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奇美拉现象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161字
  • 2021-01-05 11:16:34

寇扪的呼唤,将情绪处于暴发边缘的粟问唤了回来。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佳慧根本是你的女儿?”

恢复平静的粟问忽然开了口,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不可能!我做过鉴定的!医生说我们的DNA只有很少一部分相同,她不可能是我的女儿!”

李有财极力的否认着。

“据我所知,你并没有其他兄弟或才叔伯,你的父亲也在你幼时便去世了。而佳慧的DNA中与你有相同的基因,这就表明她身上的DNA来源于你,而你是她生理学上的父亲。”

“不可能!你骗我!”

李有财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想要上前抓住粟问的衣领质问。

“我没有骗你。其实这是奇美拉现象。简单的来说,一个人身上至少拥有四组DNA,而某两组只存在某些器官中,孩子遗传的是其中一组基因,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现象。虽然这种概率极低,但也不是没有。”

“人是二倍体动物,每个体细胞中都含有46条染色体,其中22对是常染色体,一对是性染色体(XX或者XY),每个人携带一套DNA。天生的‘奇美拉’是双胞胎,所以那些双生卵中唯一幸存的个体很可能是奇美拉。而你妻子在怀孕初期曾被检出怀的是双胞胎,但是后来又确定是单胎。我说的没错吧!”

粟问定定的看着李有财,见他嘴巴张合,却不发一言,便知自己猜对了。于是继续道,

“通常我们做DNA鉴定时采取的是血样或毛发,但采取血液的组织可能并不具嵌合性,从而导致鉴定结果的误差。其实想要准确的鉴定,只需要从卵细胞取样或者做HLA等位基因检测即可。没有亲缘关系的人,是不可能出现相同基因片段的。”

“不可能!不可能!难道是她骗了我?”李有财不愿意相信。

“谁骗了你?”

寇扪抓住李有财话语中的漏洞。

“一个女人!告诉我DNA鉴定结果的女人!”李有财喃喃自语。

寇扪继续追问,李有财却不再多说。

“其实这种现象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就算是医生说从生理学角度你并非佳慧的生父,也情有可原,毕竟奇美拉两现象只是少数存在,事情的根本原因在于你的不信任。是你亲手毁掉了原本幸福的家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粟问并没见李有财崩溃就放过他,而是又给了他会心一击。

“啊!佳慧!我的闺女!佳慧!爸爸对不起你啊!”

李有财哭嚎着,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懊悔当中。

因为此次荒唐的案件,整个刑侦组对于奇美拉现象对于DNA鉴定结果的影响还做了专项研讨。

当然,此次专项研讨并非是正规的研讨会,而是非大型、伪正式、真八卦的聊天讨论。

由慕容懿亲自下场为刑侦组组员讲述了一个国外有名的“利迪娅案”。

“咳咳~”

慕容懿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述道,

“这则新闻引自英国《星期日邮报》。早在2002年,两个孩子的美国母亲利迪娅为了申请社会救济金,进行了DNA亲子鉴定测试。不料,测试结果令利迪娅大吃一惊——DNA鉴定显示,利迪娅不是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但却证实她的男伴的确是孩子们的父亲。”

“利迪娅以为DNA检测搞错了,于是她和两个孩子又接受了三次DNA测试,但结果仍一样。因为不能证明利迪娅是孩子的母亲,她被指控利用别人的孩子诈骗救济金。当地司法检举人随后要求剥夺利迪娅对这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并将把两个孩子送进孤儿院。”

“为了证明自己是孩子的生母,利迪娅要求在官方证人的监督下生下肚子里的第三个孩子,然后做DNA亲子鉴定,以证明鉴定结果的失误。刚刚出生的第三个孩子与利迪娅再次接受测试,结果仍然显示,利迪娅不是孩子的生母。”

“险些失去孩子的利迪娅终于得到了清白,法庭承认DNA证据中存在失误,最后判决利迪娅的三个孩子都是她亲生的。”

“最终,利迪娅的法律小组终于找出了DNA鉴定出错的原因,原来,利迪娅身上竟有四组DNA——其中两组占主导地位,而另两组只出现在某些器官中,但这组DNA恰好遗传给了孩子们。当从她的头发和皮肤细胞取样时,测试结果和以往一样;但从她的卵巢取样时,她的DNA则和孩子们的完全匹配。”

“这就是传说中比较著名的有关奇美拉现象的案例啦!科技在不断的进步,人们对于未知领域的探索也逐渐加深,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探索的盲区也越来越多。所以面对科学,我们要本着务实、敢于提出质疑的态度!我们……”

慕容懿站在白板前滔滔不绝的讲着,自以为深沉的做着总结,谁想,他刚转身,原本听得热闹的人们一个个消失的干干净净!

“哎!怎么都走了啊?没劲!”

慕容懿撇了撇嘴,丢下白板笔,便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寇扪敲了敲法医室的门,径直走到粟问面前。

“晚上有安排么?”

“有事?”

“我昨天买了牛肉,晚上刚好煮火锅。”

寇扪靠坐在堆满文件的桌子上,眼神柔和的看着粟问。

“我有其他的事,你叫慕容吧!”粟问想也没想的拒绝。

寇扪如何来知道粟问的刻意躲避。他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粟问被寇扪那带有压力的目光看得心头沉甸甸的,却还是死咬着嘴唇,道,

“是真的有事情。”

“你在怕什么?”

“我有什么可怕的!”

粟问不自在撩了撩耳际的碎发。

“不,你有!”

寇扪俯下身子,直视着粟问的双眼。

“粟粟,人本来就是群居的动物。未知不代表恐惧,没有亲尝过的果子,你怎知它就不是甜的呢?”

“……”

粟问竟无言以对。

寇扪深深的看了粟问一眼,随后轻笑,

“那就这么定了!”

“什么定了?你们定什么了?”

刚从刑侦办公室过来的慕容懿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寇扪说定了,便好奇的问道。

“在说晚上去我家吃火锅,你要不要一起?”

寇扪直起身子,回头看着慕容懿道。

“必须的必啊!这还用问嘛!”慕容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搞笑!吃东西还能落下他么?

“小粟问也一起啊!”

粟问张了张嘴,但看见寇扪那不容拒绝的眼神时,嘴唇微抿,终是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