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临时的接运任务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187字
  • 2020-09-25 20:03:14

粟问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又灌了满满一大杯水,才恢复平静。

粟问揉着脖子,似乎那里还有着刺痛的感觉。

她白天的时候,曾处理过一个民国时期的‘大体老师’。档案上写的内容大体是:死者因为做了不好的事情,觉得愧对丈夫,所以选择了留书自杀。她的丈夫是一名大学里的老师,就按照她的遗愿,把她的遗体捐献给了医学院做研究。据说还因此得到了嘉奖。

‘大体老师’被送过来时,已经被福尔马林泡的不成样子了,浑身上下都是解剖留下的痕迹,内脏也已经被摘除了,只留下空空的胸腔与腹腔,就连中间的横膈膜也已被割裂的残破不堪。摘下的内脏被泡在另一个装有福尔马林的罐子中。

按照流程,粟问先是恭恭敬敬给死者鞠了躬,说声“打搅了”。然后套上外科手套,抄起水管慢慢给死者进行消毒清洗,去除身上的污渍和残留的福尔马林。

等完全清理干净后,粟问拿起手术缝合针开始工作。

小推车上的托盘里的缝合针与外科缝合针一样,也分圆缝合针及三角缝合针,每种有直、弯之分。

通常来说,圆缝合针就是做组织、血管、神经及脏器缝合,三角缝合针用以缝合皮肤及韧带,根据实际情况使用,有时一次要用好几种缝合针才能完成工作。

粟问在处理这具‘大体老师’时,费了不少力气,她从一旁的清洗过后的脏器中逐一捡出器官和内脏组织,填回体内,再按照人体原来的结构,先后根据不同缝合部位,陆续换了几次针,最后用一枚三角缝合弯针缝合死者裂开的皮肤和肌肉组织,才将她的尸身按分层缝合好。被打开的胸腔与腹腔,她是用交叉锁线的“八字缝合”进行皮肤与肌肉组织的缝合,这样缝扎牢固省时,又可以保证缝合后不会裂开。她想给为个‘大体老师’留下最后的体面。

缝合工作是个体力活,和外科手术一样,思想高度集中,一站就是半天。等全部缝合工作完成,粟问才放松下来,喝口水缓缓。

她很用心的对待每一位从她手中经过的‘往生者’,所以这具尸体她整整缝合了大半天,才开始为她穿上寿衣,又化了精致的妆容。

一切事毕后,‘大体老师’被送往了‘升天殿’。普通的‘往生者’会在化好妆后送入‘大殿’,但这个是挂有红色吊牌的‘特号’,所以直接送过去了。

粟问没有时间想这具身体的遭遇,囫囵的吃了中晚饭,就忙其他的‘往生者’去了。

直到华灯初上,她才停下手中的工作,拖着疲累的身体,回了自己的住处。

晚上睡觉的时候,粟问做了一个梦,梦境的内容,就是之前噩梦中的情景。

粟问打开手机,见时间刚好凌晨一点,就披着外套,坐在书桌前,翻出那本《非正常死亡纪事簿》,开始记录梦中的经历。

她相信,这也是那个‘大体老师’的真实经历。

在落下最后一个句号时,她不禁想,那个‘大体老师’的丈夫,在他失手杀死妻子伪装成自杀的模样,却又用那个艳丽的女子卖身得来的钱治好了自己的病时,是否会感到羞愧?午夜梦回的时候,是否会良心不安?

但粟问更相信,那个男子是无情的。

大概他早已经忘记了,曾有一个美丽的女子愿意为他离弃家人,甚至连清白都不要了吧!不然他怎么会厚着脸皮让一个为了他而卖肉的人,连死后的最后一点尊严都一并失去了呢?!

大抵,那个年代的读书人,自以为多情,实则薄情且滥情吧!

粟问幽幽的叹了口气,合上日记本,重新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一觉,她没有再做噩梦,睡得很安稳。

清晨的阳光,调皮的拨弄着粟问的眼睛。窗外槐树上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粟问起床后,简单的吃了早饭后,就去了单位,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哎!粟粟,你脖子怎么了?”同事小王瞧见粟问的脖子上有一道红色的印痕,像是被什么划的一样,于是关心道。

“哦!”粟问摸了摸梦中疼痛的位置,嘴角扯出一丝笑,“啊!这个是我昨天摘项链的时候不小心刮到的。”

“那你下次可要小心点儿!”小王煞有介事的说着。

粟问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的好意。

粟问所在的殡仪馆,算上她一共有六个人,她与带她的刘师傅负责整容组,另外两个女生负责遗体的仪容,剩下的小王和另一个男人是开车运送遗体的师傅。

这里平均每天要处理 30 多具尸体,忙起时,一个人要同时给 3 具尸体化妆。但一共就这么几个人,多数也不分什么美容组、整容组,忙起来相互搭把手,早干完早下班。

这个小王在他们单位里算是比较热心的人,谁人有个头疼脑热的,他都会上前关心一二。

粟问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趁着早上其他人还没到岗的一点点空闲时间,喝杯茶。然而还没等她茶水入口,一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殡仪馆,请问有什么事?’

‘死亡证明开好了没有?’

‘请报一下逝者的姓名,性别,年龄。’

‘请问逝者的寿衣是否穿好,是否需要我们上门提供服务?’

‘麻烦说一下接运地点,留一个在场的联系人电话。’

‘请保持电话畅通,我们的师傅准备好了会打电话给您,注意接听。’

挂断电话,粟问叫了去业务厅打印当天的接运任务的小王,交待他临时来的接运任务。

因为这个任务挺急的,家属要尽快派车。

“粟粟,你一会儿忙不忙?不忙的话,和我出去一趟,小李还没来,这个活挺急的。”小王捏着接运单,朝粟问问道。

“好,那你等我一下,我拿下工具箱。”粟问应着,就去一边的操作间,取她的专用工具箱去了。

为了防止接运过程中的意外,是以,粟问每每随师傅们接运尸体,都会带着工具箱。

释意:出于尊重,遗体整容师对死者的称呼也不一样,普通人的遗体一般称为‘往生者’,遗体捐献者按学校叫法‘大体老师’,特殊死亡的称为‘大神’。

停尸房称为‘大殿’,焚化间称为‘升天殿’。

红色小吊牌是‘特号’,是加急收费的标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