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黄善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们黄家?”见到莫痴的第一瞬间,黄善便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说话。似乎恍然大悟一般。

“我明白了,这小白脸是不的姘头对不对?黄珊珊你竟然把小白脸都带到家里来了!!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身体根本就属于你自己,你想偷偷把七彩琉璃玉送给这小白脸对不对!”

不管黄珊珊是否真的如自己所说要把七彩琉璃玉送给莫痴,黄善先觉得先把这顶帽子扣在她的头上总是没错的。

万一要是真的?单单这一件事,就能把黄坤的组长之位摘下来。

“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别老把脏东西朝外面喷!”生怕莫痴生气,黄珊珊连忙厉声喝道。之后立马转身对莫痴柔声解释。

“这是我五叔的儿子,黄善。平时说话每个把门,你别往心里去”

其实被人说成小白脸,莫痴心里还是很高心的。不管别人是贬低还是赞扬,那也都说明自己长得帅。

大兄弟,我看你很有前途。不如和我一起开商店吧?莫痴在心里对黄善的这番话比了个大拇指。

见到黄珊珊对莫痴如此低声下气,黄善也不是什么愚蠢之人。立马就明白莫痴绝对不是什么小白脸,在黄珊珊心中的地位也肯定不低。

眼珠一转,黄善心中已经有了想法。这莫痴一定是黄珊珊妇女请来的帮手,专门用来对付他们这一派系。一定要把他拉到自己这边。

“这位兄弟,刚刚真的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我的姐夫,跟你开玩笑呢。”黄善很果断地对莫痴鞠了一躬,身体弯成了九十度。

“原来你是我们黄家的客人。在下黄善,不如找个地方,我们畅聊一番,顺便表示一下歉意。我还有东西送给兄弟”

莫痴眯了眯眼睛。

这些大家族子弟果然心里都有算计,不是什么愚蠢的人物。能屈能伸,这么快就想和自己拉近关系。

“既然如此,刚好我父亲也想宴请一番风公子,不如就在今夜。专门为莫公子举办一次接风宴。”

黄珊珊见莫痴已经被黄善发现,已然不可能把莫痴在隐藏下去。索性决定不如正式公开,把莫痴介绍给黄家的所有人。

反正她已经占了先机,而且观莫痴也不是什么小人,应该不会倒向大长老那一边。不仅如此,还能给父亲黄坤增添一分筹码。

说完,黄珊珊特意转过头嘴角微抿,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给莫痴展示了一遍自己最美丽的模样之一。“风公子,您觉得如何?”

莫痴沉思了一会,觉得蹭个饭也不错。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黄珊珊总不能钻自己被窝吧。

“也行,刚好我在轩石城没地方去。今天就麻烦黄家了”

“那就正好,像风公子这样的俊才,我们黄家想来都是来者不拒,非常欢迎的”黄善又适时打断了黄珊珊说话。

并且身子前挪,恰好把黄珊珊挡在身后。双手还攀向莫痴的肩膀。

“现在离晚饭时间还有一阵子,我们不如找个地方聊一聊。也好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随后又指了指身后的一人说道,“黄鸿,去把风公子到来的消息给大家说一声,现在就开始准备起来”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黄善就把黄珊珊从交谈中排斥出去。将自己放在了与莫痴对话的位置。可见手段高明之处。

“你!!”黄珊珊刚想说话,却发现黄善已经攀着莫痴的肩膀朝前面走去。不由用力跺脚。

对于待人接物这方面,黄珊珊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不如黄善的。只能算可以分辨好歹,论圆滑更是远远不如黄善。

但她没想到,黄善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取代了自己的位置,看起来和莫痴这么相熟。心中开始涌现了烦闷情绪。

但是为了不让莫痴被黄善拐跑,黄珊珊只要紧跟上去。只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立马打断。

“风公子,珊珊是女生。可走不了你们这么快。”快步跑上去,黄珊珊娇嗲的轻捶了一下莫痴的手臂。眼中尽是妩媚。“对了,这是我的谢礼。不算什么太好的东西,风公子还请不要嫌弃”

点到即止。黄珊珊撒娇的时间不过几句话的功夫。然后便把手中的七彩琉璃玉递给了莫痴,刻意没有把七彩琉璃玉的作用告诉莫痴。

眼见七彩琉璃玉果然是被黄珊珊送给了莫痴,黄善心中一凝,眼中越发的珍重。但表面却是若无其事,似乎刚刚因为七彩琉璃玉而发生的怒骂根本没有出现。

黄珊珊越是这样,黄善对莫痴的评价就越高。竟然舍得花七彩琉璃玉这样的重宝拉拢,莫痴的价值还在黄善的期待之上。

“既然珊姐都回了谢礼,我也不能故此薄彼。初次见面,这是我的赠礼”黄善一瞬间就做出应对,将自己脖子上的玉佩取下,送给了莫痴。

“因为事先没有准备,肯定是不如珊姐的贵重。还请风公子不要嫌弃”

如此还没有结束,境界着黄善又转过头,眼中精光一闪,看似埋怨的说道:“风公子想必是帮了珊姐一个大忙,就仅仅送一件礼物回礼,善弟还是觉得有些少了。

这样,我替父亲做主,再取三只凝神香送给风公子”

“不用了不用!只不过顺手帮下了珊珊姑娘而已”莫痴立马挥手拒绝。虽说资源珍宝越多越好,但是莫名其妙收了别人的赠礼,肯定会欠下一个人情。

日后要还的,尤其是他们这些修士,如果人情不及时处理,万一滋生心魔就得不偿失了。

自己救了黄珊珊一命,她送东西,自己接的心安理得。但换做黄善,莫痴表示不会接受。

“救命之恩,更是无价!风公子就不要推脱了!”黄善见莫痴说的话正在朝自己预料的轨迹靠拢,不由暗自一笑。

“哪里哪里,顺手而为。况且那两人已经两败俱伤,自己只不过渔翁得利而已。就算没有我的出手,珊珊姑娘也不一定有事”

“那怎么行!既然有了争斗,风公子恐怕身上也出现了一些损伤,正好我们黄家还留存了一些疗伤丹药,等会黄某就拿来给风公子调养一番!”

见到黄善对莫痴的连连追问,黄珊珊总觉得有些问题,但又说不出问题在哪。随即掏出三颗丹药连忙打断。“我也是忘了这一茬,风公子虽说只和一人打斗,想必也是有些消耗。这三颗皇血丸正好能够帮风公子恢复一番”

一旁的黄善嘴角偷偷扯了一个莫名的弧度。

不是两人围攻,而是一个人的威胁。以黄珊珊黄家大小姐的身份,敢动手的不多。而且凭黄珊珊身上兵器护甲,就算没有刻意携带,也能够在结丹高品修士之下安然无恙。

如果仅仅只是帮了黄珊珊,莫痴绝对不会受到这么大的礼遇。竟然能让黄珊珊把七彩琉璃玉送出去。那一定就是救命之恩这一方面的恩情。

既然能威胁到黄珊珊的生命,那敌人的修为一定在结丹八层之上,还是战斗力极强的那种。

既然这位‘风公子’能够救下黄珊珊,而且观其气色,并没有大碍。想必绝对是结丹九层之上的高手。又或者是。

金丹真人?

而且还这么年轻!

黄善逐渐明白了莫痴吸引黄珊珊父女的地方。天赋么?

因此黄善这次并没有打断黄珊珊的话。“既然珊姐带的有疗伤丹药,风公子就赶紧收下,要是不够我们还能去取。

对了我送给风公子的那枚玉佩是玄冰派长老所赐之物,这东西只有玄冰才能制作。具有凝神定气的作用,曾经有修士出百万下品灵石,玄冰派都没有卖”

百万灵石?莫痴眼中一亮,对黄善笑着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将黄善的玉佩放入袖子之中。

就冲你这么有心,这人情我结下了!

看见莫痴手下玉佩,还特意放进袖子之中。黄善笑得更开心了。

这玉佩虽然却是如自己说的那样珍贵,但是那只是一名心魔丛生的散修出价。在大势力眼中根本是可有可无。

这位‘风公子’如此行径,对玉佩的看重程度,绝对不是大势力出身。

原来是一位野生的天才!

黄善把莫痴引到一处阁楼,看着紧跟而来的黄珊珊莫名一笑。对莫痴抱拳道。

“风公子这里环境幽静,周围还布下了聚灵阵,正是调养的好地方。风公子赶紧调息一会,恢复身体。而且珊姐也跟了一路,想必有话对风公子说。

黄某也是识趣的人,就不打扰二位了。先告退。等到晚上的大宴再与风公子赔罪,好好畅饮一番”

说罢还对莫痴使了个男人都懂的眼神。便转身离去。他需要将这些情报迅速报告给自己的父亲和长老们。让他们一起决定。

如果晚上莫痴的表现并不符合大家的想法,送给他的就统统收回来!也刻意借此撸掉黄坤的家主之位。

想拿我黄善的东西,就看你够不够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