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吕氏传人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3457字
  • 2021-07-07 18:36:26

“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陆建勋的副手背绑在椅上,嚣张的叫着。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战场上的逃兵,我会向你们询问老实交代,你们要是回答对了,你们就能过好一点,不老实交代的话,手底下见真招”狂狮这时站出来说话,手里还拿着个鞭子,鞭子上鲜血斑斑,似乎沾染过千万鲜血一般。

“狂狮,我有一个办法”这个时候白狐看着狂狮,虽然屈打成招的方法是好,但毕竟是逼的,不管用。

“哦,军师有何妙计快快献上!”狂狮早就料到白狐出现在这里必有妙计,此时即使不惊讶,也要装作很惊讶的样子让咱们的军师有一点自豪感。

白狐看着狂狮,这份既惊讶也不惊讶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是太依赖自己了:“你将他们一个一个慢慢审讯,一天就让他喝稀粥吃个半饱就好,别让它死掉,每三天就让他们聚在一起,还有,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聚在一起的时候,要让他们吃最好,长期以往他们就会达成效果的。”

“唉,这样真的有效果吗?我治军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策略。”狂狮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是还是命令手下照常去做。

“可恶,怎么这么多天了?还没回消息?按道理说最多三天呢!”坐在办公室里的陆建勋按耐不住了,开始在办公室里左拐右拐,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这200精兵已经被人家当成俘虏,准备对付他了。

“鹭!鹭!鹭!原来在这里呀!”张九龙竟然凭借着自己的感知找到了大祭司的位置。

“不行,我跑不动了”大祭司一把坐在地上,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个高贵的大祭司取之而来的,只有这仓促逃跑的女人。

如今的大祭司,身旁只剩下一人就是他最亲近的侍卫。

那侍卫见状,眼中闪过一抹金光,又在万分之一秒内压下去:“大祭司你赶紧跑,我断后”

“是我连累了你们,如果我能回去,我一定将大土司碎尸万段!”现在大祭司心里想的就只有报仇,报仇再报仇!

完全没有了,他之前所说的民族大义了。

“大祭司对不起了,我也是奉命行事!”那名侍卫左盼右顾,发现附近没人,之后举起手中的钢刀对准大祭司砍下。

“快,在这边!”好巧不巧的时候,齐铁嘴张日山也赶到了。

“小垃圾,他肯定是我杀的女人,不允许你玷污!”张九龙原先躲在暗处,想看看这大祭司被人玩弄于执掌之间的感觉如何?但是当它看到那侍卫要下手之时,他怒了,在他那个时代,没有人能阻挡他杀戮的步伐。

而今天一个小杂碎,居然想杀,他想杀的人。

张九龙脸上笑容变得极为诡异,手中飞刀,已经飞出数十把。

“龙爷,你看是龙爷!”张日山看着这飞刀,准确无疑这定是张九龙的飞刀。

“谁?”那名侍卫被捅得全身窟窿,身上一处完好的便是小腿根了,甚至还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应声倒地。

“鹭鹭鹭,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我的注意,放心,我会让你在0.01秒内死去!哈哈哈”张九龙仰天大笑,随后以极快的步伐,飞身至大祭司旁边。

“不好,九爷失控了!”张日山抽出自己珍藏多久的82年手枪打了出去。

可惜子弹虽快,但还却不敢伤到张九龙,只能往手臂处脚处打,张九龙知道子弹打不中他,冲到大祭司面前,葛然就在这时一颗铁弹子飞一般的从丛林中射出。

飞奔而去,目标锁定张九龙头部,张九龙看着这枚铁弹子,往他飞来,不得不放弃目标,抬手一挡。

张九龙感觉到从刀身传到手心上的力量,忽然想到一个人脱口而出:“我到忘了二月红,以及那旁边的两个女的,鹭鹭鹭。”

张九龙看着刚刚射出铁蛋子的位置,反手射出自己余下的两枚飞刀。

“啊!”果然不出张九龙的意外,而其他人都是震撼不已。

“龙爷!”此时的张日山也赶得上来。

“汝之生命比起吾不值一提,更何况汝还是如此弱小的生命”张九龙说着将百辟刀插在地上,打算纯手跟张日山肉搏。

张日山打出军体拳,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军体拳一旦命中一击,便可导致对方重伤不起,甚至丧命,可不是后世那套强身健体的军体拳。

“汝式可有名?”此时的张九龙却是感叹这军体拳的杀伤力和危害之处。

“你是谁?”张日山咬了咬牙,深呼吸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张九龙并没有什么招式,但他的力量却不知为何大增?

“吾名武”还没,等张九龙说完天上便出现一块巨石,随之而来的一道声音。

“你不用报你的名字了,我乃吕奉先传人第43代吕天雄”一道极其豪迈的声音传过来,就连张九龙也不禁征了一下,回了头。

但可是等待他的却是一块巨石,巨石砸在张久龙那瘦小的躯体之上,犹如蚂蚁自认无敌,想举起比自己重千倍的石头,可是他不知道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负担。

“啊,吾誓言杀汝”张九龙一生惨叫之后,便再无声音,尤如一头死尸一般。

“八爷,你去看一下二爷这里,我来照顾。”张日山拿出手枪,对着那自称是吕天雄的人。

“你他丫的作死是不是?敢拿枪指我?”吕天雄开口了,第一句话便是骂人的话。

“你为什么过来?”张日山边拿枪指着吕天雄边跑过去,想将张九龙旁边的大石推开,可是他发现这大石太重了,平摊一己之力推开极其困难。

“他不是发疯了嘛?帮一下你们,还这样对待恩人!走开,你没这个力气让我来!”吕天雄大步跨来,沉闷一生,似乎将丹田之气聚于身上!

“呀!”吕天雄咬紧牙关,好不容易将巨石举起,一把扔在旁,这之后,吕天雄汗如雨珠,衣衫尽湿!

“滚!”这时像一头死尸一般的张九龙居然说话了,可这声犹如最后的遗嘱一般!发出后便再无声响

下一刻,张九龙忽然睁开眼睛,急忙慌张的说着:“赶紧把这件事情办完,找到佛爷,我们赶紧走。”说话声中带喘,喘中带气!

“副官,过来帮我抬一下。”齐铁嘴的声音从草丛里传出,张日山又得奔波一番。

“二爷,这是怎么了?”张日山一进来就看见躺在草坪上大口喘气的二月红。

“他被龙爷的飞刀射中了,赶紧先抬出去吧!”齐铁嘴说着手上的力气一用和张日山一起将二月红抬起。

“师傅,嗯师傅,你怎么了?”消失许久的胡国华突然出现。

“棺材都放好了吗?”张九龙看着胡国华,应该是把任务完成好了,也是自己松了一口气。

“师父,我有按照您说的把尸体放在上面,三个棺材口里。

但是我发现您说其它两个棺材都有,可是那两个棺材似乎被人偷了,而且那边还有暗器。”胡国华不紧不慢的说着,倒是把张九龙吓得一跳。

“伤到哪了?没吧?”虽然张九龙初为人师,但对待自己的弟子,一定是不会虚的。

“放心吧,那机关我破的,那棺材是黑乔人盗走的。”旁边累成狗的吕天雄终于松了口气,说了句话。

“刚刚你说你是吕布传人,难道你是卸岭力士?”张九龙忽然回想起,阴阳风水秘术十六字中记载着著名搬山力士吕布便是其中之一。

搬山卸岭,发丘摸金!

卸岭力士是多靠符咒来让自己力大无穷,与茅山派有硕大渊源。

“原来小爷我的名号这么有名啊!”刚刚吕天雄和张日山交手,也看出张九龙不是一般人能被这样的人赏识,自己何尝不是一件快哉呢?

“那是你祖上有名,就你这样昂,我实在看不出你家元良(祖上)有什么本事”张九龙不动声色了,说了一句盗墓暗语。为的是考验吕天雄是否是盗墓中人!

“你们两人先别聊了吗?俺二爷抬回去吧,龙爷”今天嘴苦,叫一声番一介文弱书生,却要背起二月红,如此重大负担,实在担当不起。

当起身看向二月红眼中带着些许歉意,若不是他二月红,应该不会受伤吧?

只知道二月红已经将刀拔出,拿出自己身上自带的祖传金创药开始疗伤。

“对了,大祭司你儿子我已经派我徒弟给你安葬好了,现在回去!”九龙跟着大祭司商谈,但与其说是商谈,还不如说是交易。

大祭司一听就奇了怪自己儿子的棺材明明在哪?怎么可能被他拉了去?

“怎么可能?”大祭司不信邪的说着。

“不信你自己去找一下吧,走老八咱们先出去。”张九龙随即和张日山抬起二月红走出去。

“诶,等等我”大祭司发现自己儿子的棺材,没了,连忙上去追赶。

“我们还要去一趟圣树,我需要拿到带有族徽的树枝”大祭司追赶上去跟张九龙大声喊着。

“什么?”张九龙大跌眼镜,这刚刚安排自己徒弟去弄好,目的就是为了节省时间,可现在还要绕过去,如果现在出去的话,天黑刚好到外面,但如果进去早的话,至少得再耗费一天时间。

“大祭司,你说的是这个吧?我看着上面标记奇特,我就摘了几根。”幸好胡国华兴趣一起摘了几根树枝,否则这次还是得浪费时间。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这次我一定让大土司为我儿偿命。”大祭司咬着牙齿,嘴里崩出几句话。

就这样一行人九个,组成天龙九部踏上了西天取猪的路程。

(感谢“黑色雪碧”以及“秋天蟹正肥”谢谢蟹哥和碧姐,老粉了啊!

但是这个“欢乐马”和“墨锋笔利”也是连续几天的老粉了啊!

“体伯利安现任航长青山独远MAQ”不是我说你这名字也忒长了吧?

“下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可以是可以,也有点长。

“未半”名字有深意啊!

“红沃兹”嗯嗯,就这样吧

最近起点兄弟点的票子有点少,不过没事,大家给的都是票子,没有差别的,我只想支说大家可能起点,有觉得我不好吧?

没事,这是作者的问题,我自己会好好寻找我自己的不好之处,体谅体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