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你命由我不由你

天地间无数的灵气开始在众人的周围疯狂旋转。狂风呼啸,吹得莫痴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紧接着丝丝洁白的灵光滴落在龚盛的身体上,并且迅速在他的皮肤上幻化成一条灵线。许许多多的灵线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图案。

并且在这灵光飞溅,灵风飘舞之间,龚盛浑身衣服开始上扬,头发随风乱舞,眼中也是有白光炸裂。

莫痴扯了扯眼角,总觉得这个图案有些熟悉,越看越像是一抹头发,还是女生的头发。

“万元归一?”黄珊珊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龚盛,表情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这是邪灵教的淫徒特有的功法,龚盛哥哥,你怎么可能会?”

淫徒?莫痴闻言眉头一挑,诧异的看了看前方。

难道这特效看起来挺不错的招式路子不正?

龚盛也如莫痴所想,嘴角漏出了一副邪笑。“什么叫淫徒特有的功法?那只是世人喜欢给自己带遮羞布而已。

知道我是从谁身上弄到这本功法的吗?是你们最向往的空蝉寺高僧手中!

此心法以吸收女子元阴为力量,不仅能快速提高修为增长速度,还能极大提纯体内灵力的纯度!

你说说有哪个男人能抵抗得了这种诱惑?既然空蝉寺都有人修炼这种功法,可想而知,其他人会怎样?”

见到自己的话已经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龚盛突然删过一丝狞笑。

右手之上灵光骤闪,整个人幻化成一道流光,朝着盘蛮爆射而去。

“不好!”

处在空中的盘蛮心中一惊,他已经是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以寿命为燃料,给自己浇了一把星星之火,逼出了自身最后的潜力。可以说,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能和金丹一层媲美。

但,他竟然看不清龚盛的动作!

斯拉!

电光火石之间,盘蛮血色的护体灵力仿佛被苍穹冲击一般,被撕裂出一道恐怖的口子,并且突兀出现一股恐怖的能量撞击在盘蛮的身体上,直逼他的五脏六腑。

噗!!!!

一股血液洪流从盘蛮的口中喷出,在天空中化为血雨,倾盆而下。

望着盘蛮惨白的脸色和他不断往外滋血的身体,龚盛仰天长笑。

“珊珊师妹,知道吗?这万元归一的功法其实是一种双修功法,元阴与元阳互补,相辅相成,既能共赴极乐凌霄,又能修为大进。是一本绝世神功。

只不过它还有另外一种用法,以人为炉鼎,用元阴元阳为辅药,练出一颗人丹!只要享用这颗人丹,便能夺走那人的全部修为,并且施加与功法配套的手段,还能控制一个人的心神!

这便是那些人被称为邪灵教的原因!”

说到这里,龚盛突然有些哽咽,甚至眼中已经有泪珠开始打转。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清楚这些吗?因为我的大娘便是被那个空蝉寺的高僧所控制!!既失了清白,又丢了修为!如果不是我,她还在被别人当做奴隶一样所摆布!”

一旁的莫痴眼中满是佩服。龚盛这位大兄弟有点东西啊。

根据他所说,功法是从那位高僧手上得到的。如果不是他,那位大娘还被别人当做奴隶。

综上可得,龚盛这厮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父亲的事情吧?

大兄弟,你们家有点乱啊!我看这功法应该还有一种乱人心智的功能吧?

啧啧啧。

“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想必你也炼过那劳什子人丹吧,今天爷爷我就要为民除害!”盘蛮朝地上啐了一口血沫,强忍着深入骨髓的疼痛站了起来,面容极度狰狞。

“就凭你?”龚盛一脸不屑,“我那是被逼的,你知道吗!!

想我龚盛,一出生便集天地的宠爱于一身,是龚家第一大天才,从小便与锦绣书院的第一才女陌百合定下婚约。十三岁筑基,三十岁结丹,生来就注定是这片天地之间的一大枭雄。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陌百合那死女人要悔婚?理由是要静心修炼?

怎么?我龚盛难道配不上她吗。可是这样还没完,没多久,我竟然发现我的大娘在和别人私通,还是和一个和尚!!!

我可不管什么空蝉寺不空蝉寺!我那大娘可是在败坏我龚家的名声!

也得亏龚家有我这逆天妖孽!定心计,耍诡谋。将那个空蝉寺的邪僧玩弄于鼓掌之间。金丹八重又怎样?”

龚盛的脸突然变得有些恐怖,眼角极为尖锐,既漏出了得意的神色,又有淫邪暴虐的意味。

“知道他最后的下场是怎样的吗?被我一道一道活剥,然后练成人丹让我那大娘拿回修为。不过我在里面做了一点点手脚,我那大娘现在根本抵抗不了我的命令,只要我根基一到,功法,修为我全都要!”

莫痴的嘴角抽了抽,眯着眼睛,无语分看着龚盛。

听开头我还真以为你是这个修真界妥妥的主角模板啊,而且越听越像。

怎么到后面那味道就变了?合着你也把你大娘当那啥了?

要把你大娘的修为夺走,那不是得破坏礼义廉耻?

而且你竟然用那邪僧帮助你大娘恢复修为,你可真是个小天才,觉着你爹头上不怎么环保?要多种植一下小树小草?

最后甚至还要亲自上阵!你最多也就能当个反派小boss了,不能再多了。

“龚盛师兄,你。。。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遭遇,珊珊心里听得也很不舒服,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去修炼那邪功啊,这样你和它们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区别就是他们死了,而我会走上修真界的巅峰!!修真界唯一的硬道理!或者才是一切,修为才是最大的道理!而师妹你,就和大娘一起称为我称霸修真界第一步的催化剂吧!”

龚盛忽然转过头对黄珊珊露出了一丝淫笑,让黄珊珊心头一阵发麻。

“放心,珊珊师妹,我会好好待你的,起码你还能够我玩一阵子!”

说罢,灵力再次布满了龚盛的全身,朝着盘蛮射去。看着凌厉的势头,欲要一击必杀,取盘蛮的首级于眨眼之间。

“去死吧”

就在龚盛极为接近盘蛮之时,离他只有一个身为的距离。盘蛮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黑光。

随后,盘蛮竟然不闪不避,单单右手成爪迎向冲过来的龚盛。

“找死!”龚盛面露不屑,手中的长剑不闪不避,锋利的剑势直接将盘蛮的右手斩断,在空中划过一道血溪。动作极为干脆。

并且龚盛手中的剑没有丝毫的停顿,紧接着就冲向了盘蛮的脖子。

莫痴目瞪口呆,心中也是有些略微的生气。

大兄弟们,你们是不是把我给忘了?打起来把我当路人了?吃瓜群众?负责给你们喊666?

眼见战斗即将结束,莫痴也是暗中运转灵力。既然你们都不把我当人看,就别怪我偷袭了。正合我意!

然而就在这时,盘蛮却是咧了一个充满血腥味道的笑脸。布满血丝的牙齿上下抽动。“你输了,去死吧!”

从盘蛮断手上喷射的血液突然在空中凝固成数道恐怖的血箭,冲向了龚盛的后脑。

“这是?”

心生预感,龚盛腰部猛然使力,硬生生将空中激射的身子扭了一个弯,堪堪躲过了这些血箭。

血箭落地,发出了灼烧的声音,将地面都融化出数个大洞。

“这血有毒!!”龚盛捂着腹部,嘴角不断有黑色的血液渗出,气息变得非常微弱。

细眼看去,龚盛的腹部赫然出现了一道血洞,明显没有躲过所有的血箭,身体遭受重击。

“哈哈哈!天才?死掉的人能算是天才吗?你难道没听过我刚刚的话吗?”盘蛮颤抖着身子站了起来,不断吐血。刚刚龚盛虽然被自己逼得断招,但一开始打出的劲风可是姐姐实实拍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才妖孽?宁有种乎!就算你天赋再好又如何!还是死在了我的手下!废物!吃石吧你”

盘蛮步履蹒跚,一步一步走向跪倒在地的龚盛。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进,盘蛮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旺盛。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龚盛,盘蛮突然有一种天下我有的感觉,伸手拍了拍龚盛的肩膀,对他耳语了一番,“你的大娘我会让青哥给你照顾好的!嘿嘿嘿哈哈哈!!”

“呃。。。。”突然,盘蛮身子一顿,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面前不断在眼中抬高的龚盛。鲜血开始以一种不要灵石的速度从盘蛮的嘴里流出。

“你。。。怎么可能!!”

龚盛抬起了佝着的头,看盘蛮的眼神宛如看蚂蚁一般,嗤笑了一句。“资质不好,脑袋还蠢,我都说了金丹八重的真人都玩不过我,你也不长点心。真以为你能伤我?骗你的!不这样你会上来乖乖送死?

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有我才有资格说!你算什么东西,一辈子被人骑在身下的玩意,杀了你真是脏了我的手!

对了,忘了跟你说了,你的青哥早就被我杀了,死前我还让他享受了一边,足足有九个男人一同和他快乐的玩耍!现在我就送你们下去团聚!”

还没等龚盛动手,盘蛮突然双眼瞪大到了极致,眼睛要吐凸出来一样,目瞪欲裂。随后气息全无,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气死的还是悲愤死的。

莫痴感觉到衣角在被不断拉扯,疑惑的转过头,赫然是黄珊珊在拉扯自己的衣角。

“赶快趁现在,带着我一起跑”黄珊珊的声音非常轻,如果不是莫痴的听力好,还真不一定能听清楚。

“要跑啥,这场戏都还没演完,跑了去吃屁啊?”莫痴也学着黄珊珊的语气,不用喉咙发声,音调极其微小。

“你!!等他们回过神,我们就完了!”黄珊珊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莫痴,虽然心中非常焦急,还带着一丝愤怒,但还是和颜悦色的和莫痴说话。

大哥,你想死别带上我行吗?先把我送走,你再回来继续看啊?

刚好,我还不用嫁给你了!不然嫁给一个傻子我找谁哭去!!

但是见到战斗即将结束,莫痴也没有再进行这种私下偷摸谈话,准备收获渔翁之利。

不过还别说,这种用偷偷摸摸语气和一个漂亮美女说话还真有点刺激的感觉。

盘蛮无力的身体从龚盛的手上花滑落在地。随机龚盛仰天长笑“这才叫我命由我不由天!”

蓦然,莫痴出现在龚盛的身后,一剑斩过。

“早就等你了!”龚盛非但没有惊讶,笑声还更加响亮,立马拿起手中的长剑。发出一道恐怖阴柔的剑光甩向莫痴。

那股浑厚的气息根本不像是受伤的样子,甚至比最初展露的气势还要强上三分。

只不过结果却没有和龚盛想的一样,他所发出的剑光一遇到莫痴的惊鸿剑,犹如飞蛾扑火,一去不复返。阵阵碎裂开来。

碰!!!

龚盛的身子在天空划过一道修长的血色弧线,接着掉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一旁已经抬起脚,准备逃走的黄珊珊也是目瞪口呆,整个人似乎像是傻掉了一般,僵住了。

怎么可能?这么一个柔弱工公子竟然一招就把此时魔神般的龚盛秒杀。没道理啊!

“抱歉,我不信老天爷,我信的是玉皇大帝。这里的老天爷管不到我。

你命由我不由你,下辈子做人低调点,别太放肆。没什么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