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准备下墓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2011字
  • 2021-07-29 13:32:16

“怎么啦?各位,你们是觉得我堂堂爱新觉罗氏后裔拿不出这点小钱吗?和你们抢矿山里面的东西!”

贝勒爷看着大家伙都不相信,信誓旦旦的拍着胸口保证一定!

“哼,那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陈皮甩了甩脸,根本就不搭理贝勒爷,站起身来向楼下走去!

“哎呀,我说,我也得找一下人是吧?什么时候下墓啊?”

贝勒爷嬉皮笑脸,丝毫没有感觉到陈皮对他的不好,以及排斥!充分的表现,他们爱新觉罗的厚脸皮技术!

“明天,有点仓促了,不知道贝勒爷能否整顿好人吗?”

陆建勋也站起身来,整理衣帽领带!

“哈哈,那是自然!我高手无数,别说明天!就说一刻钟后,我也能把人给你找齐!”

继续吹着牛皮,装着杯!

霍仙姑招呼随行丫鬟,礼貌的点了点头,随后风尘潇洒的离去!

陈皮过于冲动,陆建勋倒是有点得势自大,落寞才懂得隐忍,这霍仙姑道也是个能进能退的女巾帼,敢问家族利益据理力争!

贝勒爷在心中暗暗下的定义,根据他所得到的情报!无疑!

这时一位侍女走来

“爷要回府吗?”

贝勒爷一皱眉头:“我明天就要操心那么多事,我享受点怎么了?接着上菜,接着温酒!”

侍女又开口:“爷!”

贝勒爷碗筷一拍:“怎么啦?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正当话到一半之时,张九龙与张启山身影凸现,贝勒爷憋了半天的脸,终于笑展开来!之前面对那三个不知名的小混混,那可都是假的笑,不像面对张启山,笑得多真诚呀!!!!

“来人上座椅!启山兄咱们可要好好喝两杯!”

不过一会儿,拿上两个膻香木椅子!两人坐下!顿时感到屁股一阵清凉,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爽!”

两个字就是“真爽!”

要用三个字的话“特么爽!”

这时刚好温酒呈上来,一人一碗,添了个满杯!

酒过三巡之后,贝勒爷吐露心声!:“启山兄,你说这矿洞之下的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陈皮它们当宝贝似的守着?”

张九龙笑了笑,那玩意儿能有啥?复活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下面估计是什么迷人心智的东西!看把他们一个个的迷成这样来,干了”

张九龙这句话似真似假,带着三分诚意和七分玩笑!

“九龙兄说的没错,,,那就是人的欲望,,总渴望挑战未知,可?未知哪有那么多机会给他们挑战?”

张启山似懂非懂似悟非悟的举起酒杯,一口闷下!

“可就是未知,这个世界才这么精彩呀!啊哈哈哈!”

贝勒爷说了一句开口大笑,嘴都快裂成缝了,还是坚持一口把酒干光!

“明日,我带走老二下去,你和老八在上面策应我们!至于九龙,,,还有别的路可以下去!提前下去,以免被陈皮缠着不放,可以做二手准备!至于他们两家,货先估不可能亲自下去,陈皮倒是会!”

没过一会,张启山便将这轰动长沙,乃至轰动后世的盗墓计划讲述完!

“如果有需要,一定跟我说!”

贝勒爷看着张启山,如果非要用词形容的话,嗯,那应该是基情四射!!!

似乎到了生死离别之际,交代张启山一定不要凉凉!

张启山感受到贝勒爷的目光,瞬间领悟!用坚定的目光告诉贝勒爷:“放心,我一定会上来的!”

贝勒爷想举起酒杯,再次痛饮!不料,张启山止住

“二爷今天就进城,喝酒误事,回来再喝吧!”

这也是今日齐铁嘴没有来的原因!

城门处!

身着素衣,头戴斗笠!从远处来看,若不看正脸的话,还以为是个女娃子!

此人正是二月红,受伤多日,使身体消瘦,虽然在白桥寨有大祭司和莫言表妹的双重照顾下,身材渐渐恢复起来,可也没有那么快!

“二爷”带着黑色绅士帽,光看身形都认不出齐铁嘴

二月红闻言,目光所指正是齐铁嘴所至之处!

“老八,你来接我的!现在里面什么情况?”

二月红做事敏捷,上来就问关键处!

齐铁嘴张了张嘴巴可又闭上,指着城门:

“进去再说吧,佛爷与龙爷应该到了!”

齐铁嘴与二月红等人穿过密林小道,绕着弯,才用密道走进长沙城内!

“这么说过不了几天,他们就打算下墓了?”

一路齐铁嘴和二月红交代一切,张启山与张九龙前往长兴坊!陈皮霍家重金聘用农民工!长沙周围出现较多矿石!

打听这些消息,不费吹灰之力!几杯小酒下去,什么牛啊,都吹出来了!多少钱啊?媳妇屁股腰围多大都给你暴露的圆圆的!

单不说矿石,就说这重金聘用,没有危险的事,谁会用多余的钱去平事呢?长沙城中危险的,而平民百姓又能干的很少,杀人放火金腰带,那可不是老百姓了!妥妥的土霸王黑老大!

而又是陈皮霍家合力出手,那这没跑了,绝比是挖矿山!如果不是?请拿十个老八秘制小汉堡给齐铁嘴!

“应该快了!看他们最近的动作,矿工好像也辞退,估计是路道清理好了”

两人穿梭于小巷之中!为了不被发现,等下矿的日子打一个出其不意,让陈皮与霍仙姑白白拉人进去陪葬!

“到了!”

横穿七八个隐秘小港口,混混们似乎也知道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前的宁静,居然没有遇到一个混混!

只要这次张启山与张九龙功成身就!一旦让他们回到长沙,必定是各大势力洗牌!

齐铁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怀表钟,别样精致!

“倾!”按下按键,表盖跳出,清脆的声音降落!

齐铁嘴不慌不忙的先呼了口气,再用围巾擦一擦!

这可是洋货,上次好不容易从解九那边赌赢过来的,那家伙,齐铁嘴可是好说歹说又下了一大把赌注,解九才把这怀表赌上去,自己可要好好珍藏珍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