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被掩藏的故事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134字
  • 2020-10-15 17:22:43

那是一张半个手掌大小的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位年轻的妇女,她穿着红色的夹袄,端坐在椅子上,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在她的怀中,是一个年龄约莫五六岁的女童,扎着两根朝天的小辫,肉呼呼的小手,攥着一个比她头还大的棉花糖。

粟问见寇扪脸上的神色晦涩不明,“你认识照片上的人?”

“嗯,她是我邻居家的孩子,叫林美。”寇扪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她既然是你邻居,那你怎么可能不认识孟婷?你确定没有认错人么?”粟问不解。

“我不可能认错她的。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我确实没有见过孟婷。小美搬过来的时候才五岁,她一直与奶奶住在一起生活,日子过得很清苦。”寇扪的眼神飘远,似是在怀念。

“既然她有亲人,那为什么会出现在孤儿院里?而孟婷又为什么会为了她杀了孟院长?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粟问轻咬着嘴唇,眉头微皱。

“孤儿院的档案室在哪里?”

“就在院长办公室的隔壁,不过档案室曾经搬动过,估计太久远的档案已经没有了。而且经过昨天的大火,估计也不剩下什么了。”

爆炸引发的火灾并不小,与院长办公室相邻的几个房间都没有幸免。

“去找一下再说吧!”寇扪将照片塞进口袋里,起身走了出去。

昨天的大火将档案室烧得一片狼藉。虽然也有消防员扑救,但档案室里的东西都是易燃物,看这里的情况像是烧无可烧后,自然熄灭的,到处是散落的文件袋被火烧过后留下的灰烬。每翻动一下,都会带起阵阵的灰尘。

“咳咳……”粟问捂着嘴,在满是焦黑的铁架子上翻找着,却是毫无所获。

“这里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应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孟婷既然选择在工作两年之后才动手,必然是有所发现。她还有其他的住处么?可以去那里找一找。”

“我们搜索了所有有关她的资料,并没有任何登记入住的信息。即便她有其他的住处,怕也是那种没有进行登记过的私宅。这种情况查起来比较费时费力。”寇扪拍拍沾满黑灰的手套,

“所以,我们得换一个方向。”

“换个方向?”粟问面露疑惑,随即双眸微睁,像是想到了什么,“你是说,直接找孟婷?”

寇扪没回答,只是用微笑肯定了粟问的话。

到了楼下的时候,慕容懿刚好检查完厨房回来。

“老寇,厨房的确是锁着的,不过我是从窗户进去的!厨房里并没有什么异样,灶底下有两个备用的煤气罐,与孟婷所说的一致。”

寇扪点点头,“她既然预谋杀人,就一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你有找到她常用的送燃气的电话么?”

“必须的!我慕容出马,一个顶你们俩!”慕容懿炫耀的从兜里抽出一张粘着油污的名片,呲着牙,笑的满脸得意。

这可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一个厨柜底下掏出来的。想来是孟婷以前干活的时候遗落的。

寇扪照着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在与那边沟通过之后,确定了孟婷的确有让他们临时加送一个煤气罐,是在三天前就送到的。

一切都如他们猜测的一样。

寇扪打完电话,见慕容懿还是刚刚那副样子,忍不住嘲了句,“别笑了,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嗯?什么?”慕容懿回过神来,见粟问别过脸笑着,不禁眉头一皱,“你刚刚是不是又说我坏话,毁我形象了?”

“没有!我刚刚夸你聪明,笑起来有福气。”寇扪拍拍慕容懿的肩膀,笑着离开。

粟问表示自己想要在附近转转,没有和他们一起走。

“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去呢?”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

“一切都已经明了了,去不去也没有什么必要了,不是么?”粟问回头,在她身后的是一个穿着黄色格子连衣裙的兰彩虹。

“你去自首吧!”

“你在说笑么?我自首?我明明是受害者才对啊!那孟桂兰早就应该死了!”不同于平常的沉默寡言,此时的兰彩虹面容中透露出一种报复后的疯狂。

“再说,你哪里看到我动手了?我最多只能算得上帮凶而已。”

兰彩虹的嘴角扯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的恶魔,没有一点孩童的天真。

“你是没有动手,你不过是在得知孟婷在寻找自己的孩子时,讲述了那个富商圈养虐待女童的事罢了。孟院长的确做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但她的初衷,肯定与你讲与孟婷的故事不同。因为你有意的误导,使得她坚信她女儿也遭遇了和你相同的命运。孟婷爱女心切,所以为了替女儿报仇,才谋划了这一切。”粟问的眼睛直视着面前有着天使面庞的兰彩虹,

“但是彩虹,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你当初之所以受苦,不也是你自己争取来的么!”

“你胡说!我不是!我没有!没有人会自找苦吃的!”兰彩虹瞪着腥红的眼睛,望着粟问,握紧了拳头。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最清楚。孤儿院里的生活的确很清苦,每个人都想要被领养出去,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没有错。但是在你不该在争夺了别人领养资格受了苦之后,又去报复。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自己选的路,是甜是苦,都要自己去承受。”粟问的话,字字诛心。

兰彩虹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泪水,“所以,你现在是要去告发我么?”

“你还是不明白,比起承担问题的后果,整日活在痛苦中担惊受怕,才是最折磨人的。本就是强得来的,又怎么会有好结果呢?”粟问不再多说,径直离开了。

人心永远是世上最复杂的东西,这与年龄无关。这也是她为什么宁愿与尸体相处,也要做一名入敛师的原因。

后续的事情,粟问没有参与,不过听慕容懿说,寇扪去医院见了孟婷,不知道和她说了些什么,孟婷很激动,待得他出来的时候,就拿到录好的口供了。

兰彩虹也有去警局,至于她是怎么交待的,粟问就没有关注了。

回到家,粟问翻开纪事本,在打开的页面上赫然记录着一个被囚禁的女童的故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