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饭局风波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2134字
  • 2021-07-26 09:17:21

“我这个人吗,唉,就是喜欢玩,没别的爱好!这次南下,出来看看长沙的大好风景,顺便看有没有什么金子让我捞上一笔?钱这种东西嘛,我也不少,但谁会嫌多呢?”

贝勒爷说完,哈哈大笑!陆建勋不知为何也跟着笑!

陈皮用看着土狗的眼神,看着两个人!这个亡国奴,倒是挺会享受!啥也不懂,上来就想,搅动风云!

要知道长沙势力之乱,随便去一个窑子,骂了个老鸨(读“宝”)

等一下就有一个乞丐拿着大黑刀子来砍你!关键是你干,你干不过人家,又是一个人!

再说吧!这时候你心情不爽,踢了一下旁边的狗!放心啊!立马20多条狗追着你!不行就换人,啊,换人追肯定追得上。毕竟铁拐李的心可是狠的一匹,上一秒跟亲兄弟笑笑呵呵,下一秒就真的变成“”亲兄弟“”了!

还可以免费送个去酆都鬼门的机票呢!

“哦,那不是!贝勒爷呀,有什么发财的生意跟兄弟我一同讲到讲到,让大家一起发财,兄弟从小家境不好,别的事情不想就想搞钱!”

陆建勋此时也极为难缠,跟着贝勒爷打了一手太极拳!

“我听说长沙城外好像有座矿山,里面的东西值不少钱吧?”

贝勒爷假装一脸得意,实际上本就是一脸得意!知道这消息的又不多,敢下手的更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贝勒爷敢当着他们三人的面说出这话,表现出的实力足以让他自豪!

嗯?

三人锐利如针的眼神汇集到贝勒爷身上,搞得场面竟有一丝尴尬!

“贝勒爷,您刚到长沙,还不知道长沙的格局吧?”

霍仙姑率先发话,摇了摇手里的酒杯,像极了护犊子的母亲!

“哦,难不成这古墓与霍家有关?那霍当家您倒是要讲给我听上一听!”

贝勒爷哪有不爽的意思?一脸戏谑的表情,像极了看猴似的人们!

“长沙那是我们霍家的,这地下的事啊,归我们九门管!如果贝勒爷要插手的话,恐怕有心无力!”

殷红的嘴唇散发着诱人的美,口中念出的话,却是不尽人意的语言!

“贝勒爷你手下是有什么能人异士吗?叫上来让大家瞧瞧啊,再展现一下你贝勒爷的实力呀?”

陈皮紧接着开口,他要啪啪打脸贝勒爷!决不能让这家伙装完杯之后,还这么悠哉快活的说着话!

“来!还请陈四爷准备一些鹅毛,越多越好!”

贝勒爷脸上的笑容,自从上酒开始,从未停止过!身为他这样旧时代的皇亲国戚,本身自带高质量男性的魅力!迷之微笑也是从不缺少的!!!!

“拿!”

陈皮一声令下,光头哪敢不听!小碎步跑着去后厨要羽毛去了!刚好饭局之上有一道长沙本地菜烧鹅!这活儿都不知道鹅毛有没有干!

不一会儿!光头拖着硕大的身体,屁颠屁颠的走来!手里还拿着两撮羽毛!

“爷,干的!后厨拔毛都是慢慢拔,没用水烫!”光头双手奉上,将羽毛递给陈皮!

“拿!你要的鹅毛来了,你想干嘛?”

陈皮一只手巧妙地将两撮鹅毛合为一撮,抬手到贝勒爷前。

“来,给大家伙上点节目,看看爷的气场!”

贝勒爷又是拍手,又是叫喊!

不时,一位女子走上前来!接过来陈皮手中的鹅毛!

走上前在贝勒爷旁边轻声细语的说了两句!

“各位,有没有随身带布?要不霍当家的手帕借我一下?”

贝勒爷话还没说完,手便伸过去想拿!霍仙姑想着让他弄吧,看她能弄出什么名堂?随手拿出一块普通手帕,递交到贝勒爷手上!

贝勒爷再将手帕递给女子!

女子接过手帕蒙在双眼,将手帕当做眼罩!随后后撤留出一些空间!

双手一撒!

鹅毛散落,数不清的鹅毛,在空中化作些许幻影,最后缓缓落在地上!

“八十三!”

女子并没有摘下眼罩,而是说了个数字!

低身下去,一根一根的捡羽毛!意外的是,女子并未摘下眼罩,却能每下都精准的猜测,或者说预算好鹅毛的位置!

女子将鹅毛捡起放在桌上,一根一根地数起!

“一,二,三,四…………”

一根根鹅毛被分到一旁,陈皮低着眉头,莫非真的有人能做到,不用眼睛,只靠听力和感觉便说出落地东西多少?

鹅毛一根根减少,数到最后!

“八十,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

完整不漏,一根没多,一根没少!女人摊开手掌,挥了挥袖子,表示自己没有藏羽毛!

缓缓摘下眼罩,递给贝勒爷!

贝勒爷再将眼罩递给霍仙姑!霍仙姑笑了笑!

看着众人贝勒爷紧忙说道:“要不数数吧?陈当家?霍当家?”

看着众人不说话,随机将矛头指向陆建勋!

“要不陆长官数一下?”

陆建勋急忙摆了摆手,一脸赞赏的道:“贝勒爷手下人才辈出,靠这种听力能数出多少根的人,那要是到下面也是个高手!!!”

陆建勋没聊两句,又将贝勒爷扯到主题之中!毕竟人家展现出的实力也是不弱的,现在自己并全没了,也需要帮助!

唉,我就勉为其难接受吧!!!!

“是啊,贝勒爷家底深厚!这种人才也有!”

霍仙姑也是随便说两句,人家准备的这么齐全,不就是贪自己家矿山吗?我给你好脸??

老娘不一嘴巴子给你扇歪就不错啦!

“贝勒爷啊,如果你就这点实力的话,湘江上也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捕鱼捉虾的!”

陈皮不慌不忙的嘲讽道,说贝勒爷就是个臭鱼烂虾之辈!捕鱼捕虾都算是抬举他了!

“今日只是小手笔,我若是带好手过来,这长兴坊还能让我施展吗?”

贝勒爷对着陈皮的嘲讽,笑了笑!如果他今天谈判对象是陈皮的话,他肯定会劝服对方的!可惜不是啊,谈判的人是陆建勋!

“陆长官咱们这样,到时候这样!”

贝勒爷一脸扯蛋的表情,跟着贝尔爷吹牛杯,画大饼,幻想以后的美好计划!

“我就是好奇,南方有什么东西?到时候出来的东西我只挑几样!我感兴趣,我就拿不感兴趣全都送给你们!”

面对如此豪迈的贝勒爷,三人感到疑惑不已!

大老远来长沙,就为了拿几件东西?我信你个鬼,你个半脑瓜子秃子坏的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