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嗜杀之龙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4928字
  • 2021-07-04 14:37:05

“龙爷,你叫什么名字啊?”在寻找晚上休息,户外自由住所的时候张若雨过程由于太过无聊,便寻找张九龙说话。

张九龙转头看向张若雨,自己虽然两世为人,但是对女人的感觉还是很有的,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总觉得少了什么?

“你干嘛呀?”张若雨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张九龙,呼吸开始变得岌喘,脸色变红,心中却全是欣喜。

“依旧没感觉”张九龙如此贴近张若宇,可是身体最开始的冲动却没了,这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身体不行?

“他会不会是喜欢我?”此时的张若昀心里犹如撞进一头小鹿一般,怦怦不止,他还不知道,这只是自己单方面想法而已。

“前面那个破庙不错,去看一下。”张九龙放开张若雨,看着前方一处,以肉眼观察,有30来米的小破庙。

“哦”此时的张若雨还处于脑子上头状态。

“妈的,等老子有钱把你那破酒馆买下,有两个臭钱很牛吗?”

张九龙和张若雨两人,转角便遇见一名胖子,胖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骂什么,似乎在骂一间酒馆。

胖子似乎感觉到两人的目光,向他身上集中,骂骂咧咧的,装作一脸凶煞的样子,看向两人:“看什么看啊,没见过帅哥是吧?”

“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虽然张九龙不是那种嗜杀成性的人,但是他知道要想在这乱世存活下去,必须有一股狠劲,必须让别人怕你,你才能强大,这就是乱世的悲哀。

在这乱世,你想用仁爱慈爱感化别人的话,那你还不如早点去死,别人不一定吃得饱,可能因为一个馒头就跟你拼命,你说不定也吃不饱,还来教化别人!

“哟,这水嫩的小姑娘,今天陪爷,爷就赏你们几个钱!”那胖子看着张九龙那缩小的身板,在看向张若宇,便露出猥琐的笑容,脑中邪恶的念相已经萌发了。

好巧不巧的时候张日山和齐铁嘴也拿着馒头来到小巷里“副官,你说龙爷他们会不会在干嘛?”齐铁嘴一副,全部都掌握在他手中的感觉,问向张日山。

张日山依旧一脸无奈的看向齐铁嘴:“都说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了,我跟你说龙爷和那个姑娘成功性不大,你就安分点吧!”说完张日山还不忘白了一眼齐铁嘴。

“你看那不是刚刚被赶出来的那胖子吗?”齐铁嘴两人也是转角被遇见三人。

胖子一伸手便要将张若雨拉来,张若昀一个侧身将胖子手抓住,反手一推使胖子分筋错骨,再将胖子背对背的反手过肩摔。

“龙爷,给!”齐铁嘴率先上前讨好的将馒头送给张九龙。

“臭算命的,我不要吗?”张若雨刚被人家出言挑衅,一脸不爽地看向齐铁嘴。

“姑奶奶,给!”几天嘴一脸笑意,实际上却咬着牙齿将馒头递出。

“龙爷,要不要?”张日山比了一个杀人的动作。

那名胖子也是“俊杰”懂的识时务,看到这个动作,立马吓得直接站起来跑到张九龙面前跪下,并说:“爷啊,我不识好歹,我错了”边说着还边磕头。

“垃圾,让他走吧!”张九龙一脸不屑,现在的他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没骨气的,如今的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从车里出来的少年了,而是已经成长成一柄锋利的利剑的男人了。

当然更看不起的还有那就是陈皮这种二五仔,这种人非常可怕,狠起来连自己师傅都搞。

“胖仔进去,我问你点东西!”齐铁嘴心生一计便对那即将逃走的胖子说道。

“嘿嘿,爷又咋的啦?”胖子一脸赔笑的转过来,恭恭敬敬的姿势,比军人还要正规三分。

“你是白天被赶出来的那个吧?”齐铁嘴虽然心里已经确认,但还是要确认一番。

“我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来钱就被骗走了,只剩下两块碎银子,我就给我舅舅写信,让我舅舅给我寄些钱,这不是我舅钱还没“寄”过来而已,他们就赶我出去了!”胖子想自己也不能没面子啊,于是就跟齐铁嘴撒了个谎。

“你应该是有白乔人的血统吧?”此时张若雨一脸好奇地走过来,在路上,他没少看见穿着奇装异服的女人,自己也是天性使然想研究研究!

此时的她早已不在饥饿,在吃完两个馒头的前提下,已经有精力足够挥霍。

“我父亲是汉人,我母亲是白乔族的。”虽然这胖子知道这些人可能不会因为这小事伤害他,但是应该是有事,所以便全盘将自己所知所况说出。

“那就先去吃饭吧。”许久不开口的张九龙说话了,自从进寨的一天,便滴水未进,直到现在吃了两个馒头,就算是铁打的,也不可能扛得住呐!

“好嘞,各位爷,我带你们去”胖子一看这肯定有他的报酬,更何况这几位虽然来路不明,但是手里肯定是有钱的,来路不管明不明,钱在这乱世之中才是最保障的呀!

“啊!”即将走的时候,张九龙忽然哀嚎一声,头上的剧痛犹如数万只子弹蚁在噬咬一般疼痛难忍。

“龙爷,你没事吧?”张日山看着张九龙头痛欲裂,以为心里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吗?毕竟二月红和张启山都是从里面出来的,两个人都受到了,这样的灵魂创伤,张九龙可能也有一定伤害了。

“不行,我的身体太难受了!”此刻的张九龙只觉得全身烈火焚身一般,极其难受。

随即四人风风火火的将张九龙送进一间旅店。

齐铁嘴看着躺在床上的张九龙,似乎觉得,张九龙,这病不一定来自矿山呀!

“副官,你说这佛爷纹的麒麟,是什么麒麟?”三人守护着张九龙,非常寂寞的不开口,于是齐铁嘴急了,提出了他心中埋藏已久的问题。

“都跟你说,不要问了,你一直问我就跟你说一次,佛爷纹的不是麒麟,你不要问了”张日山不耐烦的跟齐铁嘴解答,这一路上张若雨的出现,让齐铁嘴对张启山和张九龙的来路更加奇怪。

“刀!”张九龙忽然惊醒,一开口就是要刀。

张日山一听便抽出张九龙到匣子里面的百辟刀,并交予张九龙。

张九龙拿过刀之后,将上衣扒开胸口,竟然出现了一条暗血色的龙。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齐铁嘴看见这一幕,连忙转头手里还念叨着一些护身的咒语。

“八爷,怎么了?你赶紧说呀”张日山定晴一看脐贴,在此时已经非常害怕,心中的不详开始渐渐萌发起来。

“人的身体里都有几种不好的面相,就如武圣二爷也不能免了狂傲之念,更何况凡人九爷,胸前那条便是嗜杀之念,你先用这个护身符照一下,他胸口那条龙看有什么差别”随即齐铁嘴拿出一片摸起来的手感及其柔顺,而且看起来年代应该极其久远的铜镜片。

张日山三下两出,便拿起镜片往张九龙胸口那条龙一照,镜片中的龙似乎活起来,一般即将冲破镜片降临世间。

张日山的体温开始飙升,体内似乎产生了,什么感觉!

“你感觉到了吗?”此时的张若雨已经满头大汗,毕竟发生性属火,火上加火不旺才怪。

“怎么没了?”张日山和张若雨感觉身体里的温度开始下降。

“好了,走。”如今的张久龙眼中居然多了一份肃杀之意。

张九龙站起,将衣服重新穿上,完美的露出自己的六块腹肌,和身后还没退去的一个棺材纹身。

“好帅啊!”张若雨不禁感叹出声,忽然发现自己说出来有点尴尬,就立马把自己的嘴捂住。

张九龙并不尴尬,毕竟习惯了嘛。

随着张九龙身体恢复之后,依旧按着原计划寻找大祭司,必定能找到。

“爷呀,你们是想去见大祭司吗?”胖子不解的问道。心里还暗暗诽谤,你以为白桥寨是你家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想见大祭司就见大祭司,想见怡红楼的头牌就能见啦?

“它们这里为什么不接待汉人?”张九龙并没有回答那胖子的话,而是直接提问。

那胖子见张九龙不回答,只好作罢,听到新的问题,连忙说出:“这不是因为最近几年战火纷纷嘛,原本他们是欢迎汉人的,但是后来人多了,什么人都有,就有一些不安分守己的过来搞事情,现在他们才会不欢迎汉人”那胖子吃一口酱香猪蹄还边说着。

“那难道就没有什么汉人势力吗?”齐铁嘴觉得奇怪毕竟这种地方,如果别人不欢迎他们,再傻也懂得抱团呀!

“有,有一伙儿就是刘泽权,这个人呢?据说性情暴烈,但对手下还好,这白寨里面汉人势力大部分都是他的”胖子擦了擦嘴,说完还看向齐铁嘴。

“刘泽权,可以走吧,英雄应该有出武之地!”张九龙说完便背起自己的刀匣子走了。

齐铁嘴和张日山也连忙起身,跟上张九龙。

“老板,再拿几个馒头。”此时的张若雨还不知道张九龙走了。

“唉,死胖子他们人去哪儿?”张若雨坐下来喝了一口茶,才向那胖子问道。

“他们往那边走了。”那胖子边吃菜边指着刚刚张九龙走的方向。

“嗯,都不等等我!”张若雨拿起自己的几个馒头,赶紧跑上去追赶。

“长官,调动军队不好吧?”陆建勋军队第二把手劝阻陆建勋。

“这个确实,那好你带200个精英小队去偷袭他们”陆建勋忽然想到这名小兵说的不错,确实弱势,此时自己擅自离城自己可不成了千古罪人呀!

可是他想不到的是,她这200名士兵用不了几天就被人家敲闷棍了。

张九龙三人在刘泽斌手下的带领下成功的见到刘泽斌,而且张日山还跟他表演了一手一箭三雕,而张九龙让他借知道什么叫做暗器。

齐铁嘴则是混饭吃的,至少现在是。

为什么说是三人呢?若是将张若宇带来,必定多增事端,毕竟红颜祸水,乱世佳人。

但在这乱世想活下去,还是要本事的。

所以他们三人被安排去干农活。

“小子,帮我挑一下”一名凶神恶煞的一米九壮汉跑到瘦小的张九龙面前,表示想要他帮他挑肥担。

咱九龙哥要是答应了,还是九龙哥吗?

张九龙直接上去抱住那名壮汉的头,一个脚肘对他下巴来一下,那壮汉已经直流口水了,可是张九龙依旧不依不饶的将他手指掰起,掐住他的喉咙。

那壮汉看见张九龙眼中的杀意绽放,腿本就已经已经软了。

强忍着喉咙上的痛,用沙哑的声音说着:“哥,我错了,我错了,放了我吧!”

此时张九龙才醒来,发现自己刚刚居然被杀意支配,想要杀了这壮汉。

“滚!”听见张九龙的斥喝,那壮汉如令大赦的赶紧逃走。

“靠,等老子今晚叫人去G死你!”那壮汉身子一转,心里下定了决心。

“哎呦,这活得累死人”齐铁嘴成功的领到挑水的工作。

两名正在行走的男子,看见准备上去调戏一番,便站在齐铁嘴的必经之路,而齐铁嘴光顾着提水,不慎撞上两人,水全部都倒掉!

“唉”齐铁嘴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并没有找他们麻烦,便重新回去,又打了一次。

傍晚齐铁嘴跟张日山,张九龙提起此事。

张日山同样是挑水,但是因为他长得较为雄壮,没人敢找他麻烦。

此刻的他听见齐铁嘴这样说,东北大汉哪能忍?

当场就暴起,扬言要教训一番,那人:“他现在在哪?不能拿他就这么欺负你!”说完就想拉着齐铁嘴一起去。

齐铁嘴则是一脸无奈的看着他:“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这一次,下一次你不一定在”

齐铁者的看法是当今社会大多数人的看法,毕竟现在这个世道,以及以后后世那个世道也是这样的。

“你们这里谁叫张大成?”从外面传来一声非常大的吆喝声。

张大成是张九龙在这边的假名!目的是为了起到防范作用!并且在来之前就把八卦先生的面罩给换掉,换上了另一副人皮!

“大哥,打听到了,那边。”说着张九龙和张日山两人耳力极好,便听见有脚步声,往自己的休息所走过来。

“是你!真的这么不怕死吗?”张九龙,定晴一看,原来是白天那个壮汉。

“现在我会不会死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会死,今天我不打残你一条腿,我王字倒过来念!兄弟们,干他!”随着他的这声大喝,旁边的七八个人瞬间涌了上来。

“日山,我去拿刀,等我!”张九龙,近日杀性大发,这人如此得罪他,若是能忍住,他也不是胸前有条龙的男人了。

“副官啊!这里你撑住,我跟龙爷先进去拿东西。”齐天贼贱兮兮的跟着张久龙一同进房间拿百辟刀。

“杂碎们来啊,我刚好练练,最近没动手”张日山,趁着这些人冲过来的时间,舒活了各个关节。

一个跳跃闪过大多数人的攻击,再来就是一个空中飞拳,将较为强壮的牙齿打飞。

剩下六个,看着张日山以前解决那个人心里有点慌了,他们只是帮一下忙,可不想搭上自己啊!

“这么多人,怕什么?这件事情处理好,明天请你们喝个痛快!”那明姓王的壮汉见众人不敢上前便放出奖赏。

所谓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一个人不怕死的精神小伙提起胆子向前!

张日山一手将全拍飞在往其关节重重一拳。

“葛”清晰地听见关节断裂的声音。

“赶紧跑啊!”不知谁喊了一声剩下四五个纷纷跑掉。

“真特么不管用,赶紧跑”曾刚这个壮汉语要转投之时,发现自己脖子上好像底了个什么东西,冰凉冰凉的,他摸了一下,不错,是铁,不过是一块神奇的铁片而已。

第二天那名壮汉成功的爬回了自己的休息站,不过身上的刀伤上百道,幸好没威胁到性命。

(“秋天蟹正肥”连续五天给我推荐票,虽然只有一张,但是非常感谢他这个老铁粉。希望能给我寄两只螃蟹,而不是铁片。

感谢“一休禅师”再次给我推荐票,算上以前的已经是第五次了。

“欢乐马”三张推荐票是今天最大的面额了。

“黑色雪碧”连续两天咯,我期待喝你的雪碧。

“两毛长沁菜L”卖我一捆啊!

“裘名齐”不懂得怎么给你造梗了

“欢乐马”祝你欢乐)

作者最近可能写的不好,就是有一些事影响心情嘛嗯,如果雪德不好的话,就说出来给我听啊,给我听。

最后大家多给点票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