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梦中的张起元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1959字
  • 2021-07-07 19:06:40

箱子里面有几本书,其中一本写着两指穿洞,还有一本写着是寻龙诀,旁边还有一个指南!指南上刻有一头玄武,四周各有一角,尾部还有一条蛇。成玄武之势。

“盗墓笔记?不会吧?不会吧!!!”当张起元看到这些东西时不经蒙住了“不是兄弟,咱拍电影也没有这么假呀,我擦,不会真的到了盗墓世界吧?”不可能,不可能,相信自己,这都是是假的,这是假的,张起元在心里已经把送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人骂了无数万次。

张起元把那把刀插进刀鞘里“不是吧,这真的是百辟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火车?火车一定要司机!先去问一下司机吧!”张起元看着旁边慎人的尸体。咽下去了一口没有志气的口水。

就随便找了个衣服,将那把刀和那几本书,还有那个印放在这个包裹里面,然后结绳背着有点像旅行的古代进京赶考的路人,毕竟那一身衣服也有一点民国的风。

“哎呀妈呀,今天又帅了几分”擦了擦镜子,看向镜中的自己。张起元说了一句天大的实话,不过当今之急是应该先找到司机。

去到驾驶处,张起元发现驾驶这辆车的居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上前一碰“捧”老头倒在地板上

“我说大爷,咱先别碰瓷了,你先跟我说一下,这里啥子情况?”

看着老头躺在地板上,张起元嘴上唠叨了一句,但是还是用刀帮那老头翻了一下身!

“我****!我*你**”

那老头双目无神七窍流血,舌头还拉得如黑白无常一样长。而旁边也存在着一股小小的恶臭!

张起元当场愣住,话都说不清楚,呼吸都停滞了!

这不由让张起元想到上一世,某三叔写的一本小说“应该不会穿越到这个时候吧!据说人吊死的时候就这样!然而那车主也是一个“吊子”!”

虽然主角希望不是,但是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车子一顿“箔”张起元再次与亲爱的火车发生了爱的碰撞

“呸!真脏!”常年没洗的车窗,反倒是被张起元的脸擦干净了一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窗外。

张起元赶紧拍了拍脸,吐了一口口水,透过窗户看,居然发现了有许多穿着军装的人,张起元又仔细看了看

“砰”玻璃突然碎开,“滴”张起元冷汗直流,吓人身体都哆嗦了一分!

张起元看见玻璃以以刚刚张起元眼睛处点为中心,犹如像子弹击中一样,成蜘蛛网状裂开。

“里面有人吗?”一个厚重雄大的声音

张起元回答道:“有啊有啊,赶紧来救我”张起元用力的敲打着玻璃,手都敲出了血,但此时的张起元已经顾不上什么了,当一个人陷入生死存亡之际,一切都显得那么无力弱小!(显然,这个智障已经忘了那把刀)

张起元隐隐约约听见外面:“佛爷门好像被焊死了”

“佛爷?啥玩意?”张起元心里嘀咕着,嗯?老九门?张起元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勒个去呀,别跟我说真的,穿越到老九门呐”张起元边敲打着边发出声音。有回头看了死人兄弟一眼

虽然张起元穿越前的第一画面是佛爷打开火车,并且检查了没有活人了,还在商议着怎么对付这件事呢?

“难道说是因为我穿越过来?”此时的张起元才恍然大悟,想到了这一点!

“盗墓,盗墓,啊啊啊”张起元体内出现一些非常混乱的记忆,都是一些盗古墓的,张起元回想着那些残缺的记忆,突然不知怎么的?脑袋非常的疼痛,好像要炸开了的一样!“啊!啊!啊!”之后张起元昏晕过去

张起元做了一个长梦,似乎经过了千年百年,他拿了一柄长刀,带着一个小孩子,用着发丘天官专用的巧技两指穿洞,轻易的就把墙掏开,发现里面有一个满身是血的,行动僵硬,看起来迹象生化危机中的丧尸,可又比丧尸硬了几分。

明眼人站这,往那一看!唉!就知道那是血尸。

张起元拿着刀!通过刀的大小与刀光,一看就是百辟刀,一刀便将那个满身是血的人劈开,但那个满身是血人,似乎没有受到伤害,仅仅只是被震退了而已,张起元环顾四周,发现多多少少都有血,自己的血是明显不能造成那么多血迹,很显然,这是血尸的血。

血尸没有知觉,是风水地上尸变的尸体。力大无比。但血尸的身体并不是红色的,而是绛紫色

而这血尸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被他击伤或抓到的人都会被感染。

生死关头,不容多想,张起元随即大喊说:“是血尸,而且还不止一只,你先跑这边,我应付”

“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旁边的小孩听到张起元的呐喊,看了一下四周的的确确至少三只以上。

“我叫你走你就走,别以为我们俩是同辈,我年龄还比你大几岁。”

“行,我先上去,等我出去后,我会找人来救你。”小孩信誓旦旦的说着!

小孩一说完,张起元就和血尸纠缠在一起:“刚刚尸变的血尸,如果不是人多,我还不会怕你们呢!”张起元整个人虎躯一震,把衣服给震爆,身上露出九龙拉棺纹身,龙眼隐隐绽放的血色光芒!

再用百辟刀顺着掌心割下,张起元竟然感觉不到疼痛的面无表情!:“扑街,咬S去吧你”张起元似乎将自己手掌上的痛都栽赃给了血尸!

张起元将自己的血附在刀上,一刀砍下,不等血尸反应,直接将他尸头斩落。

站起来,转身,一看看着旁边数十个缓缓爬起的血尸,轻蔑一笑。就是再来一火车的人,不!是尸,他也能轻而易举的

跑!

推荐票!铁子们,推荐票,推荐票,推了我就能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