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讨伐之征

东何蓬池山上,此时正是午夜,黑风习习浓烟滚滚,四周的山色宛如魔障一般,寒气四射让人不寒而栗,天黑得像是盖了一张玄黑的黑布一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幕处,安静得可怕,没有一点活物的声响如同墓地一般的死寂。

白鹤一族是当年百妖混战以后幸存下来的妖族,也因为势力强悍,白鹤族的君主被选为众族仙君,此时的蓬池山门口黑压压的汇聚了众多人,如蝼蚁一般,那声势浩大的阵容像极了当年的百妖混战的阵势。

白鹤一族的院庭里,灯火通明,熊熊燃烧的火把被一片片排列有序的妖士举在手中,黑夜黑得像黑色墨水铺了一层,四处寂静无声死气沉沉,那一把把火光冲天的火把也照不亮四周,只可看见那众妖士黑乎乎的脸。

“父亲…!”

一道声音从木格子门外传来,从那窗棂的倒影可见一个高瘦的人影站在门外,声音低沉有力。

“都来了吧?”屋子里的白鹤一族的君主宋北旭低声问道。

“嗯。”

“吱……!”门被从里拉开,宋北旭脸色木然,眉头微蹙的看着前方,他银发白须脸色像是一块老旧的木头,眼眸浑浊但却散发着一种叫人不寒而栗的寒气,他手里还拿着一串沉黄佛珠,显然心事重重的。

“父亲,其他三族已经全部到了,就等你一声令下了。”

宋北旭看着一旁的少年,叹了一口气,又才沉重道:“玄青,这蜈蚣一族阴险狡诈尤为恶毒,此事事关重大,拖别人我不放心。”

宋玄青一脸平静,双眸流露着寒光,一副大义凛然从容点点头:“嗯,父亲我竭尽所能,为妖族除孽保我妖界安宁。”

说罢,宋北旭便在他耳畔轻声细语说了些什么,宋玄青点点头,便拿着自己的灵剑朝着一旁的墙面一跃而上,很快便消失不见。

宋玄青乃白鹤族宋北旭的长子,性子孤傲,如霜似雪冷淡,但学识渊博,灵力为家族之首,十岁时灵力修为便远超寻常人,天赋异禀是众家楷模和典范,只是向来性格孤僻鲜少与人交际。

宋北旭来到大厅,大厅内猫族、白狐族、灵蛇族三族的君主都已经到齐了,众妖汇聚阴翳重重,气氛沉重没有人敢说话,都焦急的看着宋北旭。

见宋北旭来此,蛇族的君主沈允便立马站了起来,愤愤不平说道:“仙君,我等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就同去去碧山,杀他九龙洞个片甲不留,此恨若不报难解我心头之恨!”

灵猫族与蛇族向来交好,于是灵猫族也有人接话:“是啊,这妖孽实在是大胆,居然盗取了我各族的五色灵珠,这要传出去颜面不挂不说,若叫他炼成了赤血邪珠那整个妖界怕是都不保了啊!”

宋北旭阴沉着脸,用手不停的滚动着手里的佛珠,似在暗忖什么。

“此事重大,当年就因为妖界大乱,所以才造成了百妖混战一大乱,百妖混战以后幸存的大家族就只有鹤、狐、猫、蛇、蜈蚣五族了,当年众妖怨气被仙界炼为金木水火土五色灵珠,本意为众族以灵气修炼,可铸造为仙珠可帮各族早日位列仙班,不料这蜈蚣族君主谢荣狼子野心,盗了各族灵珠,铸造邪恶无比魔力无穷的赤血邪珠,他若铸造成功之日,便是妖界毁灭之时,到那个时候人间也会遭到灭顶之灾,仙界恐怕也无能为力,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抓拿谢荣一族,将五色灵珠物归原主才是。”

说话的白狐一族的君主白山岳,他也是一界元老了,眉白银须,模样沉重老成。

一直沉默的猫族君主温岘,一默默的开口:“这赤血邪珠的铸造我也曾在天书上看过,汇五色灵珠一体,再取五族人都的血液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最后再取人类女童之血,便可练成,一旦炼成威力无比,震慑四方毁旦六界,但毕竟是邪物,也有吞噬的可能。”

这温岘是五族中最年小的君主了,与宋玄青同年,不过因为当年百妖混战他父母族人惨死,年幼的他便担任了君主一职,因为年小他的话一般没有什么分量,其他家族也不怎么拿他当回事。

温岘话一出口,便受到了白狐族君主白山岳的冷嘲热讽,他揶揄道:“呵呵呵,温君主这样了解,恐怕也是暗中下过功夫了吧?”

温岘脸色一白,赔笑拿着手里的折扇,一副讨好的模样回道:“白君主说笑了,那是邪物我不敢触碰,只是略微的知道一些罢了。”

白山岳白了他一眼,显然很是不屑。

宋北旭缓缓转过身来,目视前方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眼里的寒气似剑,双手抬起来,义愤填膺:“好了,各位君主别多言了,此事确事关重大,刻不容缓,这蜈蚣一族有心,我们必须齐心,一同剿了他的念想,以保妖界平安。”

白山岳也站了起来面朝着门口,对蓄势待发的众妖士喊道:“同心协力,讨伐蜈蚣一族,保我妖界安宁!”

话音刚落,门外一片轰轰烈烈的声音响起,那声势浩大的声音,像是一把劈开黑夜死寂的大刀,把死气沉沉斩杀。

“同心协力,讨伐蜈蚣一族,保我妖界安宁!”

众妖士气大发,气势滂沱短发请战,那浩浩汤汤的气势宛如炙热腾腾的岩浆爆发一般,那一支长长的大队在黑夜里像一条血色长龙,排列有序的涌下山去,气贯长虹地朝着碧山涌去。

就在宋北旭要离开时候,一个细小而坚定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父亲…!”

宋北旭转过头去,见黑漆漆的角落里,探出一个黑脑袋出来:“父亲,去也想去。”

宋北旭一看,是自己的次子宋流若,他阴着脸冷呵一声:“流若快回去,不许跟来好好练功。”

说罢,便大步流星的朝外离开了,宋流若站在角落失落的看着那大部队离开的方向,他心里忿忿不平。

他只比宋玄青小两岁,他今年都17了,可宋玄青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成了他的心腹了,授灵剑传授鹤族仙法而他却什么都没有。

碧山九龙洞……

谢荣已经在自己的洞府中修炼了七七四十九天了,他从炼丹炉内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枚赤色珠子来,那枚主子样子怪异,暗红的珠体一丝丝裂痕状,倒像是一颗人的眼珠子一样的瘆人。

洞中传来谢荣肆无忌惮的大笑:“哈哈哈哈,就差一步就大功告成了了,什么位列仙班我根本不屑,这赤血邪珠一旦炼成,我将成为六界之首,所有人都以我为尊…!”

“大哥,不好了。”这时候一个身穿黑红长袍的男子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神色慌张。

谢荣一把紧紧的抓住那浑浊还冒着黑气的赤血邪珠,不屑一顾斥道:“什么不好了,我这赤血邪珠已经炼成了,就差一个女童的血液融合了,就可大功告成了,到时候什么都不过尘埃尔尔,别人的生死也可随意拂去,怕什么。”

“大哥,灵珠失窃的时候已经被其他家族知晓了,而且白鹤族宋北旭已经带着其他家族的人往这里赶来了,怎么办!”

说话的人是谢荣的弟弟谢卫,他忐忑不安的说着。

谢荣看着自己手里的赤血邪珠,恶狠狠说着:“想不到这帮老东西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他们还有多久到?”

“最慢不过两个时辰!”谢卫胆战心惊的说着,慌得连说话都语无伦次:“大哥,这,这可怎么办,蜈蚣一族恐怕难逃此劫了。大哥你快想个办法啊。”

“你慌个屁,等我将赤血邪珠合成,叫他们有来无回。”谢荣说着将赤血邪珠放进体内,又转头对谢卫道:“我先去合成赤血邪珠,这里你先挡着。”

说罢,谢荣便要转身离开,谢卫一把抓住他哥的手臂,声音快哭出来了:“别,别啊大哥,我怎么打得过,我害怕啊!”

谢荣一把甩开他的手,一脸嫌弃:“没用的东西,打不过不知道跑吗?这洞中有密道,你带着兄弟们冲出去,然后你再趁机从密道逃走,我合成以后会回来找你。”

“那,那你要是失败了呢,我去哪里找你。”谢卫点点头,还是提心吊胆的问。

谢荣一听,就要伸手去打他:“我打死你这个废物,我怎么可能失败。”谢卫连忙躲开,谢荣白了他一眼又才语重心长道:“如是失败,就去青绵山等我。”

说完,谢荣便转眼间消失不见了,谢卫静静的握着自己手里的大刀,踌躇不决的走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