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龙哥的奇遇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4252字
  • 2020-08-15 17:23:30

“先生,他们人呢?”大祭司以为张九龙在前面,而后武士众人在跟着。

“死了!”现在的张九龙把十多条性命的死,用一句轻描淡写的死了来掩盖住,这是何等的震撼!

“死,死了”现在的大祭司还有点懵逼,虽然有时他经常和大土司做对,但是从利益上讲,他们都是白乔族人,在动手也不会成这样!

但想到大土司杀了自己的儿子,呸,活该

“傻女人,看不出他们刺客吗?”张九龙嗤笑一声,潇洒离去。

“这。。。”大祭司自然知道他们可能是刺客,但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就犹如当时他儿子被大土司加以谋害之时,他依旧蒙在鼓里,不知所措,还傻傻的认为不是大土司谋害人,后来事情水落石出,不能公布而已。

“龙爷,等等我呀,你看什么赶紧跟上”眼间张九龙离去,齐铁嘴也赶紧跟上,剩下张日山不知所措,齐铁嘴还瞪了张日山一眼,张日山才反应过来,跟上齐铁嘴的步伐。

“龙爷,你不会把人全部都”张日山试探性的,比了个割头的动作。

“你看我像那种会赶尽杀绝的人吗?”张九龙摆出一副人畜无害,不知所措的样子,好像自己根本无罪一样,只是被人冤枉而已。

“不是九爷,你干嘛放走他?”齐铁嘴忽然反应过来,放走了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杀手,这不是给自己多添加一份危险吗?

“那个首领也是一个狠角色,看见我跑出50米,他也跑出50米,就剩下五六个活着跑的时候,那速度敏捷的”张九龙说着,还摇了摇头,回想当时那几名武士的速度,他想也不敢想。

“对了,你们看大祭司手上的地图是假的,一路上都是龙潭虎穴,一不小心肯定会栽跟头,他那份是假,我这份才是真的。”张九龙从怀中掏出原先那首领拿着的地图。

“那我现在就去跟大祭司说明白!”张日山一听直接崩起,转身就要去找大祭司理论。

“不是,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傻呢?你和他非亲非故,咱就带她逃过一次命,他不一定会信得过咱。”齐铁嘴看着扑街的眼神看着张日山。

趁两人说话之际,张九龙看着地图,他也见过大土司的地图,还特意观察了他们下一站,居然是一个破庙!

他思索着这破庙应该是一个给世世代代白乔人进来休息的地方,但是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呢?

“可是要不是龙爷动手,我估计大土司现在已经被人家追杀了!”张日山虽然被齐铁嘴劝住了,但是还是表示不爽的强忍反驳几句。

“对,就是刺杀。”张九龙听到这句话,忽然猛地抬头看向张日山。

“龙爷,你说啥子”张日山的表情就是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的表情?

“你们看,这就是我们的下一站在地图上,这也是安全的一站,大土司明明想刺杀大祭司,但是为什么安排这一站呢?”说到这张九龙,故意卖了个关子,看着张日山和齐铁嘴。

“龙爷,你的意思是刺杀?”齐铁嘴又是一语惊人的说出张九龙此时所想。

“对!”

“师傅,走了。”一名长相不是很明显的小伙,脖子上还吊着一个罗盘。

没错,这名男子正是胡国华由于两路大军半路相遇,九龙帮敲陆建勋闷棍子,这才先派胡国华来报告。

“嗯,走吧!”张九龙一把手将地图收藏好,带着自己十几名手下跟上。欧不,张九龙已经没有手下了!

毕竟白桥人也是可以扛棺材的嘛!不是吗?不扛棺材也行。

齐铁嘴大忽悠的嘴巴上来就跟他们说“这是你们自己族人的棺材,如果你们自己不扛,换作我们汉人来扛的话,会得大灾祸的”

对那群白桥武士的解释,便是我们的好兄弟是先去探路。不是先去见阎王爷了!

杂交大队跟着大祭司地图上的指示,的的确确的来到一座破庙。

这座破庙的旁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外表黝黑,犹如一把利剑直立在那里,扰如镇世宝剑一般。

给人的感觉也是此物极其沉重,就像利剑在鞘一般,似乎用来煞邪魔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一个白桥人,想上前抚摸这块沉重的黑石,齐铁嘴大叫不好,那名白桥人立马将手收回来。

“先生,怎么了?”大祭司提出疑问,虽然齐铁嘴这一举动让他觉得很奇怪,但是刚刚沼泽也是靠齐铁嘴救她出来的,所以她才将信将疑的。

“这块石头是镇邪煞的,普通人碰了便会招鬼,命格不够硬的,三天必死!”齐铁嘴继续用那套忽悠人的口才技术,给大祭司上了一课,什么叫做推销员?

众人听得入迷,唯有张九龙和张日山不屑,毕竟两人身纹异物,自认可力压邪煞。

张九龙现在心里想的是那那枚发丘天印,到现在都没什么用处,不如试一下吧!

随即等众人走后,齐铁嘴看了看周围没有张九龙的身影,因此他感觉张大哥要干什么大事情!

齐铁嘴忽然想到张九龙会不会去触碰那块阵煞石:“我擦,别作死”

可是它终究来晚了,一直拼命的跑,跑到门口,他傻了!

但眼前的一幕属实,让他震惊,因为他看见张九龙正在触摸着那块镇邪石。

“龙爷,你怎么?哎呀,都怪我没能跟你说清”齐铁嘴恨铁不成钢的拍了自己一下。

张九龙偷偷出来摸石头,石头入手让人的感觉是比玉还冰凉,不过手感上佳,不知为何,张九龙一触碰便觉得自己身处尸山血海,手里提着一把修罗宝刀,脚下的台阶都是由白骨筑成,张九龙一直走着走着,不知何时,他也终于累倒在某个台阶上,他回首恍然一看,嘴里念叨叨的说:“原来我走了这么久,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就在迷糊刹那之间,天上的云瞬间形成一个诡异的笑脸,似乎在嘲讽着张九龙。

“龙爷!”齐铁嘴呼唤张九龙,但张九龙不理,齐铁嘴见壮依旧上来不依不饶的继续呼唤着。

“呃,我怎么了?”张九龙忽然清醒出来,才发现自己刚刚做的是幻想。

“龙爷,人一旦触摸着石头的,便会有恶鬼出世,这恶鬼就会入侵你的心灵。”说着齐铁嘴掏出一片年代古远的青铜镜。

“这是什么东西?”张九龙指着那铜镜。

齐铁嘴看着张九龙疑惑的目光咧嘴一笑:“龙爷,这是我祖传的铜镜,能调阴阳避邪恶,还能照出人心”边说还把镜子往张九龙身上照。

镜片上首先映照出了是张九龙脸,随后便是失散血海赤地千里的大地上土壤还是湿润的,只不过这滋润土地的是水还是血呢?暂且不得知!

齐铁嘴一看,把镜片一收:“龙爷,咱这不看为好吧!毕竟你也没有被邪煞之气单了,偶,龙爷,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异宝?”齐铁嘴脸变心不变的转移话题。

“应该是这玩意吧!”张九龙从口袋里拿出那枚发丘天印,上面赫然写着“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四个大字,巍巍堂堂的挂在上面。

“九爷这,这真真的是发丘令吗?”齐铁嘴看着就平平无奇的铜印,除了上面字比较显眼,其他的皆为普通,但是看了上面的字之后,齐铁嘴不再镇定,这可是发丘印!

“一个西周贵族的墓,估计是有发丘派的人进去学艺不精,死在里面,我进去把它拿了出来!”说实话,张九龙有时想起这一段话,都自己觉得好笑,毕竟自己什么都不记得,还要跟别人说呢!

“啊!”不知何处,一名男子尖叫。

众人的目光瞬间吸引过去,那里成了人们的焦距点。

“什么事?赶紧去看。”这是齐铁嘴和张起元张九龙两人真实反应。

过去一看,发现的是大祭司旁边的两名亲兵。

“九爷,这怕有人动手了吧?”张日山看着这尸体的死状,应该是喉咙被割,但是死的时候毫无防备,不是偷袭,那就是自己相识的人忽然袭击。

“日山,你在这里留着,我去看一下。”张九龙吩咐一句,转身离去。

“应该不像有人走过的痕迹,再查查看,不对,有人。”张九龙忽然感觉旁边有微弱的声音。

这时一个女子身影走出张九龙,只看背影,觉得非常熟悉,好像似乎某个人,但没有犹豫,在这遍地杂草都有一米五以上的地方发起偷袭,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张九龙瞄准目标,一下子便弹出两米多,那女子似乎察觉到张九龙的袭击,回身一转,张九龙一愣。

而那女子“刚好是”张若雨,一路跟踪着张九龙的杂交大队,刚刚他发现一起兄弟互相残杀案,原本想在这等张九龙,可谁知张九龙如此谨慎?

此时的她也是非常的懵逼,双手垂下,没有做任何防备。

过程仅仅两三秒,但却让张若雨终身难忘。

扑上来的张九龙直接将张若雨扑倒。

“你摸够了没有?”张若雨此时脖子已经红得犹如夕阳的余芒,脸上则是已经满脸通红。

“嗯嗯,那啥,刚刚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张九龙尴尬一咳,然后再转移注意力,但事实是转移不了的,就是转移不了。

张若雨满脸通红了,整理了一下衣服:“那两个士兵是被大祭司旁边那个左膀右臂给杀死的!”

“什么?”张九龙也是微微一惊,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大祭司可就是危险重重。

“你喜欢”张若雨支支吾吾的好像想诉说着什么,脸上又开始跟火烧了一样。

“对了”正好这个时候张九龙也要说。

“你先说”X2

“二爷他们没事吧?”张九龙虽然觉得怪怪的,但是还是问出这个问题。

“啊!”

张若雨听到张九龙原来是关心二月红,心里的惆怅正在被无限放大。

“他们很好,我出发之前准备了很多干粮,我们吃了!”张若雨兴致缺缺地说着。

“好,我先走了,对了,刚刚的事情,抱歉”张九龙临走之时,将心里憋藏已久的话说出来,其实张九龙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是虚虚的。

“哦。啊!”张若雨先是不当回事,后来一听嗯:“原来他还记住,刚刚的事情,好尴尬”张若雨想起刚刚的事情,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唉,人怎么就走了呀?”张若雨看着张九龙的背影,看得发怔。

“一定是大土司干的”现在的大祭司,不管什么事,统一往大土司身上揽,但这确实也是大土司的伏笔。

“你自己出了内鬼,自己好好整理!”张九龙走向大祭司,用命令的口气说着。

这让大祭司感到态度不是很好,于是她反驳:“你怎么知道的?这会不会是你的人干?”

张九龙内心暗暗道,果然好心没好报。

“脑子有坑,走。”张九龙在大祭司看不到的情况下,白了他一眼,看到这个地方都不想多呆,就斥喝齐铁嘴和张日山走。

“龙爷,你到底查到啥?”离开后,齐铁嘴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问题。

张九龙并没有回答,而是说:“不管你有没有注意到我刚刚说的时候?在大祭司旁边的人有动静?”

听见张九龙说话,张日山陷入了回想,许久过后:“我记得,他旁边那个人好像,很震撼的样子。”张日山现在还记得大祭司是旁边那位得力助手的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出去查看的时候,张若雨跟我说他有看见,就是那个人干的,我刚刚也想试探一下,结果他露出了异常,看它今晚会不会来找我们!如果会”做到这张九龙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半夜里,在破庙里休息,众人还沉浸在早上两个人的死亡之中,有点恐慌不安,难以入睡。

“叮,叮!”听到这个声音,就连汉人刺客都准备好战斗的准备。

而这个声音的制造者齐铁嘴着震撼的看着被惊吓的杂交大队,嘴里还念叨着:“看你们一惊一乍的,我就布置个陷阱,怎么了?”说着将自己手中的铃铛系在门上。

连续投票“V望尘”和“黑色雪碧”,还有“秋天蟹正肥”这秋兄是最多的。

“时刻”兄弟,给我投了八票,虽然是QQ阅读,但都是一样。

“薙切绘里奈”大兄弟,给我4票。

“潘家看官”一票

“90 ds凤九虐可爱”三票

“书友170108211511735”应该有改名的机会,赶紧去改这个名字太长了。

古德拜多给些票票,还有如果想吐槽的话,可以进书群更好聊。

922146691,点击复制,有可能复制不了,虽然我也没复制过,但是肯定有人帮我尝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