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宴会之前

见到黄善离去之后,黄珊珊也急忙与莫痴告别。她也需要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及时告诉黄坤,方便在晚上的宴会之前想好对策。

这下房间里面又只剩下莫痴一人。无聊之余,莫痴只能选择静下心修炼。这个房间也和黄善所说相符,天地灵气补充速度非常快。

莫痴很快便陷入这种不断汲取灵力的状态。

修炼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明明才刚刚闭眼,再次睁开后,窗外的天空已然布满了夜色。黄府内灯火通明,隔着窗户,莫痴都能嗅到那股珠光宝气。

这黄府竟是用分镜石作为明器,散发了明亮的灯光。有了前世那灯泡的味道。

不过这分镜石至少得一万下品灵石一颗。

许是莫痴起身发出的声音,惊醒了门外值守的人。房门恰时响起了‘砰砰’的轻敲声。

“风公子,醒了吗?”

打开房门,莫痴发现门外蹲守的竟然是黄善。

“黄善兄,你这是?”

“这不是宴会快开始了,我刚好过来叫下你。也是碰巧,我刚到你就醒了”

然而黄善的真实情况并没有如他所说那样。

自从回去把莫痴的情报和自己的猜测尽数告诉自己的父亲和大长老后。黄善就立马来到莫痴的门外蹲守。并且时刻感知着屋内的动静。

因为黄善是凭借五感去感知,没有产生灵力波动。再加上莫痴放松心神,不曾警戒。便一时间没有发现门外的黄善。

“哦。现在这么晚了。真是不好意思,还麻烦你跑一趟”

“没事,风公子可是贵客。我们黄家作为主人,应该的应该的。”黄善连忙摆手,对莫痴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跟我来,风公子”

一路上,黄善都在主动找话题与莫痴聊天。不过时不时会把话题扯向黄家方面。

“既然来到了这里,风兄何不在我们黄家住上一段时间。到时候我还能找机会寻求风兄的指点。

当然,如果风兄愿意指点在下,我一定会备上厚礼弥补风兄在修炼时间上的消耗”

听到这有偿补课的机会,莫痴心中也是瘙痒难耐,灵石对他的吸引力是致命的。但这次出来他专门是为了见识世面,寻求机缘的。久留黄家肯定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男人,怎么会为了一课树,放弃一整片森林。

“我连金丹期都没有达到,哪能指点别人?再说,黄善兄也是天资卓绝的人。我这点小皮毛就更不好献丑了”

结丹九层!黄善眼中精光一闪,迅速把莫痴的修为下了一个精准定义。

“我可不能算是天资聪颖。珊姐如果不是因为不喜修炼,喜欢玩闹。身为家主之女的她修为也不会比我低。

就算我是黄家五长老的儿子,拥有众多的修炼资源。到如今快五十岁了,也不过结丹五层的修为。在诸位长老的子嗣中,可排不上前列。

要说最强,我们黄家大长老的公子首当其中。不过修炼七十载,现在就达到了结丹九层的修为。有望在百岁之前突破金丹。未来化神有望。

最近更是被玄冰派的长老看中。只要进入玄冰派,绝对前途可期。我都是有些嫉妒了。”

说着,黄善还特意叹了口气。可以露出一些嫉妒的神色。

“对了,风兄既然是珊姐的恩人。又年长于她。在下还请风兄帮一个忙,劝一劝珊姐。别再荒废修炼了,作为家主的女儿,黄家的振兴可是压在她的肩膀上。”

闻言,莫痴也是有些震惊。想不到黄珊珊还是一个纨绔少女。不喜爱修炼,这在修真界可不多见。

随后又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黄善。他听得出来,黄善在通过这句话套他的真实年龄。

“哪里,我也不过和你们大长老的公子岁数差不多。经历的少,说的话也不一定管用。”

莫痴留了一个心眼。特意把年龄说成和黄家最天才的人差不多。这样既能提高自己在黄家心中的地位,也不会遭到黄家的觊觎。

然而莫痴不会想到,黄珊珊到现在修为只有结丹二层,不是因为她荒废修炼,而是她资质只有这种级别的水平。

就算莫痴去借此劝说黄珊珊,旁人也不会对黄善产生意见。因为在修炼狂人眼中,一天当中每一秒都应该用来修炼。黄家的那位大公子正是如此。

聊完这些,黄善又把话题扯到其他方面。比如紫霄圣地的圣子多么强,东海又有谁获得了惊世机缘。

这种对话让莫痴有些惊讶。他原本还以为黄善会借此机会打听一下自己的来历之类,没想到黄善真的就仅仅只是闲聊。夸赞一下黄家族内的天才弟子。

一席话听下来,莫痴感觉这黄家不愧是大家族。长老们的子嗣天资都很强。比升仙门要高上一个档次。

不知不觉,莫痴于黄善二人就走到了一座金碧辉煌,浑身散发着灵石气息的楼阁面前。

看着前方朝自己快速走来的黄珊珊,黄善抿嘴一笑。

“风兄,你看珊姐又来找你了。我就不打扰二位,先去招待其他人了。先告退。”

黄珊珊看见莫痴和黄善一同前来,心中不由一凉。生怕黄善对莫痴说了什么,把莫痴拉向大长老那一派系。

心里也在不停埋怨自己。

糟了!!只顾和父亲商量晚上的对策,怎么忘记去接‘风公子’了。真是失策!!

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过,黄珊珊急忙走向莫痴,虽然对黄善的及时离开有些惊讶,但也没做多想,只当他是害怕与自己同场。

“风公子,真的对不住!实在是太想办好这场宴席来感谢风公子的救命之恩。珊珊一时间竟然忘了去接风公子,真是抱歉!”

“没事,你们忙。我这不是来了吗”

“开跟我来,我们先坐!”黄珊珊拉着莫痴的胳膊,走向了一个巨大华丽的石桌。上面满是蕴含灵气的可口佳肴。

······

离开莫痴之后,黄善立马就找到了自己的父亲,黄河。大长老黄柄天也和他在一块。

“父亲。大长老”黄善先是微微鞠躬,“打听清楚了。如果所料没错,这位风公子的修为应该在结丹九层。年龄和尘哥相仿。

不过按照黄珊珊父女的重视程度,真实岁数应该要小一些”

黄善口中的尘哥便是大长老的公子,黄啸尘,黄家最强天才。

“不,应该是要小上许多!”黄柄天抚了抚胡须,眯起双眼,“黄坤既然想用这风公子在元婴老祖面前扳回一筹。还把七彩琉璃玉这等重宝送出。

这位风公子要么天资卓绝。我猜测年龄应该不超过六十。又或者,他是超脱修士!”

“超脱???”黄善瞪大了双眼,有些不相信。“不可能吧?如果是超脱修士,他怎会收下我送出的玉佩?

现在修真界除了出过超脱修士的大宗族,就只有那些圣地神宗保留着超脱之法。其余的连化神家族都不曾拥有!”

能够走上超脱之路的人,无一不是天资超群的恐怖天才。如果说六十岁的结丹九层会让人嫉妒,甚至起杀心。

那么走上超脱之路的天才,所有人只会出现一种想法。

只能与之交好,不可与之为敌。若是为敌!无论他修为多低,则必须倾尽全族的力量,用雷霆手段消灭他。

否则,一旦让他成长起来。随之而来便是自己家族的覆灭。

“这只是一种可能。我们必须考虑进去!如果他是超脱修士。我们必须打听清楚他超脱了几步!”

听见大长老这话,黄善眉头一皱。大长老话里有话。

“大长老,那可是超脱修士!随便打听真实修为绝对会惹怒他的。我为了不冒犯他,连他的来历问都没想问。”

“我自有安排!”黄炳天扔下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留下一头雾水的黄善。

见到大长老离开,黄善也不敢多问,只好把求知的目光转向自己的父亲黄河。

“我们收到消息,玄冰派的那情长老极为重视啸尘,派了他的大弟子魁山专门为啸尘指点修炼上的问题。”黄河笑眯眯的解释道,“魁山是结丹境超脱了三步的绝世天才”

生怕黄善不明白,黄河又补充了一句,“大长老想把七彩琉璃玉当作见面礼送给那情长老的这位大弟子。借此提高啸尘在那情长老心中的地位。”

黄河不过稍微一提点,黄善便恍然大悟。

大长老这是想借着魁山对黄啸尘的指点,让自己观察这位风公子的脸色。只要风公子有一瞬间的变化。那便是修为不如魁山。

只不过黄善不明白,就算风公子修为不如魁山,可只要他是超脱修士,黄家的所有人绝对不会与之为敌的。黄坤绝对能凭借这位风公子巩固自己的族长之位。

为什么大长老没有让自己去拉拢他呢?大长老难道还有后手?

带着无数疑问,黄善再次走到莫痴的旁边。

“风公子,宴会快开始了。我们去那边坐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