说着,便挥了挥手,孟逸等人将何然带走。

技术科的人也在何然书房的书本后面找到了剩余的氟硝西泮,俗名‘蓝精灵’,也叫‘听话水’。

再一次坐在审讯室内,何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审问最开始时的温和,也不是后来面对媳妇时的怂包,而是面无表情的面对寇扪。

“寇队长又把我抓来是什么意思?都说可一不可再。如果这次还是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会对你们对我名声造成的影响提起诉讼的!”

寇扪冷眼瞟了何然一眼,“何副放心,不会给你那上机会的!”

“上次何副校长说,你在与于丽是纯粹的艺术上关系,那你说说,为何你会在给于丽的水中加了氟硝西泮,也就是传说中的‘听话水’?”

寇扪的眼睛微眯,目光紧紧锁住何。

因为之前黑三的口供,他发觉了异常。

当人在面对死亡威胁时,出于本能的生理反应,会不自觉的去拼命反抗。

所以当于丽睡着时,在突然被人勒住的情况下,根本不是只留下几道指甲抓痕这么简单。

所以,寇扪怀疑,于丽在死亡之前,曾被人下了药,失去了意识。

而一个连死的都不怕,或者说,一个一心想死的人,连杀人都承认了,为什么不承认自己下了药呢?

原因只有一个——药不是他下的。

孟逸查了何然近期的消费记录,通过快递记录逐层排查,成功的摸到一个倒卖‘听话水’、‘巧克力’、‘曲奇’等毒品的人身上。

而这个倒卖毒品的人,刚好是缉毒科那边跟踪许久,前天刚刚抓捕到时案的罪犯。

警方也因此确定了何然“强奸未遂”以及购买毒品等罪行。

当寇扪将搜寻到的‘听话水’放在何然的面前时,何然面如死灰。

何然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道,

“我真是低估了你们警方的实力啊!我认栽了!但是我顶多算是强奸未遂,我对于丽没有作出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你们也判不了我多久!”

此时的何然已经全然撕下了伪善的面孔。

“我们警方办案只是将你的犯罪过程以及证据提交给检查院,由法院会做出最后的判决。至于你要服刑多久,不在我们管辖范围内。”

寇扪瞟了眼监控摄像头的方向,道,

“但我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你有一个那么漂亮又爱你、处处维护你的老婆,为什么还要迷晕于丽企图强奸呢?”

“呵!爱我?她爱的只有她自己!我们结婚七年了!自从她怀孕以后,天天不让我碰。但她家有权有势,我一个草根出身的,不但惹不起,还得将她贡起来!她一直享受着我的爱护,摆布着我的人生!”

“是!我的确是因为她家的缘故才爬上了这个位子。但当我想要更进一步时,她爸却瞧不起我!她的家人从一开始就没瞧得上我!我们恩爱?那都是摆出来骗她的!”

此时的何然脸上不见了平日的儒雅,眼中尽是憎恶和厌烦。

坚持跟来警局的宋鑫,此时在监控室中早已泪流满面。

她一直沉溺于何然为她编织的“幸福生活”里,就算梦中惊醒时,发现他放开的手,她也只当他的累了。

为了弥补心中的不安,她才会反复的跟何然确定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只有确定了他的爱,她才有勇气继续和他走下去。

要知道,因为何然,她几乎已经众叛亲离了。

七年啊!整整七年!

没想到她全心全意甚至违背父母心意的付出,到头来居然得到的这样的一个结果。

她苦心得到的蜜糖,原来中间包裹着砒霜!

宋鑫彻底崩溃。

至于何然入狱后何家怎样的鸡飞狗跳,都与刑侦组无关了。

此时寇扪、慕容懿等人正坐在城东来福老菜馆的包厢里。

餐桌上,正在慕容懿心心念念已久的酸菜鱼。

“真没想到,何然平日里一副温文尔雅、对老婆无微不至照顾的模样,居然是演出来的!这人啊!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慕容懿边吃,边感慨着。

“哎!老寇你说,那宋鑫真就一点没发现么?”

“同床共枕了七年,怎么可能没发觉一点异常。不然她也不会对何然的掌控越来越严格。”

一边跟着抢食的李飞在夹菜之余插了句。

“啧啧啧!演了七年!这何然难道一点真心都没传出么?”

“真心肯定是有的,女人对于感情大多是敏感的,不然怎么可能得到宋鑫的倾心相对?不过他说宋鑫爱的是自己,其实他爱的也不是别人啊。这大概就是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便觉得他人也如此吧!”粟问感慨。

寇扪闻言深深地看了一眼粟问,却被慕容懿抓住。

慕容懿也不急着吃了,放下筷子,瞄了一眼粟问后,嘴边勾起一丝坏笑,

“我说老寇,你是不是还有问题没交待清楚啊?”

寇扪被慕容懿问的微微一愣,“我有什么问题?”

“你的问题~就是你什么时候和小粟问成俩口子的啊!”

“噗!”

慕容懿的一句许,引得在场的众人集体喷饭。

寇扪被慕容懿问的一噎,随后佯装淡定的道,

“都说过了,办案需要。再说,我们那时说是的男女朋友关系,可不是什么小俩口!”

寇扪这话越描越黑。众人俱是一脸的不信。

“哦~”

慕容懿坏笑着,故意拉着长音。

寇扪瞥见粟问因为吃辣面色微红而不自知,他对于刚刚粟问的那句话抱的怀疑。但又怕慕容懿说出什么更劲爆的话来,于是立刻夹起一起窝窝头塞住了他的嘴。

“哦什么哦!吃也堵不住你的嘴!你再问下去,酸菜鱼可就要被李飞吃光了!”

果然,慕容懿一听到酸菜鱼要没了,立刻把八卦精神丢到九霄云外,专心开始吃起来。

笑话!八卦又不能当饭吃!

如若寇扪真有意粟问,按照他那盯死了就不放心的性格,铁定是会把人追到手的!他到时只管包红包就是了!八卦那么些干嘛!

众人见没了起头八卦的人,便一个个低头加入了抢食行列。

什么?你立他们为什么不自己问?

笑话!他们皮又不痒!

只是这一顿饭,终因慕容懿的一句话,大家心思各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