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九龙君!故乡的樱花开了。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3282字
  • 2020-08-30 07:56:55

注白嫖有个度,

多给点推荐陆。

“鹧鸪天个体化”连续两天给我五票,还是在起点。同志们,你们要知道起点得一票,这种事不好弄的呀,他就算是最高级三票,每天也是,别的不多说了。自己知道

“北唐大将军”九票最高

“书友20171118034949744”哇,你前面这个太长了,我退出去还看了一下确认。

“王小飞”“Wm22334”

“书友20200306141050071”

“天生我才必有我猫”

“我僦看看”“Viv 060166016247”

“黑色雪碧”感谢了老铁,你是坚持到现在的。老粉

“遗落日记”

QQ阅读用户给我打了100打赏,这是我唯一的一个打赏,有的起点用户就问:“哎,你那边不是有一个吗?”

没错,那个是我自己给的,没想到吧?

还有你们以后给我注意点,有什么不对你们就提出来,在那边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群聊自己加,真的是没见过你们这些人:922146691

“唉,佛爷好了!”齐铁嘴边钻研着手中的书,边看着张启山。

可以这么说吧!齐铁嘴学到了他父亲的十分之一,而他父亲学到了他爷爷的十分之一。

虽然代代相传所消失的绝技虽已不复存在,但是齐铁嘴依旧能凭借着这些遗传下来的半本残片做长沙九门。

正当他看见一个风水学上的难题时,忽然看见张启山睁开了眼,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八爷,夫君怎么了?”路过的尹新月,听到这个声音,火急火赶的跑到房间。

刚冲进来就看见做起来的张启山,一个没忍住就哭了出来:“傻瓜,你知道让我有多担心你吗!”

“嘶!”齐铁嘴暗叫不好,一溜烟的功夫,自己就跑出了房间。

“老八,赶紧来尝尝我的老八秘制小汉堡!”张九龙手里拿着一个类似于汉包,却又有点不像的汉堡的汉堡变异种。

“什么东西?老八?不是龙爷,佛爷醒了!”齐铁嘴听到老八秘制小汉堡,这个名字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可又不知道从哪里不对劲?但当下也想不了这么多。主要是张启山醒了!

“这东西还真的有用!”张九龙想起那红色的“飞血见”着实有些神奇。说它是毒物吧,又能救人,可说它是好药吧,普通人吃了却会死!世间万物,总有这样一个有利有弊的缺点吧。

犹如张起灵拥有真正的长生,可何尝不是一直失忆呢?

“那走吧!”张九龙以为齐铁嘴是出来报喜的,不知到他是被尹新月用“爱的力量”感化出来。

“龙爷,龙爷您别,唉哟!”齐铁嘴想叫住张九龙,但还是慢了一步,张九龙已经将门推开。

映入眼前的,是小娇妻躺在霸道总裁怀里的画面。尹新月听到开门的声音,头转过去发现是张九龙。脸上像熟透的苹果一般,已经红透了。

“嘶!非礼勿视!”七天再喊了一句,非礼勿视,随后背着张九龙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张九龙一脸尴尬的:“你们继续,你们继续!”随后将门关好。一招飞龙在天随后接亢龙有悔,正打算如狼似虎的使出自己的绝技时。(老八秘制小汉堡不需要面包的吗?)

“你们可以进去看夫君了”尹新月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脸上的红霞还未褪去!

“发生了什么事?”此时,张日山也赶过来,若不去通知的话,他也会赶过来。只因张九龙那一招“亢龙有悔”威力太大,别以为是敌袭,可没想到。

“夫君,他好像醒了,但是就是神还没缓过来”尹新月回想起刚刚,张启山把她搂在怀里的幸福感。

说时迟,那时快。齐铁嘴和张九龙还在“领悟”刚刚话中的奥妙。而张日山听到这话,只知道张启山醒了。一个奔雷般的速度,像一个gay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另一个gay一样,冲了进去。

“不会吧!不会吧!”张九龙和齐铁嘴看着张日山这么担心张启山,甚至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瞬间想起了长沙的某个传言。

“佛爷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近女色?”

“说不定他是个gay”一位正在洗衣服的大嫂。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尹新月现在在自相矛盾了,一会想可能一会又想不可能!

“这哪里是状态不佳?这明明就是还没缓过神”齐铁嘴左右试探性的,在张启山面前吱了两下。结果张启山还是没反应。

“哎呀,又得忙活咯!”齐铁嘴幽怨的抱怨一声。

“现在应该是先想好我们的去路。毕竟,我们已经暴露了。”张日山早就冲进来,可是发现自己的gay还没醒来,理性思考之后。终于想出一个“没有”撤退可言的计划。

“要不!回北平吧?”尹新月想了一下,自己能投靠的好想只有自己的娘家了。

“不行!这样可能会霍霍到新月饭店”张九龙虽然也担心张启山,但是如果张启山还醒着。也肯定不会,让尹新月这样子来。

“等我一下。”齐铁嘴丟下一句话。自己走出去不知道干嘛。

一座私人监狱!

“你们招了吧,说不定张启山已经死了!”一个手中拿着血迹斑斑的绳子,一脸邪恶,好似要吃人一般。

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不,应该说是,鲜红色的白衣。倔强的说着

“卖国贼!畜牲!如今,长沙危在旦夕,你们脑袋想的是什么?钱?我告诉你们。佛爷把长沙城的百姓放在第一,我是不会出卖佛爷的,来吧!给个痛快。”

那一名身上血迹斑斑的人,早就已经忘记痛苦了。对方对自己使用了,所有可以使用的刑具。如果不是自己意志坚强,恐怕自己早就交代出去了。

“行行行!”那个执鞭男,阴冷一笑,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包药,打开取出其中一粒。

“这是刚从德国进的药,吃下去之后你就会跟睡着了一样。”

“谢了!”满身是血的他咧嘴一笑,好像从地狱解放了一般。张嘴把药丸吞下,随后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这一刻,他感觉到世间无与伦比的安静。

原本以为等待的是无声安静的死亡,但下一秒他的脸上不足以用狰狞来形容他的面相,而是已经完全扭曲了。

因为他感觉到地狱近在咫尺,但自己却要遭受18层地狱的折磨才能进去。

“你!你这是为什么?”艰难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眼中黑白相交,几乎靠着自己的毅力支撑下去。

“哈哈哈哈,就是想看看你这条狗,死的时候会不会向我求饶?”执鞭男狰狞大笑,露出恶魔的面孔!

最终,那张启山手下口吐白沫,脸上还不时抽搐着。

“师傅,你看”胡国华骑着快马翻身一跳,跳到了张九龙面前,并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此物名为:卸岭锁。

顾名思义,就是卸岭一派用来保存冥器的锁。

俗话说这搬山有术,卸岭有甲。

这卸岭之技从诞生之初便钻研奇门遁甲之术,还融入了墨家机关巧妙之处,并与公输家联姻。所谓的公输家,便是公输鲁的后人。后来也有人称他为鲁班!!!

箱子打开的方法有两个,一是用奇门巧劲将其打开。二则是用钥匙,这钥匙也不一般,这钥匙是七拼八凑凑出来凑成了一个钥匙才能打开这个锁。如果强行打开,里面的东西就会自动毁灭。

而这奇门巧劲刚好就赶上了,张家人的指上功夫和发丘中郎将的两指穿洞。张家人两指下去,力劲十足,而发丘中郎将则是讲究破解机关,两者截然不同,而张九龙将两者融为合一,虽然还在尝试着,但是微力是不容小觑。因此,这个锁,便成了张九龙存放重要机密的小箱子,里面被改造成可放可取而不毁,若是想取的话,至少得有张启山那样的指上功夫。

话说至此,张九龙接过匣子,两手用力,慢慢的感受着锁里面的变化。此时间,胡国华呼吸都不敢大声。

“锵”的一声,箱子被打开了。在别人听来看来,这只是箱子被打开的声音和过程,在张九龙看来听来过程绝对是一把屎,一把泪慢慢度过来的。

抽出一把信,信上写:

陆建勋派出精锐之师,企图前往白桥偷袭。与吾等半路相遇,属下巧施妙计,将其擒获。

正欲为,陆建勋入牢狱之证。恳请龙爷批准,吾等自押至长沙。

———————白鹤

“准备笔墨”张九龙看着这文言文,自己也挺感兴趣的,穿越之前他也是个文言文的爱好者。但凡不是太难的,他喵一眼大至懂得意思。

“不是有钢笔吗?”

张九龙拿着毛笔,好生不是味道。文言文他可懂,可这毛笔他却不懂呀!

“啥?什么笔?”这个名词对于胡国华来说是一个新有名词,让他非常的懵逼。

自己是个乡下出身,又没跟洋鬼子学那套。思索了一会,胡国华灵机一动,从袖子里摸出一根墨水笔,递到张久龙面前“师傅,是不是这?”

张九龙定晴一看。“好小子,居然还有这玩意?”张九龙一把夺过钢笔,正要写时。这才发现早已没有了墨!拆笔抽墨放入三个动作,简单凌厉。

“师傅,你小心点,这玩意我要当传家宝了!”胡国华一脸赔笑的,原本以为这玩意儿没什么用,结果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平,此时应该还是个洋玩意儿。以后传给子孙后代,也算是可以让自己子孙骄傲一番。

贤弟,此举胜哉。

吾于东北之处,经往贝勒府。途经张家洵启山兄治病之本。另,此精锐之师,当为我一利器!

另记!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壤外必先安内!

—————九龙

张九龙思前想后之后又把九龙后面添了个君,名为。

九龙君!

明天开始统计了,坚持每天2000字以上,先上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