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墓中大凶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2022字
  • 2021-07-13 20:01:22

彪哥眼见地上有一个金戒指,满眼放光,那可都是都是银子!不过也不敢自己动手。而是轻轻的对狂狮唤道!

“虱子,看那,金的!”

嘴上说着,手还不闲下来,指着那金戒指。

听到彪哥的话,狂狮眼睛一转。

地上金色的东西自带光环,狠狠的吸引着狂狮的目光

“小心点,保不齐有什么妖蛾子,拿着”

狂狮看着心动,可着玩意儿保不齐是什么牛马。拿出俩副破破烂烂的工人手套,一副扔给彪哥!

彪哥早就开了光的戴上手套的下手。

拿起来,憋着口气,用力一吹。

带着口水的气流,瞬间就把黄金上的灰尘污垢统统洗干净!

可越看越不对劲,彪哥是没什么眼力见让他去辨别古董真伪还真看不出来,但是看一件物件的基本入土的年份差不多看得出

看到彪哥捡起来没事,狂狮紧忙靠上去,倒不是害怕,万一有什么机关还有个照应,

“彪子!还记得小二吗。”

狂狮定睛一看看见那金戒指眼熟,不忙想起村子之前的年轻小伙在下面糟了坑,人都没找到。

手上同样有金戒指,还是狂狮帮他讲价的呢。

彪哥同样想起,警惕性不免增强了些!

“你是说?二狗子的!”

那青年叫王二,属狗的。一起玩的朋友就给起了个外名!

“翻过来,当时戒指我看着买的,下面有刻着二狗子的姓!”都是黄金,光又暗。能看出问题已经是有眼力见的了。

彪哥听闻,把戒指翻了个面。果然!!戒指下,一条细细的腰上刻着王字!

“这!!” x2

两人顿时冷汗直流!

同时咽了口口水。

彪哥娴熟老练的拿出一枚银元!

“大光头!”狂狮擦了一下汗,说暗号似的对彪哥出声道!

彪哥看了一眼狂狮,笃定决心,将银元扔上天。附带说着

“好,光头走!”

洞中静若无人,就连喘口气都听的一清二楚

“恒!”银元落下翻转出来的声音!

“不会是壹圆吧?”狂狮听着声音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翻,彪哥眼疾手快的把银元拿起,接着风灯的微光,看清楚上面是左右两草相连,中间竖直向下写的是繁体字的壹圆!

“走吧!”彪哥提着胆子招呼狂狮!

两人走了没多久,感觉快要到达洞终处时地上打着一根柱子,柱子上还系着跳粗绳子。

“彪子你拉上来。”狂狮看着这个绳子,拔起腰间从杀猪匠那边好不容易淘到的刀。据说没把杀猪的刀上都有煞气,一般的邪崇都会被煞气给吓退,不敢近身!

吐了口气,彪哥弯腰曲背把绳子慢慢拉起。绳子可不轻有个百来斤。

感觉绳子时候拉到尽头连忙对着狂狮道!

“来了,准备好”

狂狮早就准备好拿着杀猪刀慢慢靠近!

缓缓拉起,先是浮起一个人头。慢慢地一具身体呈浅紫色的尸体被拉上来。

往近了看还能看见喉咙上的勒痕。

“不要乱动。”

狂狮看着尸体有些诡异,他可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彪哥也准备好,如果发生意外,直接把绳子拉下去,再让他掉下去。

过了半响,眼见没有动静,两人这才松了口气纷纷靠前。

“虱子,你说这会是啥。”

看着眼前,有些渗人的尸体,彪哥心里不免打了个寒颤。

狂狮没有说话,而是用手中的杀猪刀将尸体翻了个面。

“这!!” x2

两人同时感到疑惑,这居然是同村的二狗子,也就是之前那枚戒指的主人王二。

彪哥看着眼前,王二浅紫色的尸体和前方不见底的洞坑,犹豫了。

“二狗不是在另外一个地方着了坑吗?怎么会在这里?”

狂狮也同样惊悚,另一个地方都找不到的身体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走!”

说是迟那时快。看那洞中呼呼地爬出一个身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身上是降紫色的皮肤。头发飘散,牙齿比常人的牙齿要长,更加尖锐锋利。

几乎整个嘴张开才把牙齿勉强打开。

想也不用想他们,这是遇上了个大,麻烦这家伙没在下面待个三,五十年的肯定憋不出的道行的行为。

“走,快走。”狂狮一把架菜刀,拉起王二尸体向那怪物丢去。

只见那怪物随手一挡便将王二的尸体划了个深痕。顺带丢下洞里。

“啊!”一道低音深吼从怪物的声带里发出,让人耳膜不适!

“快呀,一起走。”彪哥那时快的一把将胡国华抓住一溜烟似的,赶紧往洞外跑。

怪物似乎感到自己的猎物即将逃走,紧接着跟上发出一声低吼!

“啊!”

两人疾跑过程中略过东南角时,发现蜡烛已逐渐变绿!甚至在大风之中飘忽不定,仿佛雨中枯草,随时有熄灭的迹象!

“彪砸,等下你先上去,我断后,扔把火给我”

胡国华看着洞口还有十米远,甩开彪哥的手坚决停下脚步,拿起杀猪刀,准备与怪物殊死一搏!

“上面的来把火,下面有大宝贝!”彪哥咬紧牙关说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宝贝。

上面的伙计一听以为下面有大宝贝招呼的人准备的火柴,一人都拿两个土箕(装土用的那种农具,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可以查一下。)

首当其冲的是一头肥头大耳,长相贼贼的胖子,只见他眼眼睛发绿的整个人直接冲进去。

胖子下去一眼就看到了彪哥,急忙上前追问一下,看能不能薅点羊毛喝点小酒。

哪道彪哥一手抢走火把,骂骂咧咧的冲向狂狮。

“等等我呀,彪哥分小小口汤喝吧。”

不知所以然的胖子也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呵!呵!呵!”

一边的狂狮身上已经早已被汗水渗透,肺疯狂负荷的工作。

狂狮采用迂回战术不和怪物硬碰硬鬼知道,这在地下呆了个三,五十年的家伙,身上会不会带点有毒的东西。

依靠着杀猪刀不知名的煞气,非常紧,贴着和怪物绕!

彪哥大老远就看见狂狮在那边跑来跑去被怪物追着打,直接将手中的火把丢出去。

“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