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起床吧,天才!
  • 狂植入侵
  • 谭十一
  • 2703字
  • 2020-08-03 16:05:09

当当当。

耳边传来大笨钟沉重的敲击声。

随后,是一连串小鸟清脆的鸣啼。

“闭嘴。”

李星宇翻了个身,把脑袋深深埋入枕头下。

接下来声响就更为变态。猫叫春狗狂吠,刮铁的嘎嘎声,破烂的木门吱呀吱呀响,飞行器螺旋声,还有女鬼可怖的呜呜悲啼声,甚至隔壁包租婆超大嗓门声。

一切都没能成功把李星宇从床上揪起来,倒是一段温柔的童话式诵读令他不得不从半梦半醒中回到现实。

“从前有一位温柔善良的仙女王,她拥有无上的法力,当她察觉有坏魔怪要伤害人类的时候,挺身而出,为了保护大家而牺牲了自己……”

“利箭,你够了!”李星宇腾地坐起,右手在上方虚空处飞速一划,那温柔的诵读声立刻消失,“谁让你念这段的?”

其实不问也罢,这边才消停,房门外就传来絮絮不休的同样的诵读声:“从前有一位温柔善良的仙女王……”

砰!

房门被略显粗鲁地打开了。就这么短短一瞬间的功夫,李星宇蓬松的头发已被梳得整整齐齐,脑门上一小撮的呆毛也被妥妥地料理好,邋遢的BAY MAX睡衣也被换成了新京山初中的校服。

这时,故事刚刚说到“坏魔怪”,站在门口的蓬蓬裙少女一见他如此神速冒出,不禁啧啧称赞,“今天利箭的速度又快了呢,要表扬呦~”

“喵呀~嘎~”

明明没养猫,他们头顶的横梁上却响起猫咪甜美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利箭以此表达自己的情绪。

“够了,一大早的,很吵哩!”李星宇没好气地挥了下手,猫咪果然不敢再撒娇。他冷着脸问李月儿,“姐,你干嘛教利箭读那段无聊的故事?”

“咦,无聊吗?小星星觉得仙女王的故事无聊吗?”身穿深红色蓬蓬裙、头上戴着黑色小礼帽的萝莉眨着一双紫色眼眸追问。

“烦死了。”同一问题已经回答过多次,李星宇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厌烦,“神仙鬼怪之类的传说都无聊死了,完全不科学!仙法魔法什么的全是哄骗无知小孩的把戏!日飞千里不过是坐在飞行器上,千里眼顺风耳也不过是通讯工具,毁天灭地的是大杀伤武器,死而复生就是复制人!这些玩意,我四岁之后就不相信了!另外,你现在这双紫瞳也是后天修饰的结果,不是天生妖异或者魅世小魔女什么的……”

“嘤嘤嘤,果然姐姐我没有讲故事的天赋,让小星星生气了吗……”李月儿捂着脸趴在墙上抽噎起来,墙壁深处又发出小猫“嗷嗷呜”的哽咽声调。

一哭一嗷,相交和应。

“利箭,别忘了谁才是你的主人!少凑热闹了!”李星宇完全拿少女心的姐姐毫无办法,只是有点后悔最近太过沉迷于完封那些全息网游,没有抽出时间调教利箭。

嗷呜声蘧然消失,最后似乎还带着一丝委屈。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把利箭交给这个明明已经十八岁高龄还天天穿着一身哥特萝莉装的姐姐来调教,实在太失策了!

明天开始,就把利箭的“调教权”重新修正一下吧。

他一坐在饭桌上,烤箱就传来清脆“叮”的一声,另一边,牛奶也热得刚刚好,煎得香香的火腿在平底锅里吱吱响,烘得脆脆的面包也欢快地蹦了出来。

果酱瓶子自动旋开,屋里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活动着,果酱被均匀地抹在面包上,盛在一个粉红色凯蒂猫的陶瓷碟子里,和热牛奶、火腿片一起被无形的手“端”上了饭桌上。看上去,那些东西就像在空中飘浮。

此情此景,若被邻居无意中窥见,肯定会以为屋子有“不干净”的东西。

事实上,一切都是李星宇发明的“全智能隐形机械人”利箭的所为。利箭没有固定形状,不似当今的主流机械人那样追求高度的拟人化,甚至连人类的语音功能都被李星宇禁止了。但它隐藏在其他电子设备的背后,巧妙地操控各种能量,神出鬼没。

按照营养学的搭配,还有一只剥好的鲜橙会留待主食吃完后出现。可李星宇仍不满意,“姐,煎蛋呢?”

“花店里有客人来了,你能让利箭帮忙煎一下吗?”李月儿温柔的笑声从楼下传来。

姐弟俩居住平民区的一栋下铺上居老旧楼房里。下面是李月儿经营的花店,上面是两人简单的起居室。

“算了。”李星宇嘀咕着。

唯独这个,不可让利箭代劳。

好像有什么不对!他突然记得自己明明有禁止利箭“学习煎蛋”的!

“姐……你又教利箭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他咬起一块面包就旋风似的挟起书包往下跑,正想开口问这事就看见一个脖子上戴着条粗金链、一脸邪气的家伙正在纠缠着李月儿。

“喂,为什么我买回去的花第二天就死了?你们是不是黑店哪?想坑老子的钱,拿什么来赔!”

“可是,这花明明是被开水浇死的……”李月儿难过地捧着花朵,眼眶满是疼惜的眼泪。

“什么,你意思是我故意找茬了?”流氓粗声粗气地大吼。

捏着蕾丝蓬蓬裙边,李月儿气愤簌簌发抖,“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流氓看见一身校服的李星宇居然也敢在后面嘀嘀咕咕,不禁怒火中烧,用力扯起他的领子,恶声恶气地喝道:“喂,小子,欠揍啊!”

“不,对于你这种生物系统的错误,区区在下并不打算亲自修正。”李星宇侧着头,漫不经心地咬着那块果酱面包,似乎说着与他毫不相干的事。

“说什么废话呢,臭小子!”流氓瞪大眼,把他拎得离地半米高,故意把粗大的拳头在他脸前晃来晃去。

“姐,我上学了。今天是‘报到日’呢。”身穿整齐制服的初中生拍拍手,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一句,“利箭,不要玩得太忘形了……”

此时体型粗壮的流氓已经被屋里那双“无形的手”拎到了屋梁上,吓得哇哇直叫,手脚像被玩坏快要没电的机器人般不住乱摆。

“哇哇!”流氓被无形的手拎着左右乱晃,浑身像坐过山车般在屋梁和地板之间来来来回回颠簸漂移。

“救命啊!有鬼啊!”完全无法理解的流氓唯有放开鸭公喉大喊。

“大叔,即使喊破喉咙也没人救你呦~”哥特萝莉甜美的笑靥中,有一丝诡秘的气息。

整个花店的所有门窗不知何时已被关得严丝合缝,墙壁里奏起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激扬向前的雄壮节奏完全淹没了鸭公喉的悲鸣。

在不见天日的地方,紫眸萝莉缓缓地举起右手,一抹柔和的光芒一闪而过,“记忆没收!”……

“这是为您选择的‘忽地笑’,请您往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它呦~”铺面的门窗重新打开时,李月儿笑容亲切地把流氓大叔送出门外,交给他一盆鲜黄色的花朵。

“叫忽地笑吗?”此刻,流氓大叔脸上的神情也柔和得像个熊宝,他憨憨地笑着接过花朵,细细端详,赞不绝口,“开得真灿烂,就像金子,喔喔,我最喜欢金子了……”

“可你千万不要食用它呦,谨记、谨记……”

花语为“死亡之爱”的忽地笑全身带有剧毒,是传说中从天国自愿投入地狱的神圣花朵,却被恶魔遣回,此时天国的大门已关上,她只好徘徊在黄泉路上,众恶魔不忍心,便同意让她继续留在此路上为亡者作引导。因此她又被称为“恶魔的温柔”。

“终于又嫁出去一个了!”李月儿转身朝店内花架上那些各种花草竖起拇指,“你们也要好好加油呦~”

没有风,花草的香气却异常地浓郁起来,如同一条充满芬芳的河,汇聚了无数甜腻味道,在这间小小的花店里流淌。

“喵呀呜~”不知何处又传来那只从来不露面的小猫咪的叫声。

超龄萝莉贴在墙壁上轻笑起来:“好乖,原来利箭也是这么想的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