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要无敌了!

“这是你悟出来的?”

空云子这次是真的被莫痴给震惊到了,不说在这个年纪就能掌握出剑意。

而且那股剑意让升仙门的所有长老都严阵以待,可想其威力之强。

他想过莫痴有所隐藏,但是没想过根本就和自己想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对啊,昨日我回来之后就立马将《无当剑》中册给研究出来了,而且还把他们三合一了,掌门你这可是赚大了!”

莫痴眼见空云子这么迫切的表情,那还不清楚自己的剑法已经超出了预期。

于是成热打铁赶紧说着好话,绝对还能再捞一笔。

“你把刚刚的剑法再使一遍!让我们仔细看清楚”

大长老可没有理莫痴的旁外话,她现在只想弄清楚莫痴悟出来的剑法到底是什么情况。

琉璃玉是升仙门曾经的大师姐,辈分比掌门都还要高,时刻以振兴总问为己任。

当初升仙门上代掌门在死海之中偶然获得一颗融元草,本来是想给琉璃玉的。

这融元草是炼制融元丹的主药。而融元丹可是能够提高金丹九层晋级元婴时三层的概率。

可以说空云子能在七百五十岁时晋级元婴,大长老琉璃玉占了七成的功劳。

“哦”大长老那一脸严肃的表情也让莫痴知道她并不是在开玩笑,莫痴也听自己的师傅说过大长老的诸多实际,心里也是极为尊敬的。

将负在身后的惊鸿剑凌空拔出,莫痴剑花一挑,《无当圣剑》第一次完整的出现在空云子等人的眼中。

不过莫痴也有了先例,出剑之时极力控制自己灵力的输出功率,那悍天的剑意紧紧笼罩了整个云山而已。

剑里穿花,狂风傲立九十米,七七四十九招过后,灵力回稳,尘埃落定,莫痴也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眼前的长老们。

大长老的眼中竟然时出现了盈盈泪光,缓步向前,抬起微微颤动的右手拍了拍莫痴肩膀,说话时有也哽咽“好样的,你没辜负这把剑,好好活下去,长老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你背着这把剑登临九天之巅。”

说完,抹了抹眼睛,飞出了云山。

那离开的身影在莫痴的眼中充满了故事。

“师傅,大长老这是?”尽管有些迟疑,莫痴还是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莫痴,明年的天心大比,你也去吧”空云子立马插话,并没有给师徒俩交流的时间。

随后也是带着其他长老飞出了云山。

这让原本就疑惑的莫痴,更加的不解了,掌门和这些长老离去时欲言又止的模样,明显时有话没说啊。

此时,场上就留下自己的师傅能够解开自己的疑惑,莫痴又将目光移向了身旁。

“师傅?”

一道剑气凌云,镇压群雄的绝世身影出现在封不同的脑海之中,曾经极力想忘掉的回忆又浮现出现。

轻轻叹了口气,封不同看向莫痴的眼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听掌门的,明年的天心大比,一定要给我拿一个好名字,不然回来我可饶不了你!”

和奇怪的掌门一样,封不同说完之后也是飞出了灵山,留给莫痴一个大大问号。

“哎,你们今天都怎么了?我这次这么给力,你们怎么就不给力了啊,灵石呀,我要灵石啊!!”

这下莫痴可就抓狂了,今天早上在脑子中发现《无当圣剑》的时候,兴奋的计划了很久。

本来高高兴兴出门练剑,人倒是被自己引来了,灵石却一块也没留下。

而且话也不说完,好奇心这只猫在莫痴的心里可是狠狠挠了几爪。

“再说,我们宗门哪有去天心大比的名额啊”嘟囔了一句。

天心大比是擎天大陆上人族最隆重的一次交流。四域内各大神宗的天才弟子汇集一堂,在夕圣灵海旁进行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的“友好”切磋。

争夺只有一百个席位的排名,奖励极为丰富,就算第一百名的奖励都可以让升仙门提升了一个台阶。

不仅如此,天心大比的所有参赛人员都可以享受一次免费沐浴天心圣泉的机会。

至于圣泉的功效,勉勉强强也就比云山坤灵雪泉强个二百二十二倍吧。

而如此盛世,升仙门这样最强也就只有一个元婴期的门派,按理说是不可能有名额的。

…………

封不同浑浑噩噩的飞到主峰之上,按着心中熟悉的路线一路前行,很快便走到了一道悬崖旁。

这悬崖之外是飞流直下三千米的瀑布,背靠青山绿水,柳叶飘零。悬崖之上还耸立着一间茅草屋,正是这主峰曾经主人的屋子。

按照升仙门往常的规矩,主峰是历代掌门居住的地方,然而当代掌门空云子并没有居住在主峰之上,其原因就在是为了这件茅屋的主人。

大长老琉璃玉早已来到这件茅屋前,看脸上留下的泪珠,之前也是哭泣过。

听到身后的脚步,空云子也没有转头。

“老七,你也来了”

“你们不也来了吗,要知道,曾经我可是和他最为亲近啊,我可是一直梦想着能再见到他”

“你知道,这时不可能的”琉璃玉的声音突然在封不同身旁响起,吓得刚刚才酝酿好的情绪又被扑灭。

“师姐,你这就走了吗”

“不走还留在这里干嘛,他人都不在了”

封不同知道琉璃玉在逞强,看着她抖动的双肩就更加明白。

他和师兄弟们也一直清楚在这件事上师姐比他们更悲伤。

目送师姐的离去,封不同整理好自己的衣装,走到了众人的身旁。

“掌门师兄,这是多少年了啊”

谁知道空云子先是偷偷抹了抹眼泪,随后一巴掌就打在了封不同的后脑勺上。

“师姐难过就算了,你也跟着难过,搞得我们也不得不跟着哭,我打死你个鳖孙”

觉得用手打起来不过瘾,空云子还把自己的佩剑凌云剑拿了出来。

“哎,哎师兄手下留情啊,我那不是为了烘托气氛嘛!!!!”

“我烘托你个棒槌,师叔是飞升了,不是羽化了,琉璃玉师姐是师叔的亲传弟子,她思恋沉积哭出来我能体会,你弄地奔丧一样是想闹那样?”

周围的长老们也都隐隐围住了封不同,阻断了他想逃跑的路线。

掌门空云子做的事情,正是他们一直想了好久的事情。

“我那是追思,追思!!师叔当时可是送了我好多古玩,宝器的!”

“啊,掌门谋杀传功长老拉!!!!你这是嫉妒我比你帅!!!”

被限制住的封不同那还能躲过空云子的追击,几道剑光亮起,双脸和屁股便肿胀了起来。

主峰这件茅屋的主人正是空云子等人的师叔,大长老琉璃玉的师傅。

是升仙门前无古人后不知道有没有来者的绝世天才,以三千岁之龄踏出大成巅峰之境,在五千岁之时渡劫飞升,成为了升仙门第一位仙人。

升仙门如今傲视出云国的三大剑诀便出自他手。

琉璃玉也是他四千二百二十二岁收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徒弟。

而当时升仙门的掌门也才紧紧化神而已。在当时可是震惊了擎天大陆之上的所有人。

也正因为如此升仙门才当时可是拥有是个参加天心大比的名额。

只不过之后一代不如一代,名额也是一减再减。

到空云子这辈时,只有一个名额了。

一直保留着没有使用。

毕竟空云子也才元婴境界,虽然天心大比不限制年龄,可是他这个掌门下去比试总归使有损颜面的。

最主要还是空云子觉得自己打不过那些神宗的亲传妖孽们。

揉着自己的发胀的屁股,封不同做了今天最愚蠢的一件事。

他贴近空云子悄悄问道“师兄,能悄悄跟我说,那个谣言是不是真的啊”

“哪个谣言?”

“不是很早就有传言说琉璃玉师姐是师叔的私生女嘛”

这句话可是让空云子瞪大了双眼,而且还发现周围的各位师弟都在一旁偷偷竖着耳朵窃听。

抬起因为用力过度而颤抖的双手,空云子眼光一闪。

“我这就告诉你,你到底是不是我师弟!”

“啊!!!!!师兄饶命啊”

“轻点,别打脸!!!!”

…………

云山,流云阁内,莫痴闪着一双钛合金狗眼,留着哈喇子看着封不同放在书架上的秘籍,感觉自己离成为绝世高手就差一脚的距离。

既然三大剑诀能够组成一本恐怖的剑法,那么如果他把升仙门所有的功法学会,会不会直接领悟出一本让结丹杀渡劫的无敌神功?

这次,他一定要完成这个梦想!

“来吧,让神功的海洋把我淹没吧,给我可劲的造!!!”

大手一会,将所有秘籍都吸在面前,莫痴发出了放出了豪言。

重瞳全功率开启,莫痴的眼中闪过无数人的身影。

幻想着无数神功铺面而来的画面,莫痴张开了怀抱。

“come on,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小爷,要无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