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雷劈综合征

雷劈综合征

什么是雷劈综合征?简单来说,就是某些天赋异禀之人被雷劈之后不仅没死,反而重生、穿越、获取系统、得到异能等等之类的奇遇,统称为雷劈综合征。

。。。。。。

烈日当空,晒的少管所大门前的水泥坪上死白死白。

水泥坪外是一条柏油马路,肉眼看去,都能隐隐看到马路上扭曲的空气!

李远扫了大门外一眼,没有发现任何人,心想自己提前出少管所,应该没几个人知道,外面没人接自己也是正常的。

李远朝着送自己的管教员弯腰鞠了一躬,感谢他这几年来的照顾。

管教员伸手拍了拍李远的肩膀说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讲情义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在这里呆几年,我也不能劝你不要这么讲情义,只能对你说,希望你以后多为你自己想想。”

“不能像这次这样,为了报恩,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搭进去呀!”

李远点头答应,对着管教员再次鞠了一躬后,拎着自己的行李有些迟疑的跨出了大门。

大门在身后砰的一下关上,李远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地方待了自己一千六百五十三天的地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开始朝着不远处的公交站台走去。

随着离公交站台越来越近,原本有些蹒跚的脚步,逐渐变得轻快起来!

少管所在省城郊区,兜兜转转的花了好些时间,甚至都还在火车站大厅躺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下午,李远才回到镇上。

下了车后李远看到镇上竟然都建了一个小区,心里有些苦涩:社会发展这么快,自己这是赶不上节奏啊。

不过还好,变化虽然很大,但是很多标志建筑还在,不至于连路都找不到,李远看了下天色,又看了下不远处还在营业的餐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里面还有四十六块五毛,这是他买完车票后所有的身家,这些钱,都还是出狱的时候管教员硬塞给他的两百块钱,要不然,出了少管所之后,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心里盘算了一会,李远跑过去买了十个大馒头,花了七块五,随后,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李远家离镇上还有十几公里,包括一段山路,走路最少要走两个小时!

到了镇上的另一头才发现,由于村里已经通了水泥路,现在镇上有到李远家村头的中巴,车费两块钱。

看着不知道倒腾了几手的破破烂烂的中巴,李远踌躇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决定上车,虽然看起来坐车有点风险,但是走几个小时回家,实在是太累了。

坐着摇摇晃晃的中巴车在村头下车,拎着行李,顺着山路又走了十几分钟,李远终于站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看着和自己离开时变化不大的两层瓦房,又看了看大门框挂着的‘烈士家属’的门牌,李远鼻子发酸,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找出钥匙,花了好几分钟,李远才打开已经锈迹斑斑的锁头。

推开门,里面的摆设和自己记忆中一模一样,回到自己当年的房间,也顾不得床上灰尘重重,李远就这么直接躺了上去,这一刻,他真的想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永远躺在这里。

这时门口传来几下轻微的响声,李远心里还奇怪自己才到家,路上也没碰到谁,怎么就有人知道自己回来?

坐直身子一看,发现一个黑色的狗头在房间门口探头朝里面看来。

李远惊喜的叫道:“小默!”

那个原本正一边嗅着空气,一边警惕的盯着床上李远看的黑狗,在听到那声‘小默’之后,浑身一震,低声呜了一下,一下子窜到床上扑在李远的身上。

随后,一边一直的低声呜叫,一边使劲的舔着李远,身后的尾巴更是挥的像风车一样。

李远看着对自己无比热情的小默,心里的苦楚,委屈,难受,像溃堤的洪水一样,从心底冲了出来。

再也忍受不住的李远,搂着小默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哭,就是半个小时,李远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心情,这时他才发现,小默的一条腿瘸了。

看着用三条腿一踮一踮跟在自己身后的小默,李远好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再次哭出来。

没有人管的小默,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李远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出来。

摸了摸小默的头,李远循着记忆,找出抹布和扫把,准备来个大扫除。

房子是九十年代盖的老式的两层瓦房,好几年没有住人,里面灰尘厚的很,而且由于没有人气,有好几个窗户的玻璃都破了。

而这种老式的方格玻璃,现在想买还都难,所以暂时只能先蒙上,过两天上街了在看有什么办法。

忙会了大半天,浑身酸痛的李远就着清水吃了两个馒头,又给小默吃了一个半馒头之后,简单的洗漱一下就睡下了。

第二天李远起了个大早,今天他还有蛮多事情要做的,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到去祭拜一下后山的坟地里给爷爷奶奶和父亲,告知自己回来了。

清明刚过没过久,坟头还能看到新打的草皮,李远心想这可能是大姑和二姑她们清明的时候来扫过墓?

李远苦笑了一下,心里叹了口气,忍着没去想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

从后山回来后,李远打算去一趟镇里,他之前一直没办身份证,他准备去把这个给办了,毕竟现在社会上,太多的地方要用到身份证了。

还有就是取些钱出来,李远家里其实并不缺钱,当年他爷爷和父亲因公牺牲后,都追封了烈士,按照这些年的政策,每年都有一些补贴。

李远决定先到家里待一段时间,适应了外面的社会之后,再试着找个能营生的行当养活自己,毕竟,现在敢招聘杀人犯的公司应该不多,而李远,也不想去那些什么流水线的工厂做个工具人。

刚到村口,李远便遇到了同村的上街的人,顺路载着他到了镇上。

在镇上下车道谢之后,李远打定主意等下自己也去买辆电动摩托车,现在的电动车,除了续航没有摩托车那么远,充电时间有点久之外,基本和摩托车没多少区别,但是电动车不费油,这就能省下不少钱,过日子,该计较的地方,还是要计较的。

到了所里,里面办事的人不多,李远拍照填资料之类的半个小时弄好了所有的资料,被告知二十天之后过来取身份证就可以了。

由于急着用身份证,又在派出所里办了个临时身份证,这个倒是第二天就可以来取了,有效期是三个月,先凑合着用。

办完身份证,李远去了趟银行,输入密码后,看到卡里有三十多万余额,另外每个月有两笔八百多的进项,这应该是烈士补贴。

想了想,也对,自己现在的确是没有收入,每个月还能收到定期抚恤金也正常!

先取了个一千块钱之后,李远在镇上的贸易广场买了些香烛冥币,循着记忆力的位置,来到了赵平老师的墓前!

点上香烛,李远在墓前磕了三个头,随后一边烧着冥币一边对着墓碑喃喃说道:

“赵老师,我回来了,你在下面还好吗?”

“你的仇我替你报了,放心,我没花多大的代价,我算是激情杀人,再加上自首情节,重重因素叠加起来,我只被判了五年。”

“由于我表现好,在里面待了四年多就出来,四年多换那两个人渣的两条命,不亏!”

“有人说我中考状元的未来换那两个人的命亏了,只是他们不知道,如果不是您当年把我从深渊里拉出来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成绩?所以,我觉得不亏。”

“至于晓雪,她应该经常来看您吧?她现在是盛京大学的天之骄子,你托梦和她说说,不要那么死脑筋,我这个少年犯是配不上的她的,她有远大的前程,找个合适的人,过着合适的生活,比跟我这个杀人犯在一起好太多啊。”

唠唠叨叨的说完了一大段心里话话,又磕了三个头之后,李远起身离去。

回到镇上,李远在街上转了一圈后,找到一个网吧。

网络,是李远能够想到的,让自己最快捷了解、适应现在这个社会的途径。

镇上的网吧没身份证也能上,在缴了二十块钱押金之后,李远开始了自己的补课之旅。

这一上,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肚子饿了,李远才在网吧旁边的苍蝇馆子叫了盘杂粉,填饱肚子之后,李远又开始了网上的补课之旅?

差不多晚上十点,李远才大概的了解完这几年的情况。

这几年国家可以说是发展神速,就好比GDP,自己进去那年,就超过曾经仰望不已的东瀛了,不过还好,社会上的大致情况和之前还是差不多。

在少管所时,只能从新进来的少年犯的口里了解只言片语,上了半天网之后,李远心道还好还好,除了智能机之外,大多数东西和自己进少管所之前变化不大。

刚刚由于上网太入迷还不觉得,一停下来,李远发现自己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这时他才想起,自己今天好像就吃了一盘杂粉。

袁河镇算是个大镇,人口差不多有八万人,是袁城市下辖最大的镇,而袁城市下属的景安县,人口都才十万冒头,再加上这几年经济发展不错,袁河镇的夜生活还是比较多姿多彩的。

出了网吧的李远,朝着夜市那边走去。

夏天的雷雨天气说来就来,在烧烤摊吃到一半,雷阵雨就下来了,躲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雨才小了下来。

李远怕等下雨又下大,干脆让老板把刚烤好的烧烤打包,万一等下又下大雨了,那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拎着打包的烧烤,李远朝着网吧那边赶去,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雨又大了起来。

李远一边暗道倒霉,一边循着自己的记忆抄了条近路朝网吧那边跑去。

跑到一半的时候,天上接连响了好几个炸雷吓了李远一跳,借着闪电的光芒,李远发现自己似乎走错路了:自己跑到镇上的变电站这边来了。

摸了摸自己湿透的头发,李远心里暗道自己在少管所里面待久了,记性都变的这么差了,转身朝来路跑去。

这时天边一道闪电劈下,直接劈在李远旁边不远的变电站的高压线上,随后又朝着李远扑去,把他和电花四射的高压线路串在一起。

李远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瞬间发生的一切,瞄到自己射来的闪电,随后只觉得浑身一麻,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