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老照片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071字
  • 2020-10-08 16:21:17

“你知道?”慕容懿听的云里雾里的。

粟问点点着头,将手机还给寇扪。

寇扪接过手机,翻看了几人进入这间办公室的视频后,随后也露出了笑容。

“你也知道了?”慕容懿快被这两个打哑谜的人弄懵了。

“你看一下,就知道了。”寇扪也不说,只是把手机递给慕容懿。

慕容懿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粟问笑笑,解释道,“孟院长是九点半之后才会到办公室办公的,这里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上班的时间。所以凶手如果预谋杀人,必然要在孟院长进来之前办到才行。而在这之前,只有孟婷进过这间办公室,所以,凶手是她带进来的,而掩护工具,就是清洁用的手推车。”

“那老寇说孟婷是杀人纵火案的嫌疑人,但是监控里显示她已经出去了,现在你又说她根本没出去,那她是怎么办到的呢?难不成,她会分身术?”慕容懿越听越迷糊。

“她的确是用了分身术。”

“啥?难道她还学了东瀛忍者的功夫么?”慕容懿大张的嘴巴,能塞下一颗鸡蛋。

粟问轻笑,“我说的不是那种分身。你看,”粟问指着视频里的身影,道,

“兰彩虹虽然不算大,她的身高与个子娇小的孟婷相近,区别只在于胖瘦而已。所以我猜测孟婷利用手推车将兰彩虹带到院长办公室,待她做完清洁后,让兰彩虹穿着她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扮做自己,推着车走了出去。而后又让兰彩虹特意来找一趟孟院长,就是为了避嫌。哦,那个煤气罐应该也是这个时候运进来的。”

“那她又是怎么出去的呢?”

“像孤儿院这种监控,清晰度并不高,到时她只要装作灭火,趁乱跑出去就好了。没有人会在意她是从哪里出来的。”

“那她被掉落的天花板砸伤……”慕容懿瞪着眼睛,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应该是意外。”

“哦!是这样啊!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慕容懿挠了挠头,恍然大悟。

“叫你少看那些小说,你不听!丢不丢人!”寇扪敲了慕容懿一个栗子。

慕容懿揉了揉被寇扪敲疼的脑袋,“作案过程我们已经差不多明白了,那动机呢?孟婷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粟问摇摇头,“她的动机我不知道,但是兰彩虹肯帮她的动机我还是能猜出一二的。”

“是什么?”慕容懿瞪着眼睛,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粟问。

寇扪也看向她。

“兰彩虹曾经被领养过,后来被退了回来,从那之后她就变得沉默寡言了。”

“这个我知道。然后呢?”慕容懿追问。

“兰彩虹刚退回来的时候浑身是伤,畏光,并且害怕与人沟通。是孟婷带她走出那段困境的。听说二十几年前也发生过类似这样的事情,不过当时的那个孩子没有那么幸运,她死掉了。”

“领养家庭的状况,就算是孤儿院的院长,也不能说全然了解吧!这与孟院长的死有什么关系?”慕容懿不解。

“其实,”粟问轻叹一口气,“孟院长是知道的。”

“你说什么?”慕容懿与寇扪齐呼出声,仿佛听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是知道的。但是仁爱孤儿院一直以来受到的社会捐助就很少,平时开销也不小,光靠院里的那点资产,连十个孩子都养不起。后来有个企业家模样的人来到了院里,说是要领养一个孩子,并且会为院里资助一批物资。于是孟院长也没有详细的核实领养家庭的信息,就这么让人把孩子带回去了。也正是这样,才造成了那个孩子的不幸。”

粟问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接着道,

“孟院长初时并不知晓那人领养的意图,后来那个人又来院里领养孩子,说是先前那个孩子出了车祸,死掉了。再后来那个人又来了几次,孟院长这才开始起疑。她顺着那人留的地址找了过去,结果地址是假的,并没有找到人。后来在意外的情况下遇到了那个人,就悄悄的跟了过去。到了地方才知道先前那些孩子的遭遇,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为了其余的孩子可以继续生活下去,她只能当作不知了。”

当粟问讲述完这个悲惨的故事后,寇扪与慕容懿都沉默了。

“那现在那个人呢?”慕容懿问的咬牙切齿。

“死了,被兰彩虹失手杀死了。”

“真是便宜了那个人渣!”慕容懿一脸愤恨。

“那个人,是不是叫做汪孝全?”寇扪的声音低沉,隐隐带着一种压抑的愤怒。

“你也听过他?”粟问倒是惊讶寇扪居然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嗯。”寇扪不欲多说,略带生硬的转移了话题,“那我们现在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证据了!”

在采集好铁柜里的脚印后,寇扪分配着任务。“走吧!慕容,你去后院的平房,查看一下煤气罐,是不是如孟婷所说的,再看一下有没有送煤气的电话,跟他打电话核实一下煤气罐的数量。”

“好的!”

“粟问,我们需要找到负责运送的清洁车,这里你比较熟悉,你带路吧。”

“没问题。”

三人分头行动。最终,粟问在一楼卫生间的角落里找到了清洁车。寇扪也在清洁车的收纳柜中找到了一根与监控中兰彩虹所穿衣服同样颜色的黄色纤维,以及半个皮鞋的脚印。

在收纳柜的另一侧,残留着沾有油渍的铁锈碎屑。

在收集好物证后,粟问带着寇扪到了孟婷在孤儿院的宿舍。

那是一楼走廊尽头最阴暗的一个房间。

打开房门,空气中还残留有淡淡的火烧的味道。

孟婷的宿舍时很干净,干净到令人感觉到空旷。屋子里属于她的东西也不多,只一个拉杆箱,柜子里几件换洗的衣服,以及床底下一些日常洗护用品,再无其他。

粟问翻了翻,没有见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她刚想回头叫寇扪的时候,却见他手拿着一张略微泛黄的老照片,对着阳光看着,他一动也不动,脸上是略带悲凄和怀念的神情。

在他的手边,是一个掀开的枕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