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没想我这么遭人恨!

巨大的灵光闪过,升仙门的上空出现了一道宏伟的剑影,横立在苍穹之下。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剑身上那直冲凌霄,欲要斩破九重天际的剑意。

“无当圣剑!”

“刺啦!”

恐怖的剑威席卷而来,让邪毒宗所有的结丹修士心头一凝,顾不得与眼前的升仙门弟子纠缠,脚上灵光闪烁,迅速集合到一起,运起全身灵力抵抗这一招恐怖的剑法。

“小畜生,休想得逞!”邪毒宗的金丹真人见到如此恐怖的招式,双眼猛瞪。压制封不同与九长老的两位金丹真人立即抽身,欲要上前将莫痴拿下。

“别想逃,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你把我封不同当作什么了?”

“我铃梦还没倒下,你门就想走,问过我手中的剑没有!”

铃梦与封不同哪能让他们如愿,体内灵力的运转速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不断使出的剑法变得更加灵力,阵阵音爆的声音将欲要抽身的两人强行留了下来。

不过封不同与铃梦的面色确实已经开始有些不正常的通红。

无当圣剑形成的剑意碰到百名邪毒宗结丹修士一同升起的护照也是烟消云散。反观那道护照,并没有任何的损坏,仅仅是翻动了一丝波纹。

莫痴虽然强,但是毕竟还是属于结丹期的层次。上百名结丹期修士所形成的护罩根本不是他能够打碎的。

但莫痴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这一击根本就没有杀心,只是为了给诸位升仙门的弟子缓解压力。

就在这时,邪毒宗的人群中突然有一道人影冲天而上,浑身带着浓郁的黑蓝色灵光,妖异而又邪恶。

“你很不错,圣主让我来此历练,原本我是不愿意的,你们这屁大点地方,能有什么高手?没想到你还是有点实力的。”

随着巨大的说话声想起,一道人影浮空立在莫痴的面前,带着双耳带着银色耳钉,眼袋下面也有两道诡异的蓝色花纹,身体散发出来的气息比结丹九层要恐怖许多,但又要弱于金丹期。

“记住,取你性命的人叫做傲无邪!”

话不多说,傲无邪直接出手,双手上环绕着噬人的黑光,就连他的双眼中的眼白都已经消失不见,变得漆黑无比。

唰!

莫痴并没有正面硬撼他的锋芒,脚下同时运转三种身法,扭身一躲。瞬间便后退了十米远。

心中一凝。如果现在开启重瞳的话,不说会不会被元婴大能发现,就说开启重瞳所需要的精神力量就根本不是自己在这场大战中能消耗的起的。

尤其是师傅他们明显不能从容应付对面的七名金丹修士,那么随着战斗的进行,自己一定会加入他们的战斗,硬撼金丹修士。

所以必须要使用上神识。

对付傲无邪,只能依靠自己的所学了!

说实话,不依靠重瞳和神识对战,莫痴也不知道自己要花多少的精力才能解决掉眼前的傲无邪。

“断山剑法!”

内心思维闪烁不过弹指一瞬间,下一秒莫痴直接将惊鸿剑立于身前,冲向傲无邪。

“来的好!尽情的用战斗取悦我吧!如果让我尽兴的话,会给你一个痛快,顺便还留你全尸!”

傲无邪仰天长啸,面目狰狞,双眼中满是戏虐,体内灵力暴动,准备与莫痴正面强攻。

取悦你奶奶个腿儿!!!我给你两刀。

一个大男人说的都是什么话,今天不给你个教训,你都不知道老虎有几根胡须!

莫痴眉头一皱,喉咙一涌,顿时感觉有些恶心。傲无邪这话已经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怒火。

锵!

莫痴觉得现在的修真界脑子都有毛病,明明大家老老实实用冷兵器互戳就行了,又不是体修为什么要搞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尤其是这个傲无邪,名字挺霸气的,脑子却不行。用爪子和剑去对刚,不费手吗?

只是一击,傲无邪直接从天空上坠落下来,在地上砸了一个大坑,扬起阵阵尘烟。

“你隐藏了境界?不对,你修为有问题!!!”傲无邪捂着颤抖的右手,仰起头面色非常凝重的看着天空的莫痴。

自己这被天毒灵力环绕的手坚不可摧,就算是结丹九层都别想硬撼,尤其是天毒灵力还具有腐蚀性。

每一次碰撞之时都会逐渐蚕食对方的护体灵力,只需要百招就能将附加在兵器上面的灵力全部吞噬。透过护体灵力直接侵入对方的体内。

可是刚刚与莫痴交手之时,明明只有结丹期的修为,但灵力的精纯的实在太过于恐怖了,远远超过了自己,竟然利用灵力的本质压制直接将他的天毒灵力全部打碎。

要知道,他可是在走超脱路的结丹修士!!就算三个结丹境九层在自己面前都不够看!

“你是谁!!升仙门不可能有你这样的人存在!!他们培养不出你!”傲无邪从乾坤袋中拿出两道铁爪带在手上,凝声道。

“是你太弱了,别把自己的弱小怪到别人的强大之上,你不行!”莫痴嗤笑一声,手中的剑锋不减,直逼傲无邪而来。

“哈哈,夸你两句还真的上天了?”傲无邪双手成抱天的姿势,闭着眼睛,仰起头。可怖的灵力在他的身体四周不断凝聚并飞速的旋转。

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幽暗的黑洞,吞噬着一切经过的光亮。

“我傲无邪,从三岁开始修炼,十二岁筑基,二十岁结丹,到现在二十八岁已经是结丹九层修士,行走在超脱之路上,试问天下除了圣主之外何人能与我争锋?

我注定是这修真界的绝世大能,今天就用你的鲜血来为我的无敌之道铺平道路!”

随着傲无邪的话音落下,一道巨大的黑色虎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充满了邪恶恐怖的气息,黑色的虎眼中尽是暴虐的神色。

寻常人只是看一眼,体内的灵力都会不自觉暴动,反噬自身。

而傲无邪所形成的黑洞此刻已经变成了一道巨大的黑色灵波,刚好处在巨虎张开的血盆大口的正中间。

“不好,莫痴师弟快撤开!”风无痕目瞪欲裂,急忙对空中呼喊。傲无邪这招产生的威势甚至让他提不起对抗的心思。

如果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虽然莫痴此刻展现出来的能力让风无痕非常惊讶。

但,这招已经超出了结丹期所能发挥的极限。寻常结丹不可敌!

莫痴浑身紧绷,内心充满了紧张。他并不害怕傲无邪的这一招,在他的感知中,这一招的威力远远达不到能够威胁他生命的层次。

但是如果处理不好,周围的升仙门弟子绝对会因此遭殃,他们挡不住!

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在这一呼一吸之间,当莫痴再次睁开眼睛时,赫然已经开启了重瞳。

“邪天虎爪?”

莫痴嘴角微微上扬,傲无邪这招明显还是没有悟透,虽然没什么小毛病,但可是有着一处致命的破绽

“破剑诀!”

没有时间理会大师兄的话,莫痴化为一刀犀利的剑光,仿佛无坚不摧,无法不破一般,朝着下方的虎影直冲而去。

傲无邪所形成的黑球固然恐怖,可是此刻的他却没有一丝的防御能力,甚至连护体灵光都不曾覆盖。

只要遭受一击,轻则重伤,重则取你狗命!

“莫痴哥哥!!”

“莫痴!!!!”

“莫痴师兄!!!”

升仙门众人发出数道惊呼,在他们看来,莫痴这种行为无异于飞蛾扑火有去无回。

“别喊了,莫痴师兄为我们争取的时间不能浪费,所有师兄弟们,我们杀!!!”江山忍着悲伤,在人群中高声怒吼,

似乎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加凌厉,与周围的人不断围攻起一名结丹期修士。

很快便让那名结丹修士频频出现生命危机。

“你们这些狗杂碎,还我莫痴哥哥命来!”弱非烟此刻宛如一个魔神,双眼赤红,原本绝美的俏脸因为极度狰狞的表情变得异常的邪异。

手中的剑直逼敌人的命门,已经忘记了防御。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竟然让她以筑基四品的修为配合一位师姐,直接斩杀了一名结丹期的修士。

至于封不同,则是更加的疯狂了。

他早已把莫痴当作他的孩子,如今眼看莫痴濒临死亡,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暴戾。浑身的灵光开始有些血色沾染。

“老七,冷静!!!记住我们的责任!!”瑞秋的声音突然在封不同耳边响起,将陷入疯魔边缘的封不同拉了回来。

只见瑞秋手上的攻击更加恐怖,甚至有以伤换死的打法。

然而就在这时,升仙门的人群中蓦然出现一声惊呼,让所有人变得人心惶惶。

“花师兄,你在干什么!!!”当初圣灵泉抱怨莫痴的青衣男子突然瞪大了双眼,直愣愣看着一旁手上满是鲜血的紫袍男子。

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干什么?当然是斩杀敌人啊?叶师弟你看不见吗?”那位紫袍花师兄在面前的尸体上擦了擦手,转过头对青衣男子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

一道尸体缓缓的从花师兄的手中落下,脸上满是无尽的疑惑和死不瞑目的神色。立眼看去,那道尸体上赫然穿着升仙门外门弟子的衣服。

上一秒还在说话的花师兄,下一秒直接对着青衣男子强势出手。

“只不过你们的敌人是他们,而我的敌人是你们!!”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花师兄!!你可是亲传弟子”青衣男子明显修为略低于紫袍男子,很快便陷入了困境。

周围其余的升仙门弟子虽然想去帮助青衣男子,奈何旁边的邪毒宗修士太多,根本抽不出身。

“为什么?原因就是这个破亲传弟子的身份!!!”花师兄越说越气,眼中嫉妒的神色已经要言语表外了。

“为什么?我成为亲传弟子都快百年了。其他长老不帮我就算了,可是师傅也不帮我!!灵石,丹药,神兵都没有我的份。

师傅身为升仙门的三长老!!可是临渊秘境我一次都没有去过,其他峰的人都去了好几次了!!

如果说我入门晚轮不上,可是他莫痴成为亲传弟子不过十年而已,圣灵泉都给他了?这公平吗?

邪毒宗许诺我只要投靠他们,提供的资源足够我一路提升到金丹九层,那到时候元婴境我也能搏一搏。

继续留在这里跟着你们送死吗?”

花师兄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其实邪毒宗那人还交给了他一个任务,劝降升仙门其他的亲传弟子!

但是这位花师兄心里可明白的紧,资源就那么多,投降的越多,他得到的就越少。所以他不仅没有说出来,在战场上的目标也有限对准了这些亲传弟子。

刺啦!!

为了对付邪毒宗的结丹修士,还要保护身后升仙门师弟门的安慰,青衣男子早就身心疲惫,实力衰减。

终于,随着手中的剑被打飞,他再也挡不住花师兄的进攻了。

望着面前花师兄斩向自己的利剑,青衣男子眼中满是自嘲的神色。

他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中,却即将死在自己的手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紫袍花师兄突然浑身顿住,牙关直颤,内心充满了恐惧,不敢不回头。

因为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让人嫉妒、疯狂。

“哦?没想到我这么遭人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