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真的有码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2689字
  • 2021-07-07 19:06:14

“尼玛,每个房间的洞口都是64个,这他妈是不是寓意着?无限循环。大千世界,因果轮回”此时的张九龙已经经过非常多的房间,找到了规律,手中的罗盘已经转动了不下数万次。

说完张久龙便拿起一块较为圆润的石头往洞里扔。这个土方法是他之前大声吼叫的时候,发现回声就知道这里能穿来穿去,所以他测试如果有的地方石头不会回来,那那个地方就是出口。

现在张九龙还没意识到他的想法和二某人一模一样。

“诶,那边”张九龙忽然发现其中一个洞口的石子并没有飞回来,于是便欣喜若狂的背上到匣子跑过去了。

“锵”二位红拿起手中的扛担子,将飞来的石头击落。

“这手法应该是龙爷的,看来他还懂得用这种石头的方法探究墓穴。”二月红看着这熟悉的手法,毕竟这一行人中只有他和张九龙汇,如果不是张九龙的话,那就是另有其人了。

“孙子,你爷爷来探你墓了。”张九龙看着前面的光线,脚下的速度更加快速,脸上的笑容更是璀璨。

爬到洞口,张九龙一个托马斯回旋跳,直接从空中360度反转落下。

“太好了,应该是九龙的声音”张启山听着这个熟悉却有点贱的声音,抬头微微一笑,就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靠,你们怎么比我早到?”从洞口跳下来之后,张九龙稳住身形才看到三个人已经早在那边等他了。

“龙爷,你们在这边等我,你们都是对长沙城非常重要的人,而我只是孤身寡人一个,这墓对我也有很大的意义,我自己一个人下去就可以。”二月红看着张九龙刚来长沙,这么有面子,还让张启山这么尊重,在家族内的地位,肯定不风,不能让他冒险。

“启山呐,新月在家等你,就我们两个下去吧,我也想知道关于我的一些奥秘,恐怕只有靠盗墓才能了解”张九龙下定决心,一副不到深墓l非好汉的样子。

“好吧,九龙兄,但下墓之后你要多加小心,不要在里面有什么意外”二月红一说完便径直的向他们刚刚找到的那个洞口走进去。

张九龙也随后跟上。

“希望他们没事吧?”张启山看着进入动口的两人,愁胀并忧虑的看着。

“爹啊!”尹新月打开房门关上并跪下哀嚎了,叫了一声。

“哟,伊大小姐肯来看望我了呀”床上传来一声雄厚既安稳的声音。

尹新月原本已经做好了挣扎的准备,谁知一听到这个声音?脸上便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心中的快乐,掩盖不住,化为现实的笑容,笑了出来。

“大伯,我就知道是你,从小到大你就最疼我了”尹新月看见不是自己的父亲,好像非常的高兴,嘴像抹了蜜一样,一句句夸赞跟不要钱似的,送给了那个中年的男人。

没错,那名男子就是尹新月的大伯尹叹日(莫得记载姓名,又出现一个自编人物)

“你还记得我呀,你不是跟着长沙城的土夫子过上了幸福的小生活了吗?”尹叹日不屑的说着。

“那不你是不是又想说尹家把我从小到大照顾的这么体贴?让我做一点贡献,不过我跟你说啊,如果我爹支持我和夫君话,我肯定会把钱还给他,加倍的还带利息”尹新月脸上皆是倔强的神情。

“张启山能有几个钱,他之前带走你是为了救二月红的夫人,可是二月红对他有利益,他需要用到二月红,你已经被他骗过来,现在是他利用你啊,而且你根本不值得他对你付出这么大的努力,你到底还懂不懂?”尹叹日也是拼命的在说,服的自己这个侄女,毕竟这个侄女从小就没有母亲,都靠他父亲一个人养她,娇生惯养惯了,怕别人会在外面欺负她。

“不会的,不会的。嘿嘿”尹新月又想起张启山的脸,又沉浸在其中,还傻笑了两句。

“你是大姑娘家,你知道脸怎么写吗?再说了,张启山他是个土夫子,就算你看不上那个彭三鞭,我们回去再选嘛,更何况他旁边那个张九龙不是一般人物,这样你会受到非常大的牵连的。”尹叹日脸上显得非常的焦虑。

“我夫君会保护我的,大伯你放心”尹新月一想到张启山便咧嘴一笑。

“你呀,你这性格跟你爹一模一样,说实话,张启山对你咋样?”伊叹日说着说着眼中露出慈爱之情。

“夫君她对我可好了,大伯你放心”尹新月看着尹探日,又重复了刚刚说的话。

“这长沙成,离咱北平不远,你如果能把他收拢,那变成一股对咱饭店有利的能量的话,你爹恐怕也会同意这门亲事,毕竟长沙离北平不远,还有啊,要记住,新月饭店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别人欺负要记得跟大伯说”尹叹日白了一眼尹新月。

“好啦,大伯,你这次来应该不是跟我说这些的吧?”尹新月想了想,这才说出两方都爱听的话

“现在长沙城内忧外患的,咱饭店最近要拍卖了一个唐代玉佛,就在长沙人被人截了胡,如果有办法的话,你帮忙找回来,或许会让你爹对你那个姓张的夫君有所好感。”尹叹日说着拿起几张照片,照片中的正是一尊玉佛。

“嗯,好的,大伯这件事情我会注意的,有线索的话我一定告诉你们”尹新月看着照片,毕竟新月饭店也是他的本家,更何况只要完成了这件事,肯定能让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的夫君的好感增加,何乐而不为呢?

尹新月跟尹叹日叙旧就一会儿之后,尹叹日说新月饭店还有一些事物,便不多留离开了。

伊叹日一离开,尹新月便火急火燎的前往解九爷的府上。

“九爷,听我大伯说这尊佛像不仅是在长沙丢的,还在长沙城中找到那名小贼,只不过那名小贼当场咬舌自尽。”尹新月坐在解九爷的对面。

“恐怕这件事情是针对佛爷的,刚好就在长沙城内发生,而且还是佛爷下斗的时候。”只见解九爷紧皱眉头,看向窗外。

下一刻,他惊了。

因为他看见了一个跑江湖的小马仔,蹲在门口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如果一直盯着自己府上看,那就奇怪了。

别的他解九爷倒是不怕,但是如果这个人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尹新月怎么办?

毕竟长沙城中想要他命的不少,但是能得手的一手之术便可数过来。

正在他思想计划的时候。

“解九爷,最近生意兴隆啊!”一个黑袍男子带着四五个虎背熊腰的男子走进。

“不知鬼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解九爷连忙起来抱了个拳。

这位正是阎罗鬼。

上次称陈皮不注意的时候,他把原四爷水蝗一半的手下都给吸收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有资源,有资源了,还能帮人家洗清罪名,而陈皮只是江湖草介一名。

若是能选择,大家都选择跟着阎罗鬼混。

所以长沙传出一句名言:

愿拿陈皮头,

不碰鬼爷发。

由此来说明鬼爷的实力强大。

“尹夫人,我听说这件事情是陈皮干的”穿着黑袍的老鬼好像有的某种魅力,一般用着低沉的声音,似乎地狱的魔鬼说话一般。

“陈皮,他到底为什么?”从一开始的不解,到后来想到陈皮刺杀他,尹新月才想起为什么?

“这件事情等佛爷来再说吧,我听说最近陆建勋已经把他的通缉令给撤了,看来这两个人准备合作在一起吧,把佛爷吞掉。”阎罗鬼说完从抽屉中拿出,前几天还贴在墙上的通缉令。

“这事,还是等龙爷回来再说吧!”老鬼也想直接将陈皮肤灭,可是明面上陈皮有路建勋的支持,即使他能上到国民政府。

可是现在日本人虎视眈眈,国民政府都不一定能自保,除非花重大代价,不然以他的面子,国民政府是不会给他的。

(但是我叫你们给我推荐票,不知道有没有面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