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没有目击的证人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090字
  • 2021-01-12 13:59:00

“你应该问,于丽为什么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做画!找到为于丽画画的人,或许就能找到真相!”

粟问撩开铺在桌子上的毛毯,在桌子底下,发现一个大约三十五六码的脚印。

寇扪蹲下仔细查看,“凶手留下的?”

“不像,按这个脚印来计算,这个人身高大约在一米五五到一米六之间,而且身材偏瘦。如果作为凶手的话,委实有点矮了。”

粟问走到画架前,忽然目光一顿,落在架子旁边的一本童话书上。

这是一本发行于十五年前的国产童话。开篇的第一个故事,是外婆桥。

粟问合上书,翻过来才发现,书的后面染上了暗红色的染料。

她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沾了沾,轻轻捻了捻。

嗯?

粟问眉头微皱。

将手指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

是血迹?

不过不是人血,反而像是鸡血。

寇扪看了看粟问手里的童话书,“新发现?”

粟问摇了摇头,

“不是人血,回去检测一下吧!”

“哦,还有这个调色板。剩下的就交给技术科的人吧!”

寇扪点点头。

“老大,外面有个学生一直往这边看,我把人给带过来了!”

在李飞身后,是一个穿着校服,梳着齐耳短发的女学生。

“媛媛?你怎么在这里!”

等候在画室外面的孙大江一回头就看在自己的女儿孙媛站在一个警察身后看着自己。

寇扪挑眉,“你女儿?”

“是啊!我女儿孙媛,小名媛媛。”

寇扪招了招手,让孙媛过来。

“你叫孙媛?现在是上课时间吧!你来这里做什么?”

孙媛觑了眼孙大江,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嘿!你这个孩子!警察叔叔问你话呢!快说!你来这干嘛来了!”孙大江拉长着脸,面容严肃的质问着孙媛。

孙媛被孙大江骂着低头不语,只是挺直的脊背表明了她内心的叛逆情绪。

寇扪挥挥手,让人将孙大江带下去。于是走到时孙媛的面前,轻声问道,

“现在可以告诉哥哥了么?”

孙媛抬头看了看寇扪,方道,“我来找东西的。”

“找什么东西?说出来,我帮你找。”

孙媛瘪了瘪嘴,“找我爸。”

“……”

“听同学说,你们抓了一个人,他们描述的样子,跟我爸很像。我才过来看一看的。”

“……”

慕容懿真想呵呵了!

他不能反驳孙大江不是个东西,又不说出来他是个什么东西。只得无奈的去了孙大江那边。

粟问见状,便换上曾经上殡仪馆服务时标准的微笑,上前问道,

“孙媛同学,听说你最近经常来旧校区这边,是有什么事情么?”

“我……”

“来找于丽老师?”

“是!”孙媛点点头,“她知道我喜欢画画,所以每周二、周五午休的时候便在这里教我。可是……”

孙媛的话顿了顿,当她抬起头看到粟问带笑的眼神时,继续说了下去,

“上周五,于老师教我油彩的基本色彩搭配之后,就让我自己练习,便有事离开了。”

“那天我画了很久,忽然听到上课的铃声,便匆匆收拾画具,跑回教室上课。直到下课,我才发现爸爸给我买的手表不见了。”

“因为那天是第一次画彩绘,我怕弄脏了手表,便解下来,挂在画架上了。于是我就趁着下课的时候去找。当我拿到手表时,刚好听见于老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便躲进了桌子底下准备吓一吓她。可是……”

“可是你发现来人不止是于丽,还有其他人,是么?”粟问循循善诱的问道。

“是的!”孙媛点点头,脸色有一丝羞赧。

“就在我刚想出去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从他们谈话的内容来猜,他正在以于老师为模特画一幅……一幅画。”

“我怕出去会打扰到他们创作,就一直躲在桌子底下没出来。后来便睡着了。”

“那你是何时出来的呢?可有看见什么异常?”粟问追问。

“后来我是被一个人的叫骂声吵醒的。有个男人一直骂什么‘婊子,不要脸!杀了你!’之类的。我因为害怕,就一直躲在桌子下面。直到那个男人离开,我才敢跑出去。”

孙媛的眼圈泛红,脸上泛起苍白的神色。

“你看到了那个人的脸么?”寇扪出声问道。

“没有!”

“那你可听得出来,前后两个男声可是一个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呜呜呜呜~”

孙媛的情绪有些崩溃。

粟问上前环抱着她的肩膀,轻抚着她的后背。

半晌,孙媛扬起挂满泪痕的小脸,抽噎的问道,“于老师,于老师她是不是死了?”

粟问没有说话,只是掏出一片纸巾,递给了她。

技术科的人采集了孙媛的鞋印,回去做比对。

粟问等人临走时,孙媛忽然叫住了她。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杀害于老师的凶手!”

粟问重重的点点头,“抓住凶手是我们的责任!”

“所以我们又白干了?”慕容懿摊开双手,嘴角抽了抽。

“也不算白干,起码排除了孙大江的嫌疑。”

寇扪刚想抽根烟缓解一下心情,瞄了眼粟问后,又默默的把烟收了起来。

“先找到那个画画之人吧!盛高中学不是专门的艺校,会作画的人,应该不多。”

寇扪等人很快就锁定了盛高中学的副校长何然。

那是一个长相温文尔雅,年龄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与众不同的是,他没有同龄人标志性的大肚腩,而是身材匀称,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儒雅的气质。

“啧啧啧!长得倒人模狗样的!”

在监控室里看到这一幕,慕容懿忍不住撇撇嘴。

“我承认我在为于丽老师画画,但我只当她是我的模特,我们之间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并没有任何私情。”

何然双手交握,丝毫没有因为手铐而损了周身的气质。

“纯洁男女关系?既然是纯洁的关系,还脱人衣服干嘛啊!”李飞斥道。

“我们是为了艺术!艺术你懂么?”

何然瞟了一眼因为查案没来得及整理自己而胡子拉碴的李飞,哼声道。

“你!”

李飞刚想要呵斥,被寇扪拉了一把,气愤愤的坐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