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阿四哥的逆袭

  • 盗墓之邪龙拉棺
  • 君莫愁己
  • 2626字
  • 2020-08-02 15:46:24

然而现在外面。

陈皮被裘德考所救,来到日本商会。

“你为什么要救我?”陈皮对着裘德考说道,毕竟一个素不相识的外国人来救自己,值得可疑。

“哦,那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张启山”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他害死你师娘的,还将通敌的罪名扣在你身上,难道你就不想报仇吗?”裘德考诱惑陈皮。

“一定报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张启山他害死我师娘,我一定会让他死无全尸,不过现在长沙都在通缉我,我去刺杀尹新月不成打草惊蛇,现在就算再去刺杀防守,肯定更加森严”陈皮愤愤的说道,最后用无奈的收场。

“我有办法,通缉你的是张启山,捉你的人是长沙的士兵,但是长沙又不是一个人的地盘”裘德考说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词

陈皮心中暗想,忽然想明白“你说的姓陆,可是他阴了我”

裘德考并没有想到,陆建勋居然会和陈皮联手,但是还是面不改色的说出:“放心你,我们先借他的手除掉张启山,然后长沙九门归你管,其他的归我,不知道陈先生意下如何?”

“行,我现在就去找陆建勋谈判”陈皮喝完口中的茶,便转身要走。

“慢着陈皮先生,这个你拿着,有了这个你就能自由出入日本商会”

“既然你这么大方,我就告诉你,你不要再拉拢齐铁嘴和解九爷了,九门之中,唯有霍家三娘可用”陈皮说完便翻墙遁走。

“派人去查一下,尹小姐喜欢什么准备一份大礼”陆建勋刚回到自己的公寓内,便吩咐手下去准备礼物。可见其对尹新月的上心。

他不知道的是,她现在想的美人,可是窗帘后面却有一个“阎罗”在想着他。

陆建勋将军衣卸下,忽然陈皮拿起衣服上的手枪,对着陆建勋的脑袋。陆某人觉得脑袋后面凉凉的,转过头一看

确认过眼神~你是对的人

“陈皮,你想刺杀军官吗?”陆建勋看的陈皮恐慌的说

“长沙城内全部都是我的通缉令,我没差别。我就想问你一句话,为什么那天我刺杀尹新月你要出手帮他?”陈皮平静地看着陆建勋。

“陈皮,你应该谢谢我,那个是北平新月饭店的大小姐,你得罪不起”陆建勋胡乱编造的一句话,掩盖了自己当时见色起意的心,并且看的自己的枪非常恐慌,虽然这是自己的枪,可是不在自己手里。

陈皮将枪放在桌上“我今天是来跟你谈合作的”

“就凭你一个人的,还打的过街老鼠,你也配合我谈合作”陆建勋好了伤疤忘了痛,依旧摆出很欠打的姿势,挑衅陈皮。

“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信不信我给你来一枪?还是你觉得你喊的人比较快?还是我的刀比较快?”

“奇怪,这陈皮的谈判什么?”这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只蝉便是杜建勋,而螳螂就是陈皮。只是他们怎么想?也没想到阎罗鬼就是这只黄雀。

原来阎罗鬼从陈皮那日刺杀尹新月开始,天天跟踪他,刚刚看他来到日本商会,老鬼不敢贸然暴露。

不过如果陈皮把陆建勋杀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陈皮给杀了。

“好吧,你想谈什么说吧”陆建勋无奈开口说道。

陈皮把日本商会标志扔给陆建勋“想个法子,把我通缉令撤销(给我多点推荐票)”

“哟,原来给日本人当走狗了呀难怪我就说陈平先生今天怎么有这么厚的底气?敢跟我谈判”陆建勋看了看这个牌子,眼中充满不屑的说道。

陈皮听了也不愤怒,摸着自己的刀缓缓的说道“只要能杀了张启山,让我干什么都行?”

竖日,陆建勋来到张家别院。

“陆长官大驾光临,没有去迎接,有失远迎啊!”尹新月套乎着

“几日不见,不知府上安保如何?上次陆某是想出手相救,可惜”

“陆长官不必多言,上次若非陆长官及时出现,恐怕我还劫难未知”尹新月打断陆建勋说话

“那就好,那就好”陆建勋尴尬的笑了笑。

由于张九龙安排阎罗鬼来破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毕竟当时处境于情于理,只要自己救一下尹新月,那么就可以更好地接近张启山了,什么见色起意的都是假的!!!!!

“小小心意,给启山兄保养”陆建勋打开已经准备好了的百年人参。

“那我就替夫君,谢过陆长官了”尹新月表面上看似感谢,实际上不屑一顾,毕竟人参这种东西,他新月饭店一抓一大把。

“在这种特殊时候,启山胸可得快速康复,不知夫人能不能让我见一下启山胸”陆建勋转眼就说出自己的目的。

“陆长官恐怕要失望了,大夫说夫君这是累病要静养,不能打扰”尹新月想都不想便说出。

“既然这样,我不便叨扰,启山兄”陆建勋见尹新月不让,自己看张启山,只好作罢。

“陆长官,你礼也送了:病也探了,还有什么事吗?”尹新月打算送客。

“尹小姐,不请陆某人喝几杯吗?”陆建勋建尹新月要赶自己走,便想强行留下。

“我哪敢哪路长官您贵人事多,我怕就一伙喝茶的功夫。长沙城的公务就一堆了”尹新月见招拆招

“夫人真的是对长沙的短信特别照顾,那既然如此,陆某便不打扰”说完陆建勋,就起身离开。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人参拿去扔了”尹新月看向陆建勋的背影说道

“夫人,这可是一株百年人参呢”丫鬟惋惜的说着

“不就是破人参吗?我新月饭店一抓一大把,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说完尹新月就走向房间。

“霍当家的您尝尝,这是他们这里最贵,今天刚从云南运过来的普洱”陆建勋对面坐着一个女子,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

“霍当家这样盯着我是什么意思呢?”陆建勋半开玩笑,半疑问的看向霍仙姑。

“陆长官,今日可好雅兴!竟然约我出来喝着普洱茶”霍仙姑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看着茶杯中的茶,可心却不在这里。

“哈哈,刚好听说这里普洱心静了,所以约霍当家的一起来品一下”陆建勋赔笑着说

“好啦,陆长官这茶也品了,我先走了,晚些时候我还约我的侄女一起去裁缝店看衣服呢”说完便欲要起身。

“慢着你难道不打算问我一下,今天叫你出来的目的吗?”陆建勋看向霍仙姑,不识抬举,眼中有一丝不满,但始终没暴露出来。

“哦,陆长官不是近日出来喝茶吗?”霍仙姑装作不知道

“是的,可是霍当家喝的,可不尽意啊!若是张大佛爷为您斟的茶,你应该喜欢喝”陆建勋见霍仙姑似乎不是很按计划来,所以他直接开门见山。

“九门之中,张家独大,难道您不想取而代之就甘愿屈尊人下吗?人应该往高处走,水就得往低处流是吧?”陆建勋开出自己的筹码。

“不甘又如何?张启山一家势力独大”霍仙姑虽有不甘,但还是承认了张启山强大的事实。

“在下有一朋友想和你结盟一起除掉张启山”陆建勋缓缓说出自己的目的

“不,路长官,你可知九门中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只要除掉一门的当家人,就可以取而代之”霍仙姑自然知道陆建勋口中的朋友是谁,以那家伙的性格和实力干掉个平三门应该也行!

陆建勋也是聪明人,一听便知道霍仙姑话中之意。

“我替他谢,过霍当家的提点”

霍仙姑不说话,拿起茶杯一口喝掉,并放在桌上缓缓走出。

就这样

几天后卖报童的口号是这样的“号外号外“陈皮设局杀水蝗,九门新四爷上位”最新一期快报,快来买”

不知为何,那日的报纸卖得飞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