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老人的去世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2760字
  • 2021-07-02 19:11:53

同样的地方,不同的人。

在长乐仿之中,人物从两个变成了三个,从原本的陆长官和四爷,变成了陆长官和新四爷,还有霍仙姑。

“早就听闻陈舵主原本是二爷手底下一个小徒弟,现在却一跃而就当上了九门一门主”霍仙姑这句话明面上是说陈皮显山不露水,实际上暗地嘲讽,陈皮运气好,没真本事。

四阿哥,不慌不忙,吃了口菜缓缓说道:“霍当家的客气了,你们霍家人口众多,您这当家当的不容易呀!”陈皮也不示弱的嘲讽,霍家内部混乱。

陆建勋看着两人,原本今天好好的一个饭局,却因为霍仙姑的一句话变得明枪暗箭,趁两人不注意,摸了摸头上的汗。

“你这话什么意思?”霍仙姑闻言质疑道。

“你什么意思?我就什么意思?”陈皮看向霍仙姑狠狠的说道。

“九门中自有这规矩,可是没想到陈舵主出手这么狠辣”霍仙姑笑里藏刀的说道。

“别耍什么幺蛾子,这计划可是你出的”陈皮依旧看着霍仙姑。

“陈舵主,别这么说,开开玩笑嘛”霍仙姑也是笑眯眯的看着陈皮。

“好两位,我们今天过来是准备商讨接下来的大事”陆建勋再次打断两人争吵。

两人见状,不再说话,默默看向陆建勋。

等了半个时辰之后。

“你说的那个人,他到底来不来?”霍仙姑看着陆建勋不耐烦的说道。

“哦,大家好,我是裘德考,很抱歉,让你们等了,那么久了”霍建姑话刚说完,门就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外国人,用着半生不熟的中文说着。

裘德考知道众人等他这么久,肯定没好话,所以他直接越过众人打开窗帘!

映入眼前的居然是张启山的府邸。

“哦,我居然没想到从这里能看到张启山的家”裘德考故作震惊的说道。

霍仙姑哼的一声说道“看来裘德考先生是刚来中国,居然会对张启山的府邸感兴趣”暗地里的嘲讽,裘德考没见识。

反观裘德考,居然不屑一顾的说道“我不仅对张启山的菩提感兴趣,我对中国的东西都感兴趣”

“裘德考先生好雅兴,我家中有事,失陪了”霍仙姑再次故伎重演。

陆建勋看着这一幕,想起几天前自己也是这样,心情复杂。

“霍当家,等等,你是九门中人吧?为我们讲一讲张启山是如何成为佛爷的故事吧!”裘德考出言挽留霍仙姑。

霍仙姑听裘德考这样说话,便知道情德考要开始主题。

“这样从他家门那尊大佛说起一天张启山和一群玩跨子弟出去玩耍,他们都听说张启山有移山填海的能力,都不相信,于是便要张启山表演一番,张启山指着他们对面古寺旁边的一座大佛说,“那我今晚便将他请回家”于是这件事情传出的第二天,张家门前果然多了一尊大佛,而那座古寺旁边的大佛却消失了”霍仙姑媚媚道来。

众人不知道的是,张启山确实会一些常人不知道的手段这搬佛的技术便是五鬼搬山术。

“这件事情一夜之间传遍整个长沙城,从此,张启山就变成我们口中所熟知的张大佛爷”

“我听说中国有很古老的一种术法,叫做搬运术,这应该是其中的一种”裘德考若有所思的向众人说道。

“原本因为这件事情,九门对他已经有所忌惮,后来他下了几个大墓名声大振,技法高超,因此九门认他为尊,当然得亏他在军营中有一些人脉”霍仙姑毫不经意地说道,毕竟在她看来,一个外国人想要扳倒张启山几率非常的小。

“外八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负责所有冥器流入长沙。而张启山就是外八行之外的那一门,你们居然拿他没办法”裘德考不解的说道。

“没办法,在这长沙城内,张启山能命令军队,而且他旁边那一些亲兵,可是盗墓技法高超,武功高强啊!”陈皮听着两人谈话从中插嘴。

“张启山厉害就厉害在,有双方身份有江湖势力又有官方背景。”陆建勋既佩服又不甘。

“我们现在明面上有陆长官支持,背地里则有陈皮和霍仙姑两位。足以扳倒张启山这座大佛。”裘德考继续用那瘪嘴的中文说道。

上面在商讨如何对付张启山,而下面。

“佛爷,救我”齐铁嘴一个不注意,脖子被食人菌缠绕住。

“赶紧跑”张九龙边说着边把自己的舌头咬伤。

张九龙边跑边把口中的真阳溅吐出去。

跑到一个山洞中,那些食人菌似乎有什么顾忌,便没有再追过来

“啊,啊,要累死了”齐铁嘴回头看食人菌没有再追上,第一个趴在地板上,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殊不知旁边的老人也是气喘吁吁。

“齐铁嘴,我去你奶奶的个腿”张九龙大骂一声,手直接往齐铁嘴的后脑勺一拍。

“龙爷,龙爷,这不是我的错呀,你看我们经过他们肯定会攻击我们的,而且这不是………”原本齐铁嘴还想继续说的,可是看着张九龙呢,好似要吃人的眼光的时候,便没有继续说了。

“停,别动”张启山忽然看见齐铁嘴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缠绕着。

众人闻言,围着齐铁嘴。

“佛爷,我,我不,我,我又怎么了?”齐铁嘴害怕张九龙又打他,张九龙刚刚那拍威力不大不小,现在还疼着。

“你好像被头发缠住了”张九龙手伸过去到他脖子处,齐铁嘴以为张九龙要打他,连忙躲开。

张九龙见状直接,掐住体贴嘴脖子,从中拉出一根头发。

头发极其长,韧性非常好。

“头,头发救命,二爷,二爷”二月红赶紧赶来。

看到这二月红眉头紧锁。

“啊!啊!啊!”众人注意力再次被吸引,只不过这次并非齐铁嘴,而是那个老人。那个老人浑身上下长满了这种头发。

“不不不,我不会让你死的”二位红激动的说道,手上的动作没有停过,把灯笼拿过来,拆开便要拔头发。

“啊,疼疼,小兄弟,我死后你要用泥土封住我的七窍,我,我不想变成那种怪物”老人顽强的说道,浑身上下犹如被子弹蚁噬咬一般,极其疼痛。

“年轻人,我记得你叫张九龙,对吧?给我一个痛快,你的刀很锋利,我感觉到了”那名老人忍着剧痛,对张九龙说道。

二月红眼中流露出无奈之色这是他第二次表现出这种无奈之色,第一次是在丫头死的时候“如果我要是有更强大的能力的话,他们也不会这样”

张九龙二话不说,抽出飞刀捅下去。刺中老人的心脏,不偏不倚,一剑必杀。

“老八,你跟二爷一起去埋葬那位老人吧!”齐铁嘴精通算数对人体周天非常了解,各位都是盗墓的,对医学上的研究并不怎么深。

齐铁嘴并没有说话,而是跟二月红一起将那位老人埋葬。

“南无阿弥多婆夜

哆他伽多夜

阿弥利都婆毗”齐铁嘴和二爷将老人埋好后,用一块巨石当成他的坟墓,上面并贴好符纸,还念起了佛门的往生咒。

说来也怪,齐铁嘴家族向来一脉单传,但是精通各种天文地理,早上算命锁龙井处理妖魔鬼怪事件,晚上则是盗墓捉鬼打粽子!

张启山摸了摸脊椎,好像有一点不适。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这一动作,又想了头发,一想起头发,他就毛骨悚然“佛爷,你没事吧?”齐铁嘴顶着胆子问张启山。

“没事,走。副官地图”

在睇书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处已经被石头埋没了山洞。

“九龙,你带着副官去把石头搬开,老八跟我一起去,叫一下二爷”根据实际情况,张启山早已计划好各自的工作。

“二爷,你想一下,他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能在有生之年遇到我们,何尝不是他的一种解脱啊,是吧?”齐铁嘴被张启山派来安慰二月红。

“是啊,遇到我,我想守护的人,我真爱的人,为什么一个个都离我而去?”二月红言语之间带着一丝丝伤感。

“不是,我怎么越安慰反倒越那个啥了?”齐铁嘴在心中疯狂吐槽。

看都看到这了,不给月票也给个推荐票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