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三个嫌疑人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087字
  • 2021-03-25 20:25:54

“不是一周前抛尸的?那他是如何做到的?”寇扪面色严肃,目带询问的望着粟问。

想起今天自己再次复检尸体的情况,粟问沉吟半晌,方道,

“我曾经仔细检查过尸体,死者的鼻咽等粘膜部位中并未发现蝇的幼虫或是虫卵,证明死者死后是被放置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不与空气接触。红星水库是前天夜里开匣放水,而根据死者死亡的时间来看,抛尸时间应该是一周前到前天泄洪之前的这段时间。”

“时间范围这么大?”寇扪眉头紧拧。

“排除掉16、17、18以及23号,也就是前天,那就是19到22号之间的这段时间了!你们重点查一下这段时间出入过水库的人,要满足抛尸条件,肯定的是运输工具的。”

“你是不是有了什么猜想?你怀疑……?”寇扪瞳孔紧缩,而后面容一肃,

“我明白了!”

粟问面色微敛,“先查了再说,记住,是所有人员车辆的出入记录!”

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粟问收拾好资料,便准备离开。

路过刑侦组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大开着。

白日不见人影的慕容懿,此时正捧着餐盒大快朵颐。

那桌上摆放的,正是先前孙青点的外卖。

慕容懿吃的正欢,忽然抬头,见粟问正倚着门框,便咽下口中的肉片,问道,

“来点?”

“不了。”粟问嘴角含笑。

隐约间,还能听到孙青在卫生间呕吐的声音。

“那个,昨天的事儿,谢了啊!改天叫老寇请你吃饭哈!”慕容懿说完,又埋头苦吃。

老寇?

粟问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夜,依然安眠。

要不是自己参与了整个尸体的现场查勘过程以及解剖,粟问都要怀疑死者是死于自杀了。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直到进了警局,坐在办公桌前,粟问都没有想清楚。

算了,原本她在梦中经历死亡都是解释不清楚的事情,现在这样也挺好,至少自己可以睡个好觉了。

相较于令人匪夷所思的梦境,粟问更相信自己的切身经历和专业知识。

粟问摇摇头,告诉自己不必去想太多。

“哎?小粟问,你来啦!”

慕容懿从外面进来,嘴里还叨着一块煎饼果子,

“老寇他们找到了些线索,锁定了几个嫌疑人,叫你过去看看。”

“好。”

粟问到了刑侦组办公室,找了个角落的位置便坐了下来。

寇扪朝她点点头,继续分析手中所掌握的证据。

坐在正中的孙青自粟问一进来便注意到她,自然没有错过她与寇扪之前的短暂交流,于是心里的醋瓶瞬间被打翻,也不顾现在正在开会中,便出口打断了寇扪,

“破案是刑侦组的事,法医组的人来凑什么热闹!难道我们组没人了,要靠一把解剖刀来破案么?”

孙青的话很突兀,引得组内人员纷纷转头看向她。

被众多或审视、或探究、或八卦的目光关注,孙青的下巴扬的更高了。

她就是要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寇扪眼睛几不可见的微眯了一下,

“粟法医是我叫来的,你有意见?”

“寇大哥~”

孙青娇嗲的叫了一声,神色间尽都是撒娇似的埋怨。。

那声音太过苏、媚,粟问打了个冷颤,搓了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手臂。

真心受不了啊!

然而寇扪却一点不为所动,仿佛没听见一样,身子笔直的坐着,右手中的钢笔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孟逸,尸源确定了么?”

“回老大,根据我们打捞上来的皮包和身份证,基本确定了死者是盛高中学的美术老师于丽。”

孟逸将一张盛高中学教师的合影递给寇扪,照片中的于丽穿的正是死者身上同款的连衣裙。

“据学校同事反应,这个于丽上周一周都没有上班,据说是请了假。因为她是独居,所以并没有人报案。我们已经通知了她的父母,人正从外地赶来,到时再做一下DNA鉴定,就可以确定了。”

“嗯。”寇扪点点头,

“李飞,说说你那边有什么收获。”

“啊?哦!”突然被点名的李飞立即正色道,

“我在水库值班室的登记簿上了解到,水库每周三、周五会有贩卖水产的商贩来进货。上周三,也就是21号凌晨,西城水产市场有三个车前来拉货。这是名单。”

李飞将水库值班室的出入登记表交给寇扪,并且将有嫌疑的几个拉货人的资料投放在大屏幕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发顶微秃,面色带笑,挺着硕大啤酒肚子的中年男子。

“这个人叫李涛,男,四十岁,已婚。自己在西城水产市场有个摊位,每周三都会来水库进货。生意还不错,平日他负责运输和送货,他老婆李靓管店。夫妻二人感情很好,没听说他与人有感情或金钱上的纠纷,应该可以排除。”

李飞又换了一张个子矮小,长相精瘦的男子的照片。

“这个人叫黑三,三十八,单身,是西城水产市场中心专职拉货的司机。为人老实话不多,在水产市场人缘还不错。周三那天他去的有些晚,是最后一个走的。”

最后这一张是一个两鬓微白,戴着眼镜,饱经沧桑的中年男子。

“这个人叫孙大江,50岁,离异,自己带个上高中的女儿生活。是上个月才来到江城市的。听说之前的做水产生意的,因为一些原因,公司破产了,就沦落到当司机的地步了。不过他的女儿就在盛高中学读书。要我说,这个人嫌疑挺大的,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凶手?就因为他女儿在盛高读书?没有证据就不要轻易下结论。”

寇扪沉吟了一下,扫了一眼粟问所在的角落,道,

“我们先从这几个人的圈子入手。这样,李飞,你去查这个叫李涛的人,查查他的人际关系,以及夫妻感情是否真如外人说的那样。”

“孟逸,你和慕容去盛高中学,查一下于丽的人际关系,顺便查一下她与孙大江之间是否有交集。”

“粟粟,你和我查一下这个叫黑三的人。”

出于特种兵的直觉,寇扪总觉得这个黑三似乎并不如李飞描述的那样。

他要亲自看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