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12点网抑云!人间不值得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2840字
  • 2020-09-12 19:28:59

感谢“幽玄”“Vivo 60166016247”

“Elaine婷婷儿”好人绝对是好人,连续两天!

“热血少年”“Purple army”

“欢乐马”老粉了哟

“南洋帝国”“有事没事要找事”“黑暗支配者”

“嫁给我*好吗?”

“又双叒叕”“寡王负一货”

作者最近坚持一下,每日2000字!今日暂时打卡。

“不行,人还没回来”陆建勋慌忙的手抽着一根雪茄,脸上的神情并不是很愉快。

“陆长官和霍当家的一样聪明!”陈皮暗暗嘲讽两人,毕竟合作关系而已,他也不怎么看重陆建勋,要不是他能帮他杀了张启山,否则陈皮根本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连尊师重道都不会的狗,还敢在这说话?”陈皮说是这样,霍仙姑越是鄙视这“老皮”。

“唉,现在我们应该抢的先机,做好准备,下墓!”陆建勋感叹一声,随即拿起自己这几天准备的资料。分成两份递交给陈皮与霍仙姑。

“霍当家不是找来了高手吗?这洞应该会挖吧?”陈皮看着资料上写着四处无洞,原先矿洞已被埋的消息。嗤笑一声,又开始嘲讽霍仙姑。

“哼,不像某些人养了一些废物,就只会装饭!”霍仙姑脸色也不怎么的好,毕竟被人嘲讽这么多次,没发作已经是很好的一个境界了。

“好了,回去召集人手!几天后一起”陆建新鼓了个掌,停止两人说话,并一边遣散。

“这要是多呆一会儿,我这不得炸?”陆建勋由衷地想到,两人若是在一起久一点的话,会不会真的打起来?

用白条在的马快马加鞭赶了一天一夜后

“啊,嫂子,你说兄弟们不需要休息,佛爷也需要吗!”齐铁嘴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抱怨着。好似是为了张启山。

张日山看着周围,赶了一天的路,自己的人马也累了,毕竟剩下的路还需要半个时辰,便对尹新月说:“夫人,要不我们在这休息一下吧!兄弟们也都累了。”

坐在马车里,正在照料张启山的尹新月。忽然听到抱怨声拉起窗帘,果然!看见一群士兵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是铁也得被磨出几斤铁粉,虽然一行人气喘吁吁,但是也没有一个言累。

尹新月于心不忍,毕竟这是自己夫君的手下呀!

于是下令众人休息半刻。

“啊,师父,你要不吃点东西?”胡国华手里拿着干饼,想要递给张九龙。

“这个?不要了!”张九龙听到胡国华的声音,以为是什么好东西?抬头一看,居然又是个干饼。瞬间就萎了下去。

作为来自未来的人,不知怎么张九龙并不喜欢这种东西?虽然有嚼劲,但是长期吃也不习惯!反正还有几里的路,很快就赶到。

“饿一下肚子没事”张九龙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师傅,你说那座山的风水怎样?”胡国华啃了一口干饼,用手指着前方一座山。

三层线尾巴状一节接一节,一节更比一节长。最后一道似乎突破天际!

“这个应该是!”张九龙想起某些知识,可又觉得很模糊。

“龙爷,那个是龙尾!”或许是两人沉思的太久了,也或许是齐铁嘴悄无声息。

听到齐铁嘴的声音两人像声音的源头寻去,才发现齐铁嘴已经在他们旁边,正在嚼着一块饼。

“龙尾?八爷,你是说这有龙脉吗?”关于龙脉胡国华也在16字阴阳风水秘书上看过。

“八爷是不是有什么案山?”胡国华也是继承了张九龙的“优良传统”模模糊糊的说着风水知识。

“那是朝山案山!学艺不精!”齐铁嘴咬了口饼,戳了戳眼镜,还说了胡国华一句。

“走了!”

正当胡国华想提出新的问题时,大老远的就听见张日山在那喊。

“哎呀,我这老腰快散架了咯!”齐铁嘴嘴上抱怨了一句,伸展了一下自己拥有九块腹肌的胸。又持着抱怨的心态走向大部队。

“师傅,我”胡国华刚想叫张九龙,一走一抬头“诶,我师傅呢?”

胡国华望了望四周,也没啥人会不会被虎叼走了呀?还是看见远方有美!不对,师傅不是一个好色的人。

胡国华坚信着自己师傅,会位兄弟两肋插刀,不会为女人冲冠一怒的。

“傻徒弟,走了!”张九龙缓缓从坡下爬出,至于为什么会从这里爬呢?

“我**,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胡国华骂了个街之后低身扶起张九龙。

“刚才不小心和周公去砍大山了(北方语:闲聊),结果不知道脚下有坡摔下去了!”这是另一个版本的回答。

“刚才我观察着龙尾入神掉下去了!”张九龙清一下嗓子,随后正大光明的说出。

半刻钟后

“小二给我来你们这最好的面,今天有张公子买单!”胡国华扯高气扬的对着店里大喊。

“大哥,你来了!里面请”小二,听到这声音,一看就是来了豪客,轮着自己的毛巾,自个儿上了。嘴里还念叨着奉承的话。

“小二,你这有什么吃的都给爷上!”张九龙说完还不示弱的拍的拍自己的钱包!

“大哥,我们这里有棒槌粥,这米还是专门从万昌进的。”小二一听这活来了,立马就介绍自家的特色菜。

“啥玩意,棒,棒槌”张九龙一听诶不对劲?棒槌是啥玩意?

“哦,客官你们是外地的吧?简单说就是人参粥。”小二听诶,这好像不是来旅游的,估计是有什么事情来避难的吧,反正对面腰包子鼓鼓的,自己可是有钱赚。

“你这有什么特色招牌最贵的最好的,给爷上!”现在的张九龙正符合着那一句

我不知道什么是年少轻狂,但我知道胜者为王!

“不行,得赶紧带佛爷回老家!”担忧的张九龙始终没憋住,说出了这句话。

不知为什么,离长白山越近,他就有一种感应,或许进入张家古宅,自己就能得到记忆了!

“尹小姐,稀客稀客!”贝勒显得衣服有些衣衫不整,他刚听手下说你一位自称是尹小姐来拜访,咱这一听也就知道没谁了,连忙出来迎接。

“贝勒爷,打扰了!”尹新月人显得憔悴,但是一些礼仪还是忘不了的!

“哎呦,我启山是兄弟啊,怎么可以这样说呐!走先进去吧?唉怎么没看见启山兄呢?”

果然,一位扑街作者说过:“长相帅气的人,到哪里都有gay。”

“他,唉!”

两人就这样站在门口絮絮叨叨聊张启山的事情,聊了将近半小时腿都麻了,也没有注意到。

“我说进去吧!”张九龙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于是领着齐铁嘴上来说。

“嘶!这位是谁?”听到聊天被打断,贝勒爷眼神利索的看着张九龙仅仅是第一眼,他想起了一个故人。

“在下张九龙!呵呵!你也很像我的一位故人!”就在刚刚的瞬间,张九龙的眼神变了,变成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还有瞬间折转回来!

“淦!(淦江的缩写)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张九龙觉得自己脑子再一次抽到了。

“他?”贝勒愣了一下,神恍惚间人都走了,他还没察觉。直到手下叫他

“爷,人进去了!”

“贝勒爷走啊,愣什么神呐?”齐铁嘴见人没上来,赶紧上去打招呼,毕竟到了人家的地方!

“哦哦,走走走!”贝勒足足愣了两三分钟才缓过神来。连续说了三个走字才走的。

“贝勒爷,这是啊!”齐天嘴呼吸了几口,戳了戳自己的眼睛,稳定下来,看着自己眼前这口鼎。

鼎上面刻着各种奇形怪状,但论最显眼,最辉煌的还是属一人。

其人在中,四面皆环一人,雄壮威武!。其人之下有万人,奉若神明跪拜。

鼎是四脚的,而这一画面足足占了鼎的一面

“八爷,你知道这个!”贝勒一听这可是自己父亲从大清将亡之际,从皇宫里搬出的。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于是就放坐庭中烧香祭天。

“这东西是从皇宫里拿出来的吧?”张九龙看着这鼎质地不凡,而且表面没有碰过土的样子,应该是长期存放于地上,而能存放如此贵重之物的也只有皇宫了!毕竟自己前世的司母戍鼎也比这个差不了多少,更何况这么大的玩意儿,司母戍鼎还在地下呢。

(说实话,人间不值得。

今天有一些事情嘛,所以就这样,各位观众大老爷们喜欢这本书的话,给个推荐票吧,太久没有看见票票了,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