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化身粟忽悠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078字
  • 2021-01-10 14:43:27

这是位于江城城西部下城区的一个老旧的小区——河湾小区。

这个小区是六七十年代建设的,小区内大多数还是老旧的筒子楼,最高不超过四层,已经划入江城旧小区改造范围。

住在这里的人除了年老走不动的,大多是贪图便宜租住的外乡进城务工的农民,以及穷人。

这里的环境并不好,时常听见鸡飞狗跳的声音。

楼道里堆满了各种农村用来腌咸菜之类的大缸或是其他杂物,使得原本就逼仄的环境更加狭小。

来到黑三租住的地下室,寇扪敲响了房门。

“叩叩叩~叩叩叩~”

没人?

寇扪与粟问对视一眼。

“哎!你们大白天的,敲什么哪!”

一个穿着大红印花婆婆衫的中年妇女双手插腰,站在一楼通往地下室的台阶上,朝粟问二人喊着。

“大妈,你知道这户住的人么?”

寇扪尽量使自己的面色温和,上前询问道。

“叫谁大妈呢!谁是你大妈!”中年妇女猛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哎……”寇扪还想说什么,却被粟问拉了一把。

“这位姐姐,我男朋友不会说话,您别理他!”粟问扬起一个标准的笑容。

“啧啧啧,人长得不错,可惜不太会说话!”中年妇女看着寇扪啧啧两声。

“姐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这人就这样,用网络上的话来说,他这种人就叫什么……”

“直男,钢铁直男!”

“对对对,姐姐您连这都知道啊!看您的样子,今年有四十了么?”粟问依然是标准的微笑。

“哎呀!大姐我今年都六十三了!”中年妇女“矫揉造作”的笑着。

“那还真看不出来啊!”粟问赔着笑脸,忽然话锋一转,“对了姐姐,您是这的住户吧!”

“是啊!我在这住了二十几年了,我跟你说,这周围就没有我不认识的!”

“哦?是嘛!那姐姐我能跟您打听个人么?”粟问一脸期翼的望着那中年妇女。

不知道是被粟问捧的心情不错还是什么,中年妇女拉着粟问的手道,

“来来来,坐家里说。”

粟问回头与寇扪交换了一下眼神,就笑着进了中年妇女的家中。

“你们要问的人,是黑三吧!”中年妇女一坐下,便问出了之前寇扪想问的问题。

“是的,姐姐。我和我男朋友想开家餐饮,听说他是弄鱼的,肉质不错,还便宜,就来打听打听。”粟问顺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要是别人这样问,我肯定不说,但我一看你就喜欢,告诉你也无妨。”

中年妇女拉着粟问的手,继续道,

“这个黑三从哪来的没人知道,不过听口音倒像是陕西一带的,谁知道呢!他平时为人低调,对谁都和气。偶尔遇到小区里的孩子,还会给把糖块、瓜籽之类的,总之就是老好人,也不和谁来往。”

“那他就一个人生活?他没有老婆么?”粟问面露疑惑。

“没有!”妇女摇摇头,

“打从他来到这儿,就一直是一个人。不过听别人说,有一次他在水库里救了一个男孩,那人家请他去吃酒,黑三喝多了,曾经说过他有过一个女朋友,后来死了。至于怎么死的他没说,不过听那家人说他当时的表情挺吓人的。”

粟问:“水库?”

“对呀!红星水库。就是他拉鱼的那个地方。”

“不过呀,依着姐姐过来人的眼光来看,这个黑三肯定有问题!”中年妇女微眯着眼睛,说得信誓旦旦。

“哦?有什么问题?”粟问追问。

“姐姐退休之前是在街道办工作的,也算是阅人无数。这个黑三三十好几不找老婆,一个人独来独往的,要不是有毛病,就一定是有秘密!”妇女一脸的自信模样。

粟问笑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断定他有问题吧!”

中年妇女忽然压低声音,

“我跟你说!有一次我回家,刚好看见他家门没锁,就好心上去看看。他家里呀,到处黑洞洞的,我隐约看到他睡的床上有个人影!不过没太看清长什么样。”

中年妇女说的言之凿凿,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他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把我推出了屋子,‘啪’的关了门。所以,他肯定有问题!”

粟问与寇扪对视一下,

“今天真的谢谢姐姐了,那我们再看看别家送鱼的吧!”

说完,二人便起身告辞。

出了小区,寇扪忍不住轻笑出声。

“看不出来,粟粟这么高冷的法医,居然还会说谎话套路别人。啧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粟问却是一脸清冷的表情,淡淡的开口,

“殡仪馆待久了,总会遇到些难缠的客户,生存而已。有些事不是不会,而是不想做罢了!”

粟问对此不想多说,便转移了话题。

“不过今天没有见到本人,接下来怎么办?”

寇扪从口袋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烟,瞥见粟问微微皱眉,便放在手中转了个圈后夹在指尖。

正想着,慕容懿就来了电话。

‘老寇,快来盛高中学!有重大发现!’

寇扪收起烟,对着粟问招手,

“走吧,我亲爱的女朋友!”

当寇扪与粟问赶到盛高时,李飞正在大门口等着。

寇扪见李飞居然出现在学校门口,不禁问道,

“我不是让你去查李涛了么?什么情况?”

“我查了李涛,虽然他与他的妻子不像别人说的那样感情好,但是与死者于丽却并无交集,而且案发时他去了外地送货,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据,可以排除嫌疑。”

“嗯!去慕容那看看吧!”

此时的慕容懿与孟逸二人正在盛高中学旧校区的一个废弃的美术教室中,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被强行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

此男子,正是本案的嫌疑人孙大江。

“警官,我就是过来看看我的女儿,你们铐我做什么呢?”

“谁让你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这里!喊你,你还跑,不铐你铐谁!”

慕容懿随意拉了一张椅子,斜靠着倚背,环抱着肩膀,翘着二郎腿,

“说说吧,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来干什么的?”

慕容懿质问着被铐住的孙大江。

那一副审讯的样子,倒是颇有寇扪的风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