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局势被说成了瞬息万变

“嗯哼”

莫痴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有些干涩的眼睛,抬起手揉了揉快要炸裂的额头,无尽的痛楚不断侵蚀着自己的精神。“我还活着?”

“莫痴,你醒了!”手上缠着绷带的封不同眼睛一亮,迅速发现了苏醒的莫痴,欣喜的惊呼道。

这一道呼声也将房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吸了过来。

没多久,莫痴的床边就围满了人。

感受了一下体内差不多恢复的伤势,就连魂海中干涸的神识也恢复了大半。

莫痴舔了舔苍白的嘴唇。“这是过了几年了?升仙门应该没事吧?掌门人呢?”

这句话让原本欣喜的众人脸上迅速充满了古怪之色,似乎是极为的惊讶,又极为的奇怪。

“几年?这才过去三天而已,掌门师兄还在睡着呢!”一旁的铃梦回答道,双眼中冒着精光。

才三天?莫痴心中赫然,他怎样也想不到此时仅仅只过去三天。

我那么重的伤势能活着都算是奇迹。而现在都差不多快恢复了,怎么可能才过去这么短的时间?

就算我身体在强也不可能做到。

难道我的体制有自动恢复的功能?能保证我不死?这么强大的功能竟然没有被我发现!

那以后是不是可以随便出去浪了?

“别想了,我们将门中唯一一颗九圣涅槃丹给你服下,所以你才能恢复这么快,也保住了你的根基。”

封不同看着莫痴沉思的表情,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定是以为在骗他,连忙出声解释。

其实他是主张将就九圣涅槃丹给空云子服下的。

但是遭到了琉璃玉等人的强烈反驳。理由是:掌门根基已碎,就算服用了九圣涅槃丹,也不过是恢复伤势,修为却是永远都无法再回到从前。

能够恢复到金丹期都已是万幸。这样浪费根本不值得,给莫痴用才是当前最有用的选择。

“不过你能将那个金丹期杀死,真的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了”

当封不同他们赶到的时候,刚好看见一位金丹期的怪物扑向莫痴,所以他们一直认为,莫痴仅仅是将那一位金丹期的修士杀死。

其余的全都是空云子以根基为代价使用杀招而消灭的。当时空云子那横空一剑的威势也正好像是那么回事。

“那现在没事了吗?”莫痴瞅了瞅空荡荡的乾坤袋。

既然师傅他们这样认为,自己也就没必要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他们,苟住发育总是没错的。

不过和餮牙四人战斗之前,他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掌门身上了,必须想办法拿回来,虽然不值钱,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莫痴猛然一惊,餮牙他们四个!!!自己没有舔包!

“对了,那几个元婴境的人呢?”紧接着,莫痴又充满焦虑的询问,那表情像是痛失一个亿一样。

“那几个人跑了,看见我们去的时候,重伤跑了,当时我们也行动不便,就没有去追。”封不同坐在桌子旁,抿了口茶,眼神有些凝重。

“升仙门现在已经被包围了,我们虽然把进来的人全部杀了,但是又出现了一伙人,直接大张旗鼓的把我们给包围了,为首的是元婴二层的大能。

幸好我们的护宗大阵被无空师叔加持过,就算大成期来都能抵抗一个,他们一时半会进不来。”

听了这话,莫痴心中一抽,那四个人这都没死!!!随后又有些带着焦虑的喜色。

那四个人被我打败了,那他们的东西就应该是属于我的。如果死了的话,东西绝对会被宗门没收。估计到时候就只给我一点清汤,连油水都没的那种。

但是现在那四个人没有死,以后自己就有机会把我的东西从他们那里拿回来了。

只是,这护宗大阵到底有没有师傅说的那么靠谱?怎么心里总有些没底。

“好了,你既然醒了,就好好休息,我们还要合计一下之后的对策。有什么事和非烟侄女说,这些天都是他在照顾你”

封不同无趣的摆了摆手,与其他长老一同离去。既然莫痴醒了,再在这里讨论的话会影响到他的休息。

看着弱非烟笑眯眯的样子,嘴角扯出了一丝莫名的弧度,手上还端着一碗绿色药汤,莫痴怎么看都觉着有些奇怪。

而弱非烟也感受到了莫痴的视线,轻轻的坐在了床边,深怕药汤洒出。用勺子舀了一勺药汁,在嘴边闻了闻,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柔声道“莫痴哥哥,该喝药了!”

莫痴用力朝着师傅他们离开的方向伸了伸手。

师傅,不要走!!!非烟师妹最近有些不对劲!

······

“影护法,属下办事不利,甘愿承受任何责罚”

鳌舌跪在地上,低着头,语气极为恭敬,丝毫不敢询问有关升仙门之后的任何事。餮牙,鬼眼,狻耳也跪在了他的旁边。餮牙此刻已经害怕得牙关直颤。

而这四人正前方则是站着一位恐怖切模糊的身影。那人背对着四人,没有因为鳌舌的话有丝毫的动作,但周围隐隐震动的空间却像是在诉说的什么。

“自己去无间狱领罚,你们帮圣主做了一个最差的选择,不过也是最好的选择。-所以这次饶你们一命。”

过了良久,就在跪着的鳌舌四人快要被这无声的气氛压倒之时,影护法终于是说话了,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

“是!!谢谢护法,谢谢圣主!!!”四人齐声吼道,就算是力道极其的虚弱,也掩盖不了拿一丝喜悦的神色。

当鳌舌他们离去后,影护法才缓缓转过头,眼中却有着焦虑的目光闪动。

鳌舌四人去攻打升仙门时,他就在外面掠阵。所以升仙门中的所有战况都在他的感知之中,但他并没有任何动作。

就连鳌舌四人快要被杀时,影护法都没有支援的意思,仅仅只是在一旁观看,不断的思索,思索圣主的意图。

当初临行前,圣主特意交代了自己。无论升仙门中发生了什么,就算这次进攻的所有人死了,他都不能有任何的动作。

甚至在升仙门灭门之时,还有救出特地的那个人。

如果升仙门没有破,那么他的任务就是让潜伏的所有人迅速包围升仙门,不让一只蚊子飞进去。

然后就是等,等到有其他人带着圣令过来···

直到屋子中的灯光有些闪烁,快要熄灭之时,影护法长舒一口气浊气,闭上了眼睛,与黑暗融为一体。同时屋内再也没有一丝亮光。

圣主这是让升仙门替他选择,选择到底是让邪毒宗重临世间,还是继续隐匿下去。

·····

莫痴鬼鬼祟祟躲在一颗巨石后面,眼神不断打量着四周,身体紧绷着,准备随时撤退。

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沦落到如此地步,遥想几天前,我还是坑杀十二金丹,智取四大元婴的绝世猛男,如今却被一个女人给拖住了手脚。

世事无常啊!

如果不是现在神识还没恢复好,动用一点就会头晕目眩的话。你们连我的人影都看不见!

就在此时,莫痴的背后突然想起了一道娇柔的声音“莫痴哥哥,该喝药了,别到处乱跑!”

直接将莫痴吓得跳了起来,连忙准备逃跑。可是一道灵力直接将莫痴禁锢住。转过头才发现竟然五长老铃梦竟然也来了。

此时的莫痴,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望着弱非烟眯着眼,端着药汤不断接近。莫痴内心狂吼。

你不要过来啊!!!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甘甜的药汤从莫痴的喉咙里灌入,入体即化。直接被身体吸收,让莫痴的精神一震。

“莫痴哥哥,这个灵药可是我特意为你熬的,怕你喝不惯,还专门加了甘泉。很甜的!!”弱非烟弯着月牙般的眼睛,看着莫痴强迫的样子,语气略带一丝不满。

“对啊,非烟可是为了照顾你,修炼都顾不上了,你还要辜负她的好意,那药我也尝过了,甜的都快发腻了”铃梦也极为的不爽,皱着眉头,对莫痴指指点点,“我看你这小子是需要再来浮云峰好好练练了,我亲自指导你!”

莫痴立马赔着笑容,不停的点头,接受铃梦的说教。心中却是一片苦意。

那碗药汤里面加了什么,他可是非常清楚的,不久前还亲自使用了。

每天喝这东西,整个人都会变得极其亢奋,心头火意沸腾,然而在非烟师妹的严密监控下,根本无处发泄。

你说说我怎么可能不躲着非烟师妹?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真男人,这哪能忍得住。到时候万一我失了智,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怕是要被你们扒了皮!

撇了撇嘴,莫痴偷偷朝着弱非烟瞪了一眼。眼中满是疑惑。

非烟师妹到底是怎么发现我暗藏的虎狼之药的,除了掺在毒丹里面,我也没用在其他地方啊。

“好了,非烟之女,莫痴也帮你抓到了,大长老那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对莫痴口吐芬芳后,铃梦使劲拍了拍莫痴的肩旁,递了一个充满威胁的眼神,随后就准备离开。

“别走啊,师叔。我有事说!”莫痴哪能让自己单独和弱非烟处在一起,连忙拉住了铃梦长老的手。

一旁的弱非烟顿时眼中精光一闪,笑容变得更加热烈了。

“师叔,我们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可以计划反扑啊!”虽然莫痴非常希望能一只宅在云山挂机修炼,但是现在这种情况。

莫痴生怕有一天突然一道灵波直接打破护宗大阵,落在云山之上。

所以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也想如你所说,只要撕开一道口子,让我们的人能出去报信,这场危机就绝对能解除!可是掌门昏迷,我们根本没有其他的元婴大能可以和敌人抗衡!”

铃梦一说到这里,语气总有些滴落,眼中还带着无尽的焦虑。

和别人拼命她不怕,大不了一死。可是他们死光了之后,这些徒弟怎么办?升仙门十万弟子又怎么办?

因此她们必须小心再小心,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坚守百年的计划。

“他们的元婴有多少人啊?”莫痴先是思索以一会,才出声询问。

“就一个,但是金丹有七个,结丹期不清楚,但也肯定不少。如果要战斗的话,大师姐,二师兄和三师兄必须联手,才可能勉强拖住那位元婴二层。

这样的话我们人手根本不够!何谈反扑!”

元婴只有一个!那就好办了!

莫痴面色一喜,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如同天籁之音。

自己那些毒丹虽然用光了,但是找六长老重新配一遍也不会花费多少时间。而且已经证实加入虎狼之药后的毒丹是可以对付金丹期真人的。

那么这边主要考虑的就是那数量不明的结丹期!

而结丹期?莫痴表示,你们都是弟弟,让你们一根手指头,都蹦跶不了。

把一切都考虑好后,剧本都已经编好。莫痴连忙说道:“我有东西可以对付金丹期,而且效果还很明显。这些人不是大问题!”

“你有什么东西?算了,跟我来,你跟大师姐他们说”铃梦不带一点犹豫,直接抓起莫痴朝着升仙峰飞去。留下撅着嘴的弱非烟。

这种事关宗门大事,容不得铃梦有一丝马虎,必须每一个步骤都做得极为干脆。

弱非烟望着莫痴消失在天空中的背影,咬了咬嘴唇。竟然将碗里剩下的药汤给喝了下去。

一进升仙殿,根本没让莫痴打招呼,铃梦直接是将来意说了出来。“莫痴说他有对付金丹期的方法,如果有效我们就可以把人送出去,就算保不了全部的人,也能留下一大半!”

把人送出去?莫痴眼神一愣,表情里充满了疑惑。不是说反扑吗?怎么现在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

琉璃玉听了铃梦的话立马将视线移向了莫痴,也发现了他脸上的疑惑。用目光朝着封不同询问了一番,得到封不同点头的回答,也就将一切告诉了莫痴。

“其实我们最近是再想办法把你们这群亲传弟子送出去。”琉璃玉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升仙门十二峰上面根本没有灵矿,修炼所需的五品也是极为缺乏。如果没有外界的补充,门内弟子的修为根本上不去。

更何况你们没有步入金丹的修士还不能在体内自成能量循环,需要从外界食物中获取能量。

长此以往下去,没有支援,困守升仙门,我们这些长老还好说,但你们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你有什么好方法赶紧说,只要能多送一个人出去,都是可行的!”

抿了抿嘴,咽了口口水下去。莫痴有些沉默。亏他之前还想着就这样一只困守下去,等到他成为化神,升仙门危机就会迎刃而解。

恐怕到了那个时候,升仙门也没剩几个人了。

“我其实配置了一种毒丹,里面加了一昧药。会在金丹期修士灵力运转最激烈的时候爆发,造成灵力爆炸。

就算那敌人能够吸收毒物,但只要一直战斗下去,药效发作,不死也残。”莫痴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还拉着一旁瘫坐在椅子上的六长老。

“六师叔知道的,我那毒丹还是六师叔帮我炼制的”

然而场上的众人却并没有理会莫痴的话,全都瞪大了双眼,神情还有些恐惧。

“你说他们能够吸收毒雾???”铃梦一个箭步冲上前,死死抓着莫痴的肩旁,目瞪欲裂。

“对啊,当时当初我灵光一闪,机缘巧遇之下把虎狼之药掺入毒丹,三天之前,你们怕是就只能给我收尸了!”莫痴被铃梦长老的动作弄得有些懵,完全是下意识控制自己在说话。

“吸收毒雾···吸收毒雾。这是融毒!他们是邪毒宗”铃梦目光呆滞,嘴里不断呢喃。下一秒直接迅速转过头对着琉璃玉迫切地呼喊道。

“大长老,我们必须马上行动。如果邪毒宗的融毒大阵布好,升仙门绝无一人可以生还!”

然而琉璃玉比铃梦的反应还要快,在铃梦说话的同时直接灵力一转,将莫痴丢向了虎拓。

“莫痴,不管你需要什么,直接开口,必须马上和六长老一起配置好你的毒丹。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其他人,按照计划行事,我和老二老三一起拖住那元婴修士,你们去给我从他们的包围中撕开一条口子。

记住,我们三个坚持不了多久,最多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

如果不成功,阴曹地府中升仙门历代先辈就等着你们!”

莫痴被这一连串的变化惊呆了,局势怎么被大长老他们说的瞬息万变?

元婴期也没有很强啊?我都打残四个了。再粗略估算一下,我已经杀了两个了。

长老们感觉生死存亡局势,我以为只是刷个副本而已,还是可以通关的那种。

我该怎么办,是不是也做做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