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好一个升仙门掌门!

“哈哈哈!!怎么没力气了?这才多久你们就坚持不住了,我都还没尽心啊!!!”蛮邪感受道身上铁索逐渐出现空隙,狞笑着对前方的琉璃玉三人说道。

虽然很想反驳一下蛮邪的话,但是耗尽全部心神和所有力量的琉璃玉此刻就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如果不是心中那股信念透支着她身体的潜能,一直支撑着自己。早在半刻钟前,他们就要全部瘫倒在地了。

“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会冲出来送死,但是我还是要感谢你。让我这么快就能完成圣主布置下来的任务。”

蛮邪揉了揉双手,此刻的他已经能够小范围自由活动了。

“果然不愧是凌无空的宗门,这护宗大阵真像个龟壳,你们躲在里面,我们还真没办法”

“大师姐,你怎么样!”就在这关键时刻,烟波客突然间出声。

“还撑得住,起码还能为宗门争取盏茶的时间!”琉璃玉强忍着口中欲要吐出的鲜血,咬着银牙,勉强回答。

“老三,你这是?”二长老作为主阵眼,瞬间就发现烟波客的异样,连声询问,语气里面饱含焦急之色。“老三,别闭眼!!”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等会要麻烦你们了”烟波客神情越来越恍惚,身体在空中摇摇欲坠。“大师姐,二师兄。我可能要先走一步···我愧对升仙门。

到了黄泉路上,我会主动请罪的,对不起!!!”烟波客的话语中已经蕴含着哭腔,两行浊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流出。

“老三!!!!”

随后烟波客忽然灵力一收,面容变得极度苍老,白发飞散浑身没有一点气息透露。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普通老者。

“烟长东!!!”

看着身旁掉落下去的三长老,琉璃玉和二长老一同发出不甘的嘶吼,但是身体却变得更加紧绷。

没了烟波客的帮助,两人体内的灵力和生命力消耗得更加迅速!”

尤其是琉璃玉,作为修为最强的人,她在这座阵法中消耗的也是最大的哪那一方。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

琉璃玉身子一个踉跄,似乎下一秒濒死。

蛮邪见到眼前这一幕,眉头猛挑,心头骤然一紧,眼中精光一闪。心里涌上了不妙的预感。

连忙催动浑身全部的灵力,急促运转的灵光在蛮邪的身体四周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

只是瞬间,蛮邪便挣脱了捆在身上的锁链。

“怎么可能!!!”琉璃玉心中一阵绝望,满眼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就算是烟波客的退出,以她和二长老残存的生命力,理论上也能困住蛮邪半盏茶的时间。可是眼前的蛮邪竟然是轻易就将锁链挣断。

难道是天要亡我升仙门?

挣脱开禁锢的蛮邪丝毫不拖泥带水,红光一闪便出现在两人的身旁。

强悍的灵压加上羸弱的身躯,琉璃玉和二长老就连挪动一根手指头这么简单的事现在也无法做到。

砰!砰!

蛮邪的在两人身上迅速点了几下,强悍的灵力直接冲进二人的身体之中,将两人体内的全部经脉封锁住。

琉璃玉双眼含怒,紧紧盯着蛮邪,噬人的眼光恨不得将蛮邪撕碎。

蛮邪这种做法既将自己的灵力锁住,也截断了自己生命的流逝。

他这是要活捉他们俩!

忽然送了一口气,蛮邪用蔑视的眼神瞟了两人一眼,邪笑道:“想这么轻易的解脱?你们想的太美了!”

·····

在烟波客即将坠落在地的一瞬间,莫痴即使感到,用灵力环绕在烟波客的身子当中,才堪堪把急速下坠的烟波客无伤接下。

莫痴将身上的疗伤丹药送进烟波客的口中,这才深呼了一口气。

三师叔你恢复之后可要好好感谢我,今天除了我,如果换成其他人来救你,你怕是就凉凉了。

还好我曾经读过书,学过一点物理。不然我刚刚要是直接用手接住你,不说我的手痛不痛,就以那时候产生的反震力,三师叔你怕是就要嗝屁了。

为了把你周围变成一个真空地带,我可是耗费了不少灵力!!

莫痴眉头上扬,正在被自己的机智所折服的时候,突然看见烟波客的面色逐渐发青,双眼快要突出来。明显是窒息的表现。

恍然大悟之下,迅速把周围急速旋转的灵力停掉。

没有灵力的烟波客在真空中根本无法呼吸,刚刚差点就被憋死了。

迅速将烟波客放在地上,莫痴挥了挥手,做了一个不用谢的姿势。急忙腾空而起。

“三师叔,我先去帮师傅了,你慢慢休息”

烟波客对着莫痴离去的背影涨红了脖子,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呢喃。“别···去···快···跑·!!!”

朝着封不同等人急速飞驰的莫痴全神贯注,两重瞳孔紧紧盯着邪毒宗的七位金丹修士,寻找着每一丝出手的机会。

突然,莫痴眼中一亮,挥动手中的惊鸿剑,脚下踩出至少四种身法,瞬间消失在原地。

刺啦!!!

被瑞秋长老压制得无法喘气的一名金丹真人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凌冽的剑光,恐怖的剑风吹得这名金丹真人头皮发麻。

微微咬着舌尖,利用疼痛从身体里挤出一丝新生的力量。这名金丹真人硬生生扛着反震之力,在空中稍微扭转了一个身位。

一击得手之后,紧接着莫痴手中正在滴血的惊鸿剑宛如化为一道急速晃动的幻影,对着那位金丹真人发出了没有任何停顿的连击。

虽然刚刚被这人扭开了死穴,但是莫痴的剑招也是在他的身上撕裂了一道巨大的伤口。

秉持着称它病要他命,打人只打伤口的原则。一时间莫痴的快件竟然将这名金丹真人压制住了。

瑞秋长老看见莫痴时,先是一愣,眨眼间便反应过来,手掌中的灵力的转动更加剧烈。

没了人数上的压制,另外两人根本不是瑞秋长老与九长老的对手,不过十招时间,便被瑞秋长老打残一人。

但是瑞秋长老却没有丝毫的喜悦,用决绝的眼神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蛮邪,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内心的紧张和彷徨。

厉声喝道“所有人往后退,我只能为你们争取三招的时间!!”

话音落下,瑞秋长老化为一道虹光,直逼蛮邪而去。

正在强攻的莫痴身体一愣,手上的动作有了短暂的停顿,立马侧眼望去,原来蛮邪早已将大长老他们解决掉,此刻正带着恐怖的威势朝着他们飞来。

那位金丹真人正好抓住莫痴剑招之间这短暂的停顿,放弃防守对莫痴发出凌厉一击,并借着反推的力量急速撤退,脱离了莫痴的攻击范围,与同伴汇聚。

“莫痴,你快走,我们这些老家伙为你们抵挡片刻,回去之后立马开启护宗大阵,能活多少是多少”

铃梦长老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莫痴的耳边,随之而来还有一块紫金色的玉牌。

莫痴连忙转头,除了身后在保护升仙门弟子虎拓师叔,其他五四位长老全部都来到了自己身边。

邪毒宗的金丹期真人也汇聚在一起,大家胸膛不断起伏,双眼凝重紧紧盯着对方。感觉现在是战斗的休息时间。

“师叔,你们为什么不用我给你们的毒丹?把他们解决了不就好了?”莫痴看着场上的形式,皱起眉头,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东林的那边毒雾是你放的吧?”铃梦长老答非所问。

“如果没有其他人的话,应该就是我吧?

“那你知道东林现在是什么情况吗?”铃梦长老有些苦笑“非元婴不能进!毒雾蔓延的太快了。

如果我们在这里使用,不说能不能杀死这群人。毒雾蔓延起来,升仙门的所有内外门弟子都要死!!

如果是你,你愿意吗?

并且,我们身上也没有带毒丹。那些都是给你们当作保命的最后手段。”

封不同此刻却是特地望了一眼铃梦,心中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是对是错。

其实按照大长老的意思,他们对付这些邪毒宗的金丹真人应该一开始就将毒丹捏碎,然后利用毒丹的威力为亲传弟子们杀出一条血路。

可是他们八位长老并心里并不认同这种做法,这和亲手血刃升仙门的弟子有什么区别?尤其是五师姐,在毒丹到手的第一时间就扔给她的徒弟了。

他们心中相信,凭借自身的实力一定能为弟子们开辟出一条生路。

想到这里,封不同看了眼身后的血海尸山,嘴里有些干涩。

或许,大师姐才是对的。

“那为什么我们不一起···”莫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封不同粗暴的打断了。

“等下我们四人会同时出手,到时候你立马转身,带着所有人退回宗门!你六师叔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意思,他是你们最后的一道防线,也能给你们争取一点时间,应该足够你们回去了”

“哎!!师傅,等下!”莫痴蓦然拉住准备出手的封不同“要不师傅你和师叔们一起去对付那个元婴境吧,这群人就交给我!”

“交给你?这都什么时候了,别开玩笑!”铃梦面色极为严肃,甚至有些愤怒“我知道你这个年纪修炼到结丹期七层,是绝世妖孽级别的天才。

就连无空师叔也比不过你,可能有实力与金丹期抗衡,但是要一个人对付这些金丹真人根本是痴心妄想。

修行之时切记不要太过心浮气躁,要时刻自省内心!

但正是因为你的这种让我们感到恐惧的天赋,你必须要活着回去,只有你活着,未来才可能重新振兴升仙门,为我们报仇!!

听到没有!”

“师傅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怎么可能拿我的小命开玩笑!相信我,我真的有办法!”

望着面前倔强的莫痴,感受到他眼中的坚定,铃梦一时间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刚要拒绝。

一旁的九长老忽然对她传音。其余二人也是受到了相同的话语。

深深望了眼莫痴手上的惊鸿剑,铃梦吐了一口浊气,转身飞开,没有回话。只不过她飞行的方向赫然是朝着蛮邪而去。

紧接着封不同和另外二位长老先是拍了拍莫痴的肩膀,然后冲着莫痴抱了抱拳,微微躬身,就紧随铃梦其后。

四人的心声同时在虚空中出现。

“空云子大师兄看的真准!好一个升仙门掌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