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进入红升村
  • 春风吹遍红升村
  • 鹰阅蓝湾
  • 2092字
  • 2020-07-28 10:36:50

没有憋死的牛

只有愚死的汉

再深的巷子也能走出那个天

———摘自《山不转水转》

红升村委下辖四条自然村:红升村、榕树头村、望牛岭村、石坑村。

红升村委有三千二百多人。

村支书兼主任范向阳,镇挂点干部郭维民。

四条自然村村民小组长分别是:红升村:夏立志

榕树头村:卓建标

望牛岭村:范石伙

石坑村:方大勤

2018年秋天,红升村前那片水稻已经一片金黄,在柔和的秋风吹拂下,正掀起层层金色波浪。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又将是一个丰收之年。

为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把农村建设成一个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红升村委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三清三拆三整冶”人居环境大整治行动。

红升村“三清三拆三整治”现场大会上,镇委委员郭维民把这次行动的深远意义及核心内容给村民作了通俗而详细的介绍。

郭委员发言完毕后,村主任范向阳就接着补充发言:

各位村民,我们这次环境整治行动,目的是响应国家号召,把我们的乡村打造成一个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从根本上解决“脏乱差”等一系列存在问题。

我们初步规划是把村中废弃的猪栏牛棚旱厕及影响村容村貌的土坯危房拆掉。把空置出来的地方建一个休闲小公园,在公园周边配置一些健身娱乐设施。

把环村道扩宽硬底化,装上LED路灯。

把村前鱼塘清汙砌护拦,建凉亭,增设绿化带。

建污水处理池,把全村的污水统一收集,集中处理……

范向阳还未说完,下面有几位大婶就大声讨论了:“这样搞,我们红升村岂不都变成城市那样漂亮了?”

“对,”范向阳主任继续说:“我们的这次行动的意义就是贯彻乡村振兴战略计划,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实现农村向城镇靠拢。但我们这次行动需要得到村民们的大力支持和配合。经过我们镇村委及村组摸底排查,最终确定了一份清拆目录表,其中涉及4间土坯危房,12处猪栏,3处牛棚,2处旱厕,一口水井。需要征求你们的意见,同意的,就把名签上。”

村民们反响热热,非常拥护和支持这次行动。用他们的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难得有这么好政策,我举手举脚赞成啊!”不到一会儿,那份清拆意向表就鉴满了名字,并打满了红红的手指模。

村支书兼村主任范向阳拿起那份表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只剩下一处还未有人签名。就是村道旁边那口私人挖的水井。水井权属人是夏有财。

到散会时,范书记把红升村民小组长夏立志拉到一边,把那份清拆意向表交给夏立志,说:“立志,今晚找个时间去做做这个夏有财的思想工作,尽早完成这份清拆表,勾机过几天就进村开展工作了。”

夏有财今年52岁,是个光棍,性格倔强。是红升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

这个夏有财是当年第一批去深圳特区打工的弄潮儿,用当时的话说是“出过远门,见过世面”的人。去深圳打工十多年,钱是挣了不少,却迷上了赌博,把所有积蓄输了过清光,还欠了一庇股债,落得了个绰号“烂赌财”。

后来夏有财意识到赌博的危害之后,为了彻底戒赌,就用猪肉刀砍下左手的一小节食指以表决心。戒赌之后,夏有财继续打工挣钱,用二年时间才把债务还清。后来的夏有财曾经开过早餐店,也蹬过三轮车,摆过地滩,也曾到酒楼车过潲水养过猪,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最后还是净身回归红升村重操旧业:种田耕鱼塘。

开始几年夏有财还能勤勤恳恳地种田养鱼,慢慢地人就变懒了,把在枫树坡那几十亩鱼塘直接荒废了,现在塘基上杂草丛生,老虎都藏得下几只。

那一亩五分六水稻田也爱理不理,插下秧苗就等收割。田基上的杂草长得比水稻还要高。

现在的夏有财经常到圩镇上打排九摸麻雀,完了就剥花生饮烧酒,饮得醉醺醺就哼着粤曲《帝女花》,歪歪扭扭地走回家。

村里的媒婆三曾经给夏有财介绍几个大龄剩女,但人家见了夏有财这家境和他那副烂泥扶不上壁的猫样,都一个劲地摇头。

作为村组长的夏立志,和夏有财年纪相仿,一起读书一起玩大,又一起去深圳打过工。夏立志高中毕业,是一名党员,他为人正直,又热心于公益事业,所以自从打工回村后,就被推选为村组长,已经连任几届了。

对于夏有财的表现,夏立志早就想给他做思想工作了。作为一名党员,他觉得有责任和有义务去帮夏有财一把,让他重新振作,正所谓扶贫先扶志!况且夏有财还年轻,完全有能力再干一番事业,让自己有一个质的蜕变,让生活变得富裕,让人生更加多彩!

吃过晚饭,夏立志打着饱嗝,剔着牙就要出门去夏有财家了。

“夜麻麻,又去哪?”媳妇杜金花边收拾碗筷边问道。

“到夏有财家跟他商量个事。”夏立志说。

“又是忙村里的事?自从当了村组长,你就一年到头未闲过!忙里忙外,比自家的事还要上心。一年就领那么几百块工资,值不值得?”杜金花说。

“金花,老实跟你说,有些事是不能用钱去衡量的。”夏立志说。

“不为钱,为什么,我在地田天亮忙到晚,不就是想多挣几个钱?”杜金花说。

夏立志摇一摇头,他觉得没必要再跟媳妇争辩下去了,因为他觉得他们的思想觉悟并不在同一高度上。以后得找个时间也给自己的媳妇做下思想工作,逐步提高她的思想觉悟,最好能达到自己同一水平上。

慢慢来吧,毕竟杜金花只有小学文化,群众的思想工作要一步一步做,不能急。

夏立志到了夏有财家门口,门是开着,但里面乌灯黑火,漆黑一片。

“有财,有财!”夏立志连叫两声,里面没人应。

出了什么事?夏立志有点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