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泄洪泄出个“毒霸霸”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088字
  • 2021-03-25 20:23:57

当粟问到达水库的时候,寇扪早已等在了那里。

还没走近,就传来一阵阵刺鼻的恶臭。

周围除了负责现场查勘的人员,其余的人早就躲去上风口吹风去了,咳咳,是检查去了。

尸体在水里泡了很多天,已经是“巨人观”(尸体因腐败、细菌滋长而膨大成巨人,无法辨认生前原貌)的场景,碰哪儿的皮肤,哪儿就碎了。

一个负责查勘的同事不小心勾住了死者的头发,只是轻轻一拉,整个头皮就掉了下来。

粟问穿好防护服,戴上手套,就走了过去。

“辛苦你了!”

寇扪重重的拍了拍粟问的肩膀。

今天是周末,他原本也不想打扰粟问休假的。尤其是这具正在释放剧(臭)毒(气)的“毒霸霸”,那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但现在这种情形,作为刑警队中唯一一名男法医慕容懿,昨天在他家里吃得太嗨,一不小心喝多了,这会儿都没能起来。

而且这具尸体除了一身衣物,并没有任何可供辨别身份的证件,所以只能从尸体本身查起。他也是没有办法了。

粟问点点头,便蹲下身,小心地检查起尸体来。

“死者为女性,身高一米七左右,身着一件白色碎花的棉布长裙。尸体严重变形,不过从衣着上看,年龄不会很大,大约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

粟问按了按女尸的颈部,又掰开嘴巴查看,继续道,

“死者的颈部有淤青,喉骨断裂,初步推测是机械性窒息死亡。”

“由于尸体长时间泡在水中,已经呈现‘巨人观’现象,并且被水库中鱼儿的啃噬,已经无法采集到指纹等有效信息。”

“手脚皮肤脱落呈手套状,预计死亡时间为一周左右。尸体腐败太严重,恐怕法医这边不会有太多有用的线索。等等!”

粟问小心的翻动着尸体,

“死亡没有穿内衣内裤,但是却穿了鞋袜,很有可能被人侵犯过,不过这点还需要进一步的解剖才能确定。”

说完,粟问起身打量着水库周围的地形。

“你发现了什么?”寇扪追问。

“现在是雨季,我记得前些天电视报导说青江水位上涨,要分段泄洪。水库位于青江下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水库当初就是为了泄洪而修建的!”

粟问面容严肃道。

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当初修建红星水库那年,她奶奶刚刚去世,所以印象很深刻。

寇扪点头,“是这样没错。”

“昨天水库管理员收到泄洪的通知,于是在昨晚开始进行开匣泄洪。谁知道不过一晚的时间,就泄出一具尸体来。”

寇扪说到这里,眼睛猛然放大,

“你是说,尸体可能是因为泄洪才被放进水库中的?”

粟问点点头,

“青江水下游流速度较大,而且与水库的交口处并不像其他的泄洪口一样,采取了类似河湾似的工程。原则上来讲,是不会出现有东西在匣口滞留的现象,但这具尸体又确实是从匣口流入水库的。这其中的原因,就要好好的考究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说明,尸体在河中漂流了近一个星期?”

寇扪摸着下巴沉吟,

“不对!青江是这几天才涨的水,死者应该是被遗弃在青江上游的某个地方,被雨水冲到江中的!”

粟问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如果尸体被雨水冲进青江前是在陆地上的,依照现在的天气,尸体中势必会有大量的蛆虫。但是这具尸体内完全没有这种迹象。所以尸体应该是一直处于水中,不可能是你说的那种可情况。”

说到这里,粟问顿了顿,继续道,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性。”

“是什么?”寇扪追问。

“死者从被人抛尸开始,就一直被挂在水中的某处,直到昨天开匣泄洪,才被冲进了水库之中!”

粟问指着死者右肩后一处被刮破的痕迹说道。

“我觉得你们可以从抛尸地点入手查趣,或许会有收获。”

“你是说?”

寇扪陡然明白粟问之意。不禁上前抱了抱粟问以表感谢。转身间立即招来李飞与孟逸二人,吩咐道,

“李飞,你去找两个蛙人来,在红星水库与青江交口的匣门附近搜查,找寻是否有可疑之物!”

“孟逸,你去水库的值班室,查询一下昨晚到底是谁放的匣门,顺便询问一下值班人员近期有没有看见过可疑人员!”

他自己也带着人沿着水库大坝找寻起来。

粟问被寇扪突如其来的拥抱搞得一愣。随后耸了耸肩,招呼着人将尸体装入尸袋,运回了警局。

与粟问猜测的一样,死者年龄二十三岁,身上的衣服就是普通的服装,由于长时间的浸泡,上面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附着。除了丢失的内衣裤,没有任何的指向性。

但让人疑惑的一点是,死者并没有受到过侵犯。

这一点让粟问陷入了疑惑。

难道,这是一起强~~奸未遂案件?

粟问摇了摇头。

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没办法,她这边能收集到的有用信息实在太少了。但是查案都是要靠各个部门的紧密配合,所以只能看寇扪那边是否有突破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过药的关系。

这夜,粟问睡得很平静,一觉睡到天大亮。

当温暖的阳光唤醒沉睡的眼睛时,粟问迷蒙的睁开双眼。

随意的扎了把头发,粟问便迷迷糊糊的来到洗手间洗漱,当冰凉的水泼在脸上时,她猛然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

点点水滴顺着那皎好的轮廓流下,滑过浓密的睫毛尖,滴落在水槽里。

粟问微扬着下巴,查看自己的脖颈处,入目是一片白皙没的细纹的玉颈。用手轻按,也没有任何的酸痛与不适。

难道昨天在水库中发现的女子死于自杀?

不对!

虽然尸体腐败严重,呈现巨人观,已经无法从外表上看出施暴的痕迹,但是从死者喉骨断裂的情况来看,的确不像是自杀。

她昨天为了减轻失眠的痛苦,吃了药片,但那也是先前开过剩下的,药效如何她很清楚。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粟问眉头紧锁。

或许,她需要再回警局重新验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