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长老们在行动

用毒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种人用法比较简单。只会在决战之前摆好特定的毒阵,只要敌人已进入毒阵区域,毒雾立马爆发,淹没区域内的所有人,一击毙命或者造成大量的持续性伤害。

第二种是带了些脑子。将毒藏在身上的某处,与敌人交战时,能够随时随地根据场上的情况选择爆发何种威力的毒雾,控制毒性威力的大小,防不胜防。

而用毒最强的方法,则是让敌人知道自己会用毒,并且在敌人找好了应对措施下,将对方毒倒。

当然,完成这种的方式有许多种,毕竟诸子百家,人各有长。而莫痴觉得他就是这第三层次的高手。

莫痴觉得,真正的高手,敢于摆出自己的底牌,敢于忽视对方的防御。毒中带毒,强人所难,不是你死,就是尔亡。

“六师叔,有没有那种让人吃了立马上瘾的草药?”拿着刚刚炼制出的毒丹,莫痴眼神中略带思索。“就是那种吃了第一颗,没有第二颗就会抓狂的那种”

“上瘾?没听说过有这个东西。”虎拓嘴角抽了抽,手指在空中抓了抓,似乎想要将莫痴的脑子扭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刚刚虎拓可真是见识道莫痴对于毒药的创造力。

原本毒药是专门用来杀人的,讲究的是一击毙命或者慢性死亡。

然而,莫痴颠覆了这一定律。竟然将什么虎狼之药,生发的灵药,致人虚脱的灵药···等等一系列对人体有影响的药全都加进了这个毒丹之中。

甚至连一些有益处的药也加了进去。比如能够让人听力变好的灵药,只不过这个量加的就比较大了。

这也是变相的在敌人耳边放了一个大喇叭。

一想到战斗只是中了这个毒丹,听力变得极为的出色,突然间敌人一声大吼,直接将耳膜震碎的场面。

这还是毒丹吗?

虎拓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莫痴怎么看起来比邪毒宗还要邪毒宗。

“没有?那算了”莫痴还寻思着搞几个强效嗨片出来,让那些金丹期小喽喽常常来自地球的恶意。“师叔你先炼着,就按我说的做就行了,我去准备准备!”

随后莫痴便回到了洞府中努力恢复着消耗的神识,准备给那些金丹送个大礼。

仅仅过了三天,莫痴便被叫到了升仙峰。此刻所有人亲传弟子都已经齐聚升仙殿内。内外两门弟子也都汇聚道初峰上,拿着武器,严阵以待。

可以说升仙门现在全员皆兵,今天便是最后的决战。

“所有结丹期的弟子就跟在诸位长老身后,只要长老们撕开从敌人内部撕开一道口子,你们什么也别想,直接冲出去就行了,到时候别给我讲什么同门之谊!

那个时候不是将这个的时候,只要你们稍有停顿,就会葬生在敌人手下。记住,你们是升仙门的希望,千万别成为升仙门的绝望!!”

直到现在临战之前,他们也没有将敌人是邪毒宗这个消息告诉升仙门内的所有弟子,尽管这群弟子可能根本没有听过邪毒宗的威名。

只为让升仙门内的所有人充满对生存的希望。

琉璃玉站在最中间,语气极为严厉,甚至有些让人感到寒冷,声音一直传到了道初峰上。

“诸位长老就给我死命护着所有的弟子,你们没有死亡之前,我不想看到有一个弟子受伤!!!

至于结丹之下的人,跟着你们的亲传师兄后面,既是断后,也是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前方的压力都被你们的师兄顶住了,如果还不行就不要怨天尤人了!

还有,我不希望所有人的身后会有伤痕,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用冷峻的目光扫了扫前方鸦雀无声的人群,射向了道初峰。琉璃玉深吸了一口气,想要驱散心中那一丝焦虑和恐慌。

“你们手中的丹药,都是毒性极为剧烈的毒丹,千万不要沾上一点,用的时候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说道这里琉璃玉顿了顿,看了看人群中有些迷茫的弟子,先是闭上了双眼,使劲呼了一口浊气出来才继续说下去。

“不过因为时间紧迫,我们并没有炼制足够的毒丹和解药,因此只能够优先配备给各位长老和所有的结丹期弟子,筑基期中也就只有亲传弟子才有。”

此话一出,诸位长老虽然面楼羞愧,但眼神依然坚定。而道初峰上原本寂静的人群,顿时发出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在相互讨论。

大长老这一举措,明显是已经放弃了他们,放任他们自生自灭了。

不过这人声鼎沸的局面也就持续了数秒,很快便平息了下去。

升仙殿内的所有人都有毒丹与解药自然没有什么吵闹。但道初峰上的弟子能够这么快暗安静下来。

可以看到其中有数道人影闪动,不停劝说着周围的人。江山,燕狂尊和夏桐熙赫然就是其中之人。

交代完毕之后,琉璃玉和身旁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直接腾空而起。而其他诸位长老紧随其后,留下一声。

“跟紧我们!”

琉璃玉丝毫没有提起重伤的空云子,此刻的情况下,显然他们已经将空云子放弃了,只为升仙门的未来拼出一丝曙光。

莫痴是冲在亲传弟子中最前面的,和长老们的距离都没有多远。

他深知,这个时候不容自己有分毫的浑水摸鱼。只要有些许的保留,代价就是陪伴自己十八年的师兄弟们的性命。

修真界是否残酷冷血莫痴管不了,但是自己的心是否冰冷就由自己说了算!

况且,自己根本没有把那七位金丹放在眼里。

阴谋诡计加上绝对的实力才能天下无敌!

莫痴这种出众的行为很快便被封不同发现,刚要去找莫痴谈话,突然一道炫光在眼前闪过,三长老烟波客已经抢先自己一步。

“莫痴,等会你跟在我们后面,一定要第一个出去”烟波客丢给莫痴一道玉牌“这里面封印的是我和大长老的一道灵力,如果有敌人把你拦住。

直接把这块玉牌丢出去就行了,你的灵力全部用来逃跑!”也不给莫痴说话的时间,又是灵光一闪,烟波客便重新回到了琉璃玉的身后。

拿着手中的玉牌,莫痴觉得丢也不是,用也不是。现在最需要这个东西的明显不是自己。

他可是准备和别人硬拼的男人,根本没准备逃跑好吧。

瞧着长老们的表情,莫痴也没做解释。想必这个时候说能够全灭敌人,别人都会觉得自己失了智。

转头朝身后望去,莫痴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心中犹豫不决,最终还是没有行动,将玉牌塞入了怀中。

刚刚,他想着把玉牌给弱非烟用来防身,筑基期的修为在这场战斗中明显是不够看的。

有了这玉牌,想必应该不会受伤。

只不过要是将这东西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出去,让其他弟子知道长老们的私心,估计真的先会内乱吧。

看了眼莫痴脸上踌躇不定的表情,封不同叹了一口气,也是将手上的玉牌丢给了莫痴,不理莫痴睁大了的双眼,转身朝前方飞去。

莫痴并不知道,自从当初掌门将惊鸿剑交给他的时候,其实就认定了他是下一任升仙门掌教。

很快,众人便停在了半空之中,前方近在咫尺的透明蓝色波纹水罩赫然就是升仙门护宗大阵,他们已经在大阵的边缘。

只要这座大阵一开,失去了阵法的保护,他们立马就会受到邪毒宗凌冽的打击。

“开!!”

“所有人警戒!”

随着琉璃玉的嘶吼,水罩缓缓出现了波浪感,随后逐渐开始消失。

映入众人眼前的是黑压压密布的人群。清一色的黑衣蒙面,连接在一起仿佛是一道巨大的漆黑天幕,将湛蓝的天空完全遮盖。

配合上他们身上散发的强悍摄人气息。此刻的天空如同暗夜一般,杳无星光,昏暗可怖。像是一道吃人的深渊即将把升仙门的所有人吞噬。

琉璃玉此时目瞪欲裂,整个心脏被揪住,无法呼吸。

她算错了!敌人的阵势中,结丹期的数量赫然有百人之多,筑基期就更不用说了,而众长老的伤势根本没有完全恢复。

升仙门怕是会十不存一了。

咬了咬牙,琉璃玉大喝一声,“冲!!!”,为自己和同伴们鼓足了勇气。

三道流光携带一往无前的气势直逼邪毒宗人群里那位元婴二层。

如果有人此刻与琉璃玉三人面对面的话,可以发现他们眼神中已然充满了死志,而他们身后的诸位长老也是如此。

“来的好!”那位元婴期大能狞笑一声,拿着手中的巨斧冲向了琉璃玉三人,巨斧在空中划出的痕迹,隐约间能将空气撕裂一样。

“砰!”

只是一击,琉璃玉三人便被打退数米远,高下立判!以琉璃玉三人此时展现的实力,怕是连盏茶时间都拖延不住。

而那元婴期修士根本没有动弹分毫,并且乘胜追击,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了倒退的琉璃玉三人。

“破剑诀”

“寻剑诀”

“破剑诀”

三人只能够匆忙应对,强行在空中挺住倒退的身体,忍受着身体中肆虐的反震之力,迎向了巨斧。

“刺啦!”

巨斧与长剑和鸣的声音在升仙门的上空出现,如果没有三道呕血的身影,怕是会成为一副声乐合奏风景画。

噗!噗!噗!

琉璃玉三人同时在空中喷了一口鲜血,染红了他们的衣襟。

“就你们这三个,也想与我蛮邪战斗?”那元婴大能凌空而立,在空中啐了口唾沫“真实滑天下之大稽,凭你们也配?”随后身上灵光爆闪,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杀意。

琉璃玉三人每次都极为勉强才能接住蛮邪的巨斧,然而巨斧上传来的恐怖力量,通过武器不断地传到他们的身体中,疯狂破坏。

巨斧地每一次落下,都会伴随三口巨大地血团喷发。血腥的味道开始逐渐充斥着天空。

“死吧!和你们打真是浪费我的心情,你们和三岁幼儿有何区别!”蛮邪仰天长笑,讥讽地声音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这场荒谬的游戏该结束了!”

远远跟在后面的莫痴,此时也提起速度,如果没被封不同拦住,就要朝着这片战场直冲而来。

然而就在此时,二长老突然露出了一个血腥的笑容,眼神中尽是得意的神色,陪着他那凌乱的白发和满是血迹的脸庞,真像个疯子。

“是该结束了,今天只要我们不倒,你就别想再移动一步!”

琉璃玉三人喷出的鲜血突然开始急速旋转,巨大的血光升起,开始环绕在四人的周围,很快便形成一道血色的锁链,将四人全部链在了空中。

灵光与血光相互交错,竟然在周围形成了一条血色的灵光海洋,一旁的人只是稍微感受一下上面散发的气势,就急速爆退。

如果沾染上这条海洋上的一滴‘海水’,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不同的是,琉璃玉三人身上不断有玄奥的光辉从身体中传递到血色锁链上,而蛮邪则是锁链上散出血色灵光,抑制着他的灵力。

并且随着着光辉的飞速渗入,蛮邪身上的锁链就更紧一分。

直到蛮邪挣脱不开,才停止不断加快的渗入速度,维持了一个正常的流速。

“我这一辈子的阵道领悟全在这上面了,你觉得我们的招待如何!!”二长老颤抖着身体舔了舔嘴上的血液,狞笑道。

蛮邪眯了眯眼睛,鼓动全身灵力,想要挣脱开身上的锁链。庞大的肌肉变得更加雄伟,每一根青筋都清晰可见。

然而那血色锁链连最基本的抖动都没有出现,紧紧贴在蛮邪的身上。

“你们三个真是够狠,够果断!”蛮邪第一次拿正眼看向了眼前三人,讥讽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敬佩。

“这根锁链吸收的是你们的灵力乃至是生命力吧?我现在是不能东,可是你们又能耗多久?最多不过半个时辰。

不用我亲自动手,你们便会身死道消。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升仙门值得你们这样做?”

“值得?”琉璃玉嗤笑一声,并没有再多过多的言语,闭上眼睛时刻保持着自己的灵力充足。

如此电光火石之间,场上最难解决的元婴达能也如果琉璃玉所说,被暂时困住了,剩下的就只能依靠其余六位长老了。

“虎拓,你伤势最重,现在实力最低,你护着其他人,我们给你们创造逃生的机会!”瑞秋长老淡然挥了挥袖袍,手中的浮尘突然变成了一把长剑,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

“保重,四师兄!”

目送五人的离去,虎拓语气有些哽咽,眼中已是满含泪光。

与此同时,只是眨眼间,瑞秋五人便冲到了邪毒宗那七位金丹期真人面前,以寡敌众。

“浮云流水剑!!”

五长老铃梦面露狠色,英气逼人。浑身散发着浮云剑意。不过与莫痴不同的是,那股剑意之中暗含着无边的阴柔气息,凌厉可怖,直逼交战之人的各处死穴。

尤其是下三路,更是攻击的着重区域。

可是她此时面对的是两位金丹期的围攻,其中一人修为也是处于金丹七层,再加上另外一人的骚扰,百招之后,铃梦便处在了下凤。

“断山剑法!!”

眼前五师姐深陷危机,封不同手中利剑上爆发了恐怖的剑意,移山断岭的强悍气势直接将面前这位金丹七层的修士逼得连连后退。

趁此间隙,封不同连忙飞到铃梦身旁,极大缓解了铃梦的压力。

可是好景不长,那位金丹七层的修士反应非常迅速,如附骨之蛆追上了封不同,加入了这场混战。

三人围攻之下,铃梦与封不同二人被迫只能防守,好在两人根基深厚,还算能勉强应付。

一旁的瑞秋挥着手中的武器直逼眼前的三人,以一敌三。手中的武器时而变成浮尘,长须万丈,席卷八方;时而化作利剑,刀光剑影,劲风四起。

九张老因为只有金丹二层,则是作为瑞秋长老的辅助,不停在一旁辅攻。

二人相互配合隐隐将面前三人完全压制住,甚至逼得三位邪毒宗金丹真人破绽百出。如果不是人数上的优势,怕是早就落败。

然而瑞秋长老撇了一眼不远处八长老苦苦支撑的身影,眉头紧皱,牙关紧咬,眼神里布满了焦虑迫切的神色,

老八金丹四层能够在金丹五层修士的攻击下保持不败就已经不易,老五和老七也只是能起到拖延的作用,根本不能解决掉敌人。

此刻他们五人就只有自己这一方具有优势,可要杀掉他们也得花费一些时间。

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为身后的弟子制造突围的机会,何谈完成目标?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这样不行,必须另想办法”

“拼了!”

五人趁着出招之时刚好面对面的情况,用眼神交流的一番,面露决绝之色。

“今日没有成败,不惜身死,只为升仙门的未来!”

封不同等五人体内的灵力瞬间暴动,开始朝着诡异的方向流转,根本不成周天之势,却有八卦之象。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爆炸,还带一丝取笑的声音。

“就凭你们,也敢来升仙门放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