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新同事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097字
  • 2020-12-19 13:17:29

“滋滋”

“砰砰”

“叮叮铛铛”

一所空旷的工作室里电锯声,锤打敲击的声音此起彼伏。

忽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那惹人心烦的声音终于止住。

‘喂?’

‘哦!阿明啊!’

‘你要的雕像已经快要完成了,你后天来取吧!’粟问看着面前已经做好石膏模型,并且包了蜡的雕塑,估算着完成的时间。

‘对,就是西郊的工作室,我要是不在,你就直接取吧,钥匙在老地方。’

‘好!’

这是她作为雕塑师,首个制作完整的铜塑。现在只剩下浇铸这最后一步了。再有两天的时间,就能完工了。粟问看着一边的人像雕塑,心里是满满的满足之感。

就在她想要继续手中的活计的时候,外面响起了门铃声。

“你好,你找……”粟问话还未落,就被迎面喷来的迷药迷晕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粟问感觉似乎有人在拉着自己的脚,而后是瞬间腾空失重,跌落在混有水泥的水池中。那水泥浆从她的口鼻进入,灼烧着她的咽喉,侵蚀着她的肌肤。

朦胧中,她好像听到了小时候的童谣。

“摇中摇……摇啊摇……一摇摇到外婆桥……”

那童谣,拼命的往脑子里钻,直到,她的意识开始模糊……

“呼……呼……呼……呼……”

粟问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那种被困在一个身体里,想逃又逃不掉,只能被动承受着所有感官带来的痛楚的感觉,像是海水一样,将她淹没。

她的头晕沉沉的,鼻子、咽喉似乎还残留着被水泥浆灼烧而窒息的感觉。

粟问慌忙起身,将房子内所有的灯点亮,环抱着双膝缩在床角。

那种经历死亡的痛苦在她心中挥散不去。

她有些不明白,她昨天并没有碰触过任何的尸体,就是近期也没有遇到枉死的人,为什么又会做这样的梦呢?

像这样没头没尾的噩梦,是没有办法记录在她的《纪事本》上的。这个噩梦怕是又要纠缠她一段时日了。

除非,她能了解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粟问翻找着床头柜,企图寻找那久不曾碰的烟盒,她需要东西来使自己平静下来。

然而她刚刚搬了家,翻来翻去,也只寻了个寂寞。

窗外不知何时响起了雷鸣,闪电将夜空点亮,犹如白昼。

粟问不敢睡,只得睁着眼睛数着雷声,听着窗外雨滴的声音大了又小。

终于挨到天亮,粟问活动着早已僵硬的身体,看了看身下的地板,眸光微闪。

江城市刑警大队

“早!慕容。听说你们刑警队来了个女法医,真的假的!”隔壁交管部门的小李见慕容懿来上班,忙上前打听第一手八卦资讯。

“法医?还是女的?我没听说这事儿啊!”慕容懿挠挠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他早先是跟寇扪提过这事儿,但是听他说粟问拒绝了,就没在意。反正对他来讲,新法医只有粟问和其他人的区别,至于是男是女,他并不关心。

“哎!不是吧!那可是你以后朝夕相处的同事!你说不知道,谁信啊?”隔壁小李一副‘你就装吧’的样子。

“我真不知道是谁!”

“真不知?”隔壁小李仍不死心,“你与寇队关系那么铁,他就没和你透露过?”

慕容懿摆摆手,“没有!你想知道,自己问寇队去!”

说完,不再理会无聊的小李,转身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没有八到卦的小李撇撇嘴,转移了目标。

此时的粟问正坐在刑侦支队的办公室里,在她的面前,是上次房屋转让一案误会粟问的孙青。

“你来这里干嘛?”孙青环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粟问。

粟问见是上次那个脑袋不正常的女警,没有理会,而是直接往里面走。她记得法医科在里面的办公室。

“站住!问你话呢!”

粟问冷着脸,瞟了她一眼,“不关你的事。”

“这里是刑警队!你出现在这里就关我的事!”孙青被粟问的态度气的面容扭曲。

粟问轻嗤,“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的事情,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呢!”

见孙青铁青着脸色,住了嘴,便不再理会她。

她刚进刑警队的门,这个女警察这拦住她,说什么都不让她去法医办公室。上次的事都还没跟她道歉,现在又在这里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属实烦人。

毕竟做人做到这样心里没点AC数的人,也是少见了。

那孙青虽是不再说话了,却还是拦在门口,粟问索性随意找了个看得顺眼的地方坐着。孙青的眼神,她当做没看见。

她昨晚没睡好,这会儿血糖正低着呢。

谁还没点起床气呢!

就在两人僵持着的时候,慕容懿来了。他见刑侦支队门口挤着一排脑袋,就好奇的问了句,

“你们不上班,都在这里看什么呢?”

那群原本观战的人见慕容懿来了,立时像见到救星一样,将他团团围住,激动道,

“你可来了!”

“什么情况?”慕容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脸上却挂着呆呆的笑容。

自从他找遍队里的“闲人”帮他尸检后,他已经好久没有在队里有过这种人气了!

“咱队里来了个新法医,就是上次孙青抓错人的那个!这不,孙青见人来又跟人杠上了!我记得你们认识,你快去救救场吧!”李飞三言两语说完事情的经过。

“法医?你是说粟问?”

慕容懿瞪大眼睛看着李飞,想跟他再确认一下。然而李飞却不给他问话的机会,直接将人推了进去,还顺手带上了门。

待慕容懿进去一看,果真是他“心心念念”的粟问时,眼睛顿时一亮,道,

“小粟问!果真是你呀!哎呀!我等你等的好辛苦啊!”慕容懿上去就要拥抱粟问,却被她巧妙的躲开了。

“我现在可以进去了么?”

“当然!走走走!哥哥带你去参观我们的法医实验室去!”

慕容懿拉起粟问就走,眼白都没给孙青一个。气得孙青掰断了手中的2B。

此时在外围观的众人哪里还不知道,这个叫粟问的女子大概以后就是他们的同事了。他们终于不再是千年光棍部门了,所有人都很高兴。

只除了揣一肚子气的孙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