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雷霆嘎巴一般的更新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3087字
  • 2021-07-07 18:36:38

齐铁嘴隔着衣服摸着自己祖传的护心镜“不对,我有护心镜,龙爷来历不凡,身上更有发丘天官印,可这二爷,我可没听说过有什么护身法宝呀?”

齐铁嘴可谓是动用全身的脑细胞,回想着探索整个晋墓过程。这受伤最重的也是张九龙,可是复最好的却也是张九龙。

“现在二爷怎么样了?”莫言想说出这句话,但又害羞吞吞吐吐半天才憋出。

“二爷怎么了?二爷现在好着呢,他现在吃了大祭司的药身体好多了”张日山叹息一声,要知道在不久前也有人这么关心二月红。

“对了,夫人呢?”齐铁嘴以为尹新月有事,索性等下在问。可是他发现他们在这捣鼓半天,却不见尹新月出现。

“表姐他,回去新月饭店了。那边四通八达药比较多,希望能找到能治疗姐夫的”莫言得到二月红良好的消息,即害羞又兴奋。可又听说他旁边有的女人。这心里的醋坛子算是翻了。

“等等副官,你说二爷吃了大祭司的药?”齐铁嘴苦思冥想,终于想到,后来二月红旧伤复发,大祭师把药给他吃。

不久后

“整装带备”张云山用自己的熊嗓子大吼着。

“哟,这不是霍当家的嘛,这不是出城找帮手了,这帮手人呢?”陈皮脸色相当不好看,嘴里还冷嘲热讽着霍仙姑。

在二月红交予大祭司照的时候,霍仙姑就已经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可算提前几天赶回。

“原来我这帮人家忙的,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哼”陈皮对霍仙姑什么脸色?霍仙姑很早就了解的明明白白的。自己老早就钻研一套专门对付陈皮这种尖刺的话了。

但是陆建勋可不管这些,他管的,可是挖了墓之后大大的功勋。一方面得到了长沙老九门的支持,上面也会忌惮他像忌惮张启山一样。

更何况里面奇珍异宝的功效,可不仅仅是能挥霍的金钱。

想到这些,陆建勋可是使劲的流口水,但是形象不荣辱他这样,擦了擦口水“两位别吵了,当务之急是赶紧下墓,准备好人手,我决定十天后下墓。”

陆建军现在看来很有深谋大略,一般就是这种人到了应急的时候,往往是没有什么用。正如同作者一般,想坐在家里等作文飞过来,但是他的责编告诉他,他得去写作了。

“我给二爷吃的,是我们族的灵药”大祭司原本处理完公事之后就去照顾二月红了,可没想到张日山火急火燎的找到他,问了他这些话。

“大祭司你给二爷吃的是什么?”

“那你这边还有没有?”

“佛爷真的很需药”

对这个问题,大祭司的回答是。

“圣药,我这里倒是没有,但是我听说黑桥族有一个圣物。”说到这大祭司卖了个底说明白了,就是想借他们手,攻打黑乔族。

不知道大祭司这个关子要卖多久,反正张日山是受不了了他的好大哥,还在躺着呢。

“到底是什么?”

“黑桥圣物飞血见虽然有剧毒,但应该可以治疗佛爷。”虽然大祭司没尝试过,但是白乔人祖上能人辈出却是有的是,其中有人使用过这飞血见。

效果奇特,但服用这个的前提是必须给是身怀重病的人才能服用,若是普通人相视的话,那相安无事的后面就是白事了。

“说说你们的计划吧!”事情到如今这一步,张日山已经知道之前大土司联合黑桥人谋害大祭司。

让大祭司怀恨在心,现在就是想一心复仇,恐怕这计划再回来的时候,大祭司已经计划好了吧!

只是刚好碰上张启山,需要这药,顶多两人两败俱伤,但现在不一样,有了他们的加入,白乔族可增加几分胜算。

“先这样,再那样,然后那样就可以了”大祭司哔哔叭叭的跟张日山说着一大群计划。

竖日申时。(15—17)

天正热

在张九龙和张日山的带领下,百来个白桥族人已经抄小道靠近黑乔人的大营。

试问,这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答案是黑桥认自己,白桥人于今天中午将黑乔人约战,如今正在辘战中,大营之中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龙爷这里人比较少,你带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去偷“飞血见”!”

任何人都不愿意去甘于人下,但是明显这事情张日山比张九龙有意见,明面上领头张九龙和张日山,但实际上一切命令还是由张日山为首,毕竟有经验,好办事。。

“好,你要快点!”张九龙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毕竟他一个战场小白和一个在战场磨了数十年的老兵,比谁的计划?孰轻孰重,大家自己清楚。

“尽情的杀戮吧!”张九龙转脸一变又变成那恐怖的杀戮之事,但是与上次不同的是,他眼中还保留着些许理智。

“那边有人!赶紧通知所有人一起!”第一个发现这里的士兵并不是盲目的自己进攻,而是号召所有人,毕竟现在大营实力空虚,要是被谁钻进来的话,那可不好办!

但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这种想法,才会让张日山有机可乘。

“我于杀戮中绽放

亦如黎明的花朵”

穿着明显的衣服,一方白一方黑,似乎代表着太极八卦中的阴阳。刚一触碰,张九龙手持百辟刀,身上沾满了鲜血,他左劈右砍,横冲直撞,犹如入无人之境,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另一边,张日山悄无声息的进入黑桥的祭祀坛。因为眼前的则是一个老太婆,后面带领着十多名穿着黑乔服饰,却又比普通黑乔人显得高贵的衣服。

一行十多人跪拜在一个,神像面前。为首的老婆子手里捧着一个盒子,嘴里嘀嘀咕咕的念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咒语:“????????”

张日山看着祭坛上跪拜的黑桥众人,就知道他们在进行什么祭祀,或许是祈祷吧,应该是今天与白桥约战,祈祷吧!

但可惜的是,这些还不如几把手枪实在。不过当他看见那老婆子手里的盒子时,眼中闪过炽热的光芒,心想“那应该就是“飞血见”了吧”

“娘,那边有人!”一个年轻又敦厚的声音出现了,而这声音的主人若是有读前几章的读者,就知道这是成功之子。

要知道在这黑暗的月光下,要发现一个人很难,可是这成功知芷天生有一双夜眼。晚上可观察夜物,倒是一个下墓的好手,可惜没练过。

“不行,得赶快下手。”张日山心里的话还没想完,手枪就已经出现在手上。一个冲刺过去,开了四五枪“破破破”打倒四五个之后又冲到那老太婆脸上,把鸡腿上匕首,狠狠的来了一刀斩腰。

过程仅仅在三次秒之内,没有人相信。一个人,能在三四秒之内冲出十几米之远。

但这也仅仅是,他们没见识而已。距离老婆子较远的已经逃之夭夭了,而比较近了,已经两腿发麻,想走却也走不了了。

“你,你到底是什,什么人?”左边一位长老倒是鼓足了勇气,说了句完整的台词,但是还是结结巴巴。

“我和你拼命了!”成功之子抄起旁边的石头向张日山砸过去。自己也是一个野猪翻滚冲过去,要和张日山拼命。

但是一个老兵怎么会让他有机可乘呢?他还以为张日山离他有四五部,但其实不然,现在的他感觉到胸前一股疼痛,随后就是灼热的鲜血喷涌而出。

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成功之子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母亲在自己玩耍的时候,随后也去了极乐世界,向佛祖忏悔了。

张日山没有回答那位老人的问题,而是弯下腰掏起那红色的盒子问:“这是“飞血见”吗?”张日山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这原本让已经快要尿出裤兜子的长老,真的尿出来了。

“对对对,没错没错,那就是!”那长老似乎把这句话当做自己的遗言一样,既想说出可又不得不说出。

可是自己跟自己矛盾了好久。张日山一想,东西拿到了,他也不是个嗜杀之人,也就放过了,旁边这几位“走不动”的“老人家”。

“咻”一道犹如鹰毕般的叫声,从黑暗的空中散开,叫得有些慎人。在别人眼中是恐怖的,可是在张九龙这里却不一样,这是他和张日山约定好的暗号。

他知道应该是张日山得手了:“撤退!”一声令下,原本打得势均力敌,准备血战到底的黑白两桥人被一声撤退给镇住了。

白桥兵也是训练有素的,一下子就安排好了。先行部队,后行部队,抵抗部队……

而另一个战场也是热火朝天的进行着两方短兵相见杀的那叫一个血流三尺。

可就是有这么一个男人坐在两军交战处,左侧上方一个椅子上。手里还拿着自己在里泡的上好米酒,闻着香甜的米酒,看着这“世纪大战”好不快哉。

白桥人虽然和黑乔人有一些战争,但也不至于像今天如此大场面,在座位上这位男子的记忆中。上一次发生这种战争,还是在30年前,因为黑桥人将白乔族的大土司杀害。

他便是黑桥族的首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