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噩梦

  • 非正常死亡纪事
  • 凛千秋
  • 2216字
  • 2021-01-02 12:45:30

是夜。

漆黑的夜幕下,寂寥的挂着几颗星,星光不甚明亮,像是蒙上了一层烟霾,随时会熄灭。

在夜幕下,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女子脚踩着老BJ的绣鞋,拖着长长的影子,从远处走来。

她的左手掐着一支点燃的烟,袅袅娜娜的烟气,随风飘散。在走到一个门前挂着两串红灯笼的低矮的房屋前,她停下了脚步,站在了门口旁边的位置。

路过的行人看到她无不眼露惊艳的神色。偶有上来搭讪的男人,会不自觉间收敛起自己轻浮的神气,仿佛怕亵渎了如花美人一般。

女子轻笑着回应着什么,银铃般的笑声,清脆婉转的像是一只百灵鸟。

随后,男子就随着红衣女子进了房子。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男子从房子里出来,面上带着一脸满足的模样。

没过多久,那穿红色旗袍的艳丽女子也出来了,她的头发微乱,不过还是很精致,脸上带着餍足的笑容,面色看起来比刚刚更红润了些,就连嘴唇也变得饱满许多。

女子继续站在她之前站的位置,又陆续有上前搭讪的人,和先前一样,在与男人聊了几句之后,他们就进房子里去了。

在街尾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个身穿黑色对襟的素衣,身量轻瘦、面色苍白的男子站在那里,他用白色的手绢紧捂着嘴唇,压抑着咳嗽。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调笑的男女,眼睛腥红,垂在袖子里的左手握紧成拳。

直到人影消失在矮门处,他猛的转身倚着围墙,紧咬着嘴唇,后脑一下一下的撞击的墙壁,额头上的青暴起。

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浓烈的悲哀化成撕心裂肺的咳嗽,他连忙用手绢捂住口鼻,在看清手绢上的绣花时,他猛的把手绢丢在脚下,用力的碾着,转而用衣袖挡住嘴唇。

良久,他终究放开了紧攥着的手,捡起地上破烂不堪的手绢,踉跄地离开了。

天微微亮的时候,红衣旗袍面庞艳丽的女子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挂红灯笼的矮房子离开,消失在街角。

“吱呀”一声,从一个长满爬山虎的小巷子里传来。

红衣女子进了院子,隐约间,看见花藤下像是坐着一个人影,就走过去瞧看。

“你还知道回来啊!”一个低沉中略带嘶哑的男声响起。

“初秋露重,你身体不好,先进屋吧!”女子温婉的说着,又上前,想要扶住坐在花藤下的男子,却被他一把拂开了。

“不要碰我!脏!”男子低吼。

“刘明学,我现在很累,没有心情和你吵,你如果不爱惜你自己,那就继续坐着吧!”女子拍了拍蹭到泥土的披肩,转身朝着里屋的方向走去。她的心里一片悲凉。

“不准走!王婉芝,我让你走了么?!”

刘明学大喊。

“你想说什么?”王婉芝耐着性子问着。

“你去哪了?”

“你不是看到了么?还问什么!”

“你做那些事情,你有想过我么?想过么?”

“呵!”王婉芝轻声嗤笑,摇了摇头,往屋内走去。

“回来!你说清楚!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

或许是王婉芝的嗤笑刺痛了他的眼睛,刘明学有些歇斯底里。

“所以,你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要和我吵架的么?”

王婉芝快步走到刘明学跟前,眼睛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的道:“我若不是为了你,又怎会卖了自己?”

“你……你不要为你的放荡找借口!”刘明学被王婉芝的视线看的羞愧,口不择言道。

“放荡?呵!”王婉芝压抑着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是,我是放荡!自你病了以后,家里就没了经济来源,就连米缸也在你生病的三个月后就见底了。我一没有学历,二没有手艺,只有一个美丽的皮囊,和一个还算年轻的身子。我若不卖,你的医药费从哪来?我若不卖,你父母吸血鬼一样的贴补你弟弟,钱从哪来?你哪里来的脸这样说我?你凭什么这样说我!”

说到最后,王婉芝的声音开始哽咽。她靠着一根花藤下的柱子,看着刘明学,眼底是说不出的苦涩。

“就算是饿死,我也不准你去做那些事!我不准!”刘明学依旧梗着脖子喊着。

看着刘明学像疯了一样的喊着“不准”,王婉芝的心凉透了。

这就是她宁愿违逆父亲,一心要嫁的男人啊!

呵!

她对着天空眨眨眼,转身朝屋子走去。

刘明学见妻子不理自己,挣扎着起身,朝着王婉芝的背影扑了过去。直扑得王婉芝撞向了一边锄草用的犁上,汩汩的鲜血从她的脖子流出,迅速染红了地面。

刘明学一开始没有看见那血迹,嘴上还在骂着,但见妻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走过去踢她,这才发现地面上满是鲜血,又去探她的鼻息,发现没有了气流的流动后,刘明学顿时吓的跌坐在地上,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煞白。

“我没有杀人!是她自己跌倒的!不关我的事!”刘明学在嘴你念哪着,理智渐渐回炉。

要说男人心狠起来,那是女人都比不过的。

当理智回炉后,刘明学把王婉芝拖到了屋子里,给她换上最美的衣裳,又化了淡妆,并将一把匕首放在了她的手里,又模仿王婉芝的笔迹写了一封遗书,大体的内容是:她做了对不起刘明学的事情,觉得愧对于刘明学,以死明志。

做好了这一切,刘明学趁着天色未大亮,匆匆收拾随身物品,离开了小巷,往城外的方向疾走而去。

他不知道的是,他虽然没有探到鼻息,但是王婉芝却并没有立刻死去,她微睁着眼睛,目睹了刘明学所做的一切,眼中流下的悔恨的泪水。

“呼呼呼呼”粟问大喘着气,从梦中惊醒。

她不知道这是自己做过的第多少个噩梦了。

她原本是一个遗体整容师,也就是入敛师。但是在她二十岁生日那天接了一个挂了特号的‘往生者’以后,一切都变了。

她每接触一位‘特殊’的死者,都会在晚上的时候不自觉的经历那个死去的人死亡时,所有的经过。

刚开始的时候,那种恐惧快要将她淹没,她没有人可以述说,也没有人可以交流,只得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她反复的做着一个梦,直到她意外的用奶奶留给她的一本泛黄的日记本记录下死者的死亡过程后,她不再做之前一直重复做的梦了。

自此,每当她开始做噩梦的时候,她都会把梦中的经历记录在日记本上。

她把这个日记本称作《非正常死亡纪事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