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邪龙战穷奇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4243字
  • 2021-07-07 18:36:30

“哟,九爷下棋呢?”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如果是有心人的话,应该知道这个是我们的四阿哥。

“离开你师傅后,你倒是混的风光了不少,对了,还要恭喜你登上四爷的位置。”解九爷目不转睛地看着棋盘,脸色不变对着陈皮说。

“拿上来”陈皮吆喝一声,手底下的人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陈皮缓缓将盒子打开,发现里面竟是一尊玉佛。

“丢失的玉佛!这应该是假的吧,赝品做的这么好”解九爷在心中暗暗想到,可是他不知道的事,几秒过后它会震撼。

解九爷拿起盒子装的玉佛看了看“这居然是真的,看来陈皮用浇灌的手法让我误为这是假的,就是想试试我的功夫。”

“陈皮啊,你说这赝品为什么能做这么好呢?”解九爷把玩着手中的玉佛装出一副,不知该如何应对的表情来面对陈皮。

“九爷,您也看出来了,这如果我把它流传出去,说新月饭店作假,您猜会怎样?”陈皮笑了笑,心中顿时狂喜,因为她觉得这盘棋盘他已经赢定了,即使解九爷,他也能赢,而且想想,是赢了长沙城中最懂得精明算计人的解九爷,那是多高兴的一件事!

“如玉,你去把昨天新月饭店二当家的玉佛拿过来!”解九爷吩咐旁边一个妙龄女子。

“好的!”女子开口说道声音极其好听。

不一会儿玉佛拿上来了。

“陈皮啊,这是昨天新月饭店二当家托我送给尹夫人的,你说这会不会是假的呀?”解九爷依旧面不改色的挑衅陈皮,只不过脸上多了一份笑意。

陈皮看着那件解九爷拿来的玉佛,忽然觉得自己被裘德考给骗了。

“应该是裘德考那个王八蛋出了差错,居然敢耍我”陈皮脸色愤怒,心中暗想,只要让他遇上裘德考,一定让他欲生不能。

“解九爷好本事”陈皮拿起自己带来的玉佛,狠狠的往地上摔,玉佛一下变成两段。

待陈皮走后。

解九爷才拿起桌上的手帕来擦拭汗。

“要不是之前,打探那玩意儿在陈皮那边,又提前准备好,不然这次肯定是一个麻烦事。”解九爷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

“九爷,陈皮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他不先去尹新月那边?”旁边的那个妙龄女子提出问题。

“这得看他背后的人了,他背后的人保不齐是陆建勋,或者是另有其人,他这一番来是为了试探我手腕和我对佛爷的态度”解九爷喝了一口水,神情紧绷,非常疑惑的说道。

“龙爷,你看那是什么?”在墓穴之中,二月红指着一处身影说道。

这身影说是人,可是他却拥有堪比虎的身躯,说是虎吧,可又没这么快的速度。

“这地方不是很太平,二爷你小心一点,万一有事情你就先出去,放心,我死不了”只见张九龙全身警惕,脸色绷紧的说道。

“好”二红也知道不必废话,张九龙之所以下墓和他是一样的。

“二爷,我今天说的话,你可能不信”张九龙忽然郑重地对着二月红。

“龙爷,你觉得到了这个地步有真话,假话的必要吗?”二位红知道此时张九龙不会对自己开玩笑。

“等下我可能出不去,但你放心,我一定能活着,我刚刚注意看了看,这头怪物头有一角似牛角,而且有翅膀,我敢断定它就是山海经中的穷”话还没说完,那只怪物便扑过来。

张九龙见状也不在低调,抽出刀匣子中的百辟刀。

向着那头长有翅膀,像老虎,头上却有一角的怪物砍去。

二月红见状,也拿出自己的铁蛋子往那头凶兽打去。

“吼!吼!吼!”那凶兽张开牙齿,有四根比剑齿虎还长的巨大獠牙。

此时说时慢,当时行时快。

只见张九龙一个“老鼠钻洞”钻过那头凶兽的下面用刀抵在上面,但却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凡是那头凶兽一巴掌将张九龙拍至墙上,张九龙拼尽全力用刀挡住,可是还是没有挡住剩下的余力。

一个飞身直接撞在墙上。

“锵!锵!锵!”二月红的铁弹子打在那头凶兽上面,却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就像打在铁皮上一般,但即使是打在铁皮上,也会陷进去呀,可是这怪物只是有点痛而已。

反观那头凶兽,似乎感觉到了疼痛,一手将二月红的胳膊刺伤。

“你TM的,你爹能忍,你爷爷忍不了”张九龙一声爆喝,上衣爆掉。

身体的九龙拉棺纹身慢慢浮现出来,这九条龙面向极其狰狞,有几条甚至比此时的穷奇更加凶恶。

“二爷,拿着这个东西出去叫张启山,把这个洞给炸了。”张九龙说着便扔出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手镯。

“龙爷你等着,我会救你的”二月红此时也不矫情,知道如果再留下去,就是给张九龙负担,转身便跑出洞外。

忽然一声咆哮声来,直接将二月红震出洞外。

一人一兽,在洞内打的不分上下,可谓是罕见的世纪之战。

张九龙的刀,此时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凶兽穷奇的血。

穷奇一巴掌横面拍过。

“乌鸦坐飞机”张久龙用刀撑住地面,将自己弹飞,再在空中对着穷奇的头颅一刀劈下。

“不行,这畜牲体力至少是我两倍以上,我和他耗不过必须得想办法跑”张九龙看着穷奇硕大的身体,一边抵挡着来自穷奇的攻击,一边在脑海中只想着如何逃出。

娘的,不能将怪兽引出去,我至少得抵挡到启山他们撤退。

淦!

张九龙忽然一个分神,发现穷奇已经消失身影,忽然意识到穷奇可能站在身后。

回首掏!

同样的回首,不同样的结局。

从其用他将近50厘米的爪子拍在张久龙这瘦削的身躯身上,张九龙胸口又多了一道极其骇人的伤疤。

张九龙忍着胸前的痛苦,跳起来奋力一击,将所有力量都集中在这一刀上面,这一刀如果不成,那就是死。

凶兽穷奇似乎也感受到了张九龙想一决生死,可能要同归于尽。

所以他也是用尽全部的力量进行防御。

“吼”一声类似狗,却含有龙威的声音。

穷奇双脚拍在地面,地上的灰尘全部被拍起来,甚至在洞口的张启山也感觉到了地震一般的感受。

“二爷,你怎么了?”张启山,赶紧过来抱住二月红,此时的二月红,身上的伤疤恐怕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都无法达到的高层次。

“佛,佛爷,炸了矿洞,九龙兄,他有办法出来”说完二月红才拿出手里紧紧握着的镯子。

“二响环!”张启山说着这眼中竟然湿润了,从他接手的二响环,还留着余温。

“佛爷,肩膀里面有个东西掏出来”二月红指了指,自己被穷奇伤到了伤口。

张启山,此时的状态也是人狠话不多,要在牙将两根手指伸入二月红的肉里,夹出一片类似于鳞片的东西。

“啊!啊!”二月红发出惨叫。

张启山连忙背起二月红向洞外走去。

“副官,把所有人都集结好,把洞口炸了”张启山此时说话是几乎用吼的。

因为他承受了心里压力太多了,说不定张九龙已经在里面快要死了,二月红说不定还撑不过出去。

副官带着人把炸药埋好,引线拉长。

而张启山将二月红轻轻地放在矿车上。

“点燃”张启山大吼一声。

“箔”矿洞开始倒塌,而张启山等人乘着矿车逃离出去。

“大家赶紧跳下去”头一车的人连忙呼叫,因为他们的矿车即将撞上岩石。

众人的心还沉浸在,刚刚矿山爆炸的震惊之中,没有意识到忽然事情的严重性。

矿车撞上岩石内,岩石极为坚硬,即使矿车前面都凹凸,那岩石依旧不为所动。

“哇”xN

有的摔了个狗啃泥,有的摔了个四脚朝天,各种各样,又扣百花齐放,什么样的摔倒方式都有。

张启山看着前面众人纷纷摔倒,连忙对着齐铁嘴说:“等下你先跳,我要保护二爷”。

齐铁嘴一个翻身跳到了一铺杂草之中,并无大碍。

“老规矩,封口费。死的人双倍抚恤金”张启山出来后,第一件事并不是回家,而是先回到办公室处理伤抚问题。

不愧是张家外门管理员。

第一件事,并不是去养伤,而是处理这种事情。

“九龙,我真没用”张启山看着自己充满鲜血的双手。

感叹到自己的没用,还大口的贪婪呼吸空气中那股香甜感。这是生还者最真实的写照!

竖日,陈皮得到张启山和二月红出矿消息,连忙带着自己的手下去,将矿山围住。

“给你一个面子,叫你鬼爷,不给你面子,你算个屁”陈皮带着自己马仔在前,一个较为大胆手下对着黑袍男子说道。

“陈皮,你手下不就多一点吗?我手下个个都是精英火拼起来,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你最好把洞口给我,兴许我能多让你活几天”那名黑袍男也是带着他身后一群有气场,个个都是虎背熊腰。

没错,证明黑跑男就是阎罗鬼。

刚得知张九龙被困洞中,他便带着人赶过来,却不料陈皮比他快一步。

原先的洞口是由陈皮率先占领。

“莎!莎!”双方听到这个消息,快速的让自己手下找到了这个声音的来源,正是洞口处旁边。

从中跑出一名背负到匣子,手上和上身全是血的一名男子。

“龙爷!”阎罗鬼率先带头跪下。

因为当这个男子一爬出,他就知道这个男子是谁!

阎罗鬼的一众手下看见,阎罗鬼跪下去也跟着跪下去。

齐齐喊道:

“拜见,龙爷!”xN

男子爬出来欣慰的看向阎罗鬼嘴里欣慰一笑,随后昏倒下去。

“就知道老大你的命没有那么薄。”

“叫所有弟兄全部撤退,回到舵口。”阎罗鬼将张九龙扛在肩上,飞奔似的跑回舵口。

反观陈皮却如同发现宝贝一般,看着这个洞口,对着自己一个重要手下欣喜若狂的大喊“赶紧叫所有兄弟过来”。

陈皮知道发现这个洞口,他就能窥视他师父和佛爷,还有这名张九龙一起探究的成果。

“哈哈哈哈”陈皮在原地大笑,犹如三岁小孩,发现了玩具一般。

陈皮看着阎罗鬼的背影,忽然发现阎罗鬼背的那个人背后竟然全是纹身。

虽然已经看不全是什么纹身?但是极其骇人,毕竟能纹这么大面积的,绝非普通之人。

要知道纹一次身,可是要在一个地方点超过数百次。

不过这些事情都和他没关,因为他马上就要成为长沙最出名的那个了,毕竟就连张启山都是无功而返,还受了如此重伤,如果让他得到众人会怎么想呢?还能复活自己心心念念的师娘。

“爷,我们发现”只见一名光头遮遮掩掩的对陈皮说。

“说,说”陈皮极其高兴,没有平常那样暴力。

“那个洞口只能是从里面爬出来,外面如果要再进去和再挖是一样的”光头看见陈皮那么快乐怕他乐极生悲,所以泼了一盆冷水。天气热降降温!

陈皮一听,突然心中悲歌大起,悲愤之情转化为愤怒。

“啊!”陈皮,一脚将光头踹飞,眨眼功夫光头就已经到了五米之外。

陈皮无功而返,只好悻悻回到自己的渡口。

另一边,生命力极其强大,犹如小强的张九龙醒来了。

“龙爷,您没事吧?”阎罗鬼在旁边亲切地问候。

“可恶,我居然遇到穷奇!啊”张九龙想到穷奇就有一阵后怕,毕竟那家伙自己可应付不了啊,要不是最后自己不知怎么了?突然跑出来。

张九龙念的捏自己的拳头,发现全身犹如被蚂蚁噬咬一般,极其的疼痛,而且手上更疼。

“龙爷,现在长沙都在传一件事情”老鬼看着张启山脸色还不错,并跟他说最近长沙的事。

“什么事?不会天塌了吧!”想到自己一行人下墓的时间已经算快了,可是外面局势混乱,如果是发生什么不可控制因素,自己等人还真不好搞。

“新月饭店的佛像被偷了。陈皮手上。还有一件事,就是全长沙都在传,张启山也在矿山,发现宝贝想私吞,不顾亲兵死活”老鬼犹如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平时话不多的,他对着张启山就犹如机关枪一般,叨叨叨个没停。

“你传出消息就说我救治无果,死了”张九龙忽然心生一计,想要试试便对阎罗鬼说

“好的,爷”阎罗鬼听到张九龙的话,忽然想到这个腹黑的爷,又想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给我一点票票,小小的推荐票就可以,给作者一点动力,更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